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星運毛神

更新時間:2019-12-26 12:18:00

星運毛神 已完結

星運毛神

來源:快閱 作者:夜夢晨 分類:異能 主角:江流,辛藍

星運毛神主角江流辛藍小說故事情節精彩絕倫,扣人心弦令讀者愛不釋手。家境貧窮的大學生江流上網尋找兼職工作的機會,偶然的進入天庭招聘工作人員的網站,江流榮幸的成為天庭的試用期人員——土地公。<br>江流的兩個死黨發現了土地公雕像,薛異仁和艾皓為了幫助江流各顯神通,他們運用自己的力量協助土地神顯靈,卻沒想到得罪了一個神秘的團伙。<br>江流想要通過自己的神力幫助世人,卻受到了天條的制約,尤其是八方巡游使隨時監督著江流,讓江流束手束腳的難以施展。<br>江流在火災現場得到了一個不知名的無形生命,八方巡游使垂涎不已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逆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在黝黑的牢獄之中,門外傳來的腳步聲讓伍岳滿意的嘆口氣坐在雜草上,時間剛剛好,幸好沒有人發現自己的小動作。

牢門打開的瞬間,伍岳靠在墻壁上閉上眼睛還微微的發出鼾聲,腳步聲來到伍岳身邊,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道:起來吧,裝什么裝,你的案子揭過去了。

伍岳無精打采的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因為五岳真形圖的丟失必須給我處分,我早料到了。

老者身穿月白色的道袍,道袍上一個先天八卦的圖形,老者手里持著馬尾拂塵,須發皆白,長長的眉毛垂到下頜,看起來仙風道骨,頗有不食人間煙火的架勢。

老者坐在伍岳身邊的草堆上說道:這次你的確受到了陷害,但是你自己看管不嚴的事實總否認不了,五岳真形圖啊,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的天災人患。

伍岳懶洋洋的說道:別人不知道,老君您還不知道嗎?如果說您都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禍患,天庭就沒有人能知道了。

老君淡淡一笑沒有辯解,反倒是盯著伍岳的眼睛說道:就算是你心懷不滿,也不應該在人間到處安排人手,如果不是老君我替你遮掩,你可要罪加一等了。

伍岳左顧右盼的裝作沒聽懂,老君搖頭說道:你選的那些土地公都不怎么樣,只有剛剛封賞的那個還算過得去,就是不太機靈。

伍岳驚駭的看著老君,老君語重心長的說道:你算是我的人,我自然要偏袒你??墒巧耢`都應該是生前德高望重的人才能擔任,你讓活人擔任土地神這不是添亂嗎?胡涂,胡鬧。

伍岳早知道老君精明,卻沒想到自己的小動作全被知曉了,伍岳試探著問道:我封賞的是土地公,不是土地神,而且我選的那些人還行……

老君怒不可遏的罵道:行個屁,你在格林頓星封賞的土地公很快就要使用神力胡作非為,這個人天生反骨,是養不熟的畜牲,以往他沒有能力招惹是非,現在他的**已經開始膨脹。

霍克星的那個土地公將會在三個月后給自己封神,他已經開始培植自己的心腹,你想過后果沒有?

伍岳驚慌的站起來,老君能夠看穿未來,如果真的如同老君所說的那樣,事情真的麻煩了。伍岳本來就是帶罪之身,這些土地公跟著添亂的話,無異于火上澆油,那就無法收場了。

老君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伍岳,忍著怒氣說道:我知道地球上的環境都被人破壞得不成樣子,作為管理山河地理的神靈你自然會心生怨懟,可是這不是你胡鬧的理由。

伍岳匆忙辯解道:老君,您也知道這些年來根本沒有人用香火供奉我,我的實力越來越差,在其它的幾個星球封賞土地公只是想要……

老君左手的大拇指在其它的四指上飛快的點動,說道:不僅是你,沒了香火供奉哪個神靈的日子都不好過。事情也不是無法挽回,臭小子,這次算你狗運,你剛才封賞的那個孩子是你的福星。

說到這里老君的眉頭皺起來,伍岳提心吊膽的看著神色凝重的老君,老君過了良久才說道:過兩天你去駐守黃泉天的臨淵關口,你這次惹的麻煩我替你收場。

老君匆忙離開,伍岳揮揮手,一張椅子出現在牢房之中,伍岳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裝模作樣的模仿著老君占卜的樣子說道:事情也不是無法挽回,臭小子,這次算你狗運,嘿嘿……

一扇窗戶出現在伍岳面前,窗戶之中江流正認真的閱讀厚厚的天條。福星啊,而且是老君親口說出來,伍岳輕輕的彈指。

江流發現天條里面的許多條款都消失了,天條的條款也能縮水?江流翻來覆去的翻著天條,剛才還看過的許多條款都消失不見了,天條的內容至少缺少了一半。

江流憂心忡忡看著卻短斤少兩的天條,這不會是對自己的懲罰吧?江流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憑什么天條就減少了。

伍岳失望的看著江流這個傻孩子,腦筋的確不算是機靈。條條框框的越少江流的權限越大,日后出了問題可以全部推到伍岳身上,他怎么就不開竅呢?

看著愁眉苦臉的江流,忍無可忍的伍岳伸手拍在江流的頭頂,江流沒有看到任何異常,只感到一陣清涼的氣息從頭頂傳遍全身。

愜意、舒暢的同時一股信息浮現在江流腦海里,這股信息不算多,卻彷佛是江流心底的記憶,只是現在才想起來而已。

江流左手抓著拐杖,伸出右手,厚厚一沓鈔票出現在江流掌心,這是真實的鈔票,就算拿到星際政府的中央銀行也沒有人敢說這是假的。

但是對于天庭來說這就是偽鈔,江流如果敢把這沓鈔票拿出去花銷,這就觸犯了天條的第十一條第七款,后果很嚴重。

守著金山餓肚子啊,江流戀戀不舍的看著這沓鈔票,江流很貪心,這沓鈔票全是最大面額的千元大鈔,這么厚的一沓足夠江流幾年的開銷。

忽然江流的腦海里浮現出兩張熟悉的面孔,江流吹口氣,這沓鈔票消失了,咚咚咚的砸門聲與此同時響了起來。

江流把拐杖藏在chuang下,天條塞進被窩,土地公的雕像和香爐依然擺在桌子上,有些東西需要對朋友隱瞞,有些不需要。

門外的這兩個人是江流為數不多的朋友,只有他們會經常光顧江流的單身公寓,兩個小時之前江流還把他們當成與自己條件差不多的窮朋友,現在江流不一樣了,他們兩個的真實身份在江流面前也無所遁形。

土地公的能力之一就是知道一個人的以往經歷,按照天條上面的說法土地神可以掌握管轄范圍內所有人的數據,現在江流只是試用期的土地公,還沒有那么大的能耐,只能知道附近的人的詳實信息。

江流閱讀天條的時候還沒有這個能力,直到那股清涼的氣息傳入體內,天條的內容也深深的印在江流腦海,江流滿心歡喜的以為認真閱讀天條之后就能逐步掌握應該具備的能力。

江流打開房門,一個大胖子撞開江流把抱著的食品放在桌子上,氣喘吁吁的說道:今天你們兩個小子有口福了,哈,我買六合彩又中了兩千塊錢。

大胖子比江流矮了一點兒,體形卻足以容納兩個江流,而大胖子旁邊那個俊秀的少年身材頎長,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他們兩個走在一起從正面看是兄弟兩個,看背影搞不好會被當成一對情侶。

大胖子咕咚坐在鐵chuang上,迫不及待的撕開一個包裝袋說道:小流流,你快吃,要不然艾皓這個餓死鬼上來你就沒有機會了。

艾皓鄙夷的看著狼吞虎咽的大胖子,優雅的在食物堆里面挑了一袋干果,右手曼妙的結成蘭花指,用大拇指和中指拈起一顆干果送進嘴里慢條斯理的嚼著。

裝,你們兩個繼續裝。江流毫不客氣的挑了一袋醬牛肉往嘴里塞,這兩個家伙從來沒有說過實話,江流卻把他們兩個當成了患難與共的窮朋友。

大胖子薛異仁,自稱家里做小生意,由于父親不善于經營,隨時面臨破產的邊緣。為了填飽肚子,命里有橫財的薛異仁經常購買六合彩,運氣出奇的好,經常中獎。每次他中獎的時候就是江流和艾皓改善伙食的好日子。

在中獎這方面薛異仁沒有撒謊,他每次都能拿出中獎的彩票來作證。別人都很羨慕薛異仁的好運氣,包括江流都很羨慕,今天江流推翻了羨慕的想法,任何人購買五、六千元的六合彩中上兩千元的小獎都不難。

薛宗佑,泛海星際集團董事長,資產一千兩百七十億星幣,薛異仁是薛宗佑的次子,這樣的家伙卻宣稱自己家里的小生意隨時面臨破產的邊緣,還無恥的隨時到江流的單身公寓噌飯吃。

艾皓對外宣稱是素食主義者,向來不動葷腥,據他自己向薛異仁和江流私下透露,不吃肉是因為小時候家里太窮吃不起,養成了吃素的習慣,導致見肉就想吐。

薛異仁和江流都很同情這個倒霉的家伙,每次在一起的時候都要想盡辦法給艾皓弄一些可口的素食,這些食物都喂狗了。

艾皓,連云山千鶴宗的少門主,這個傳承千年的修真門派人才濟濟,擁有大量的產業。艾皓五歲開始修煉,不動葷腥是因為他修煉的道法禁忌,千鶴宗的少門主如果吃不起肉,真正的窮人肯定連飯都吃不上。

沒有人知道薛異仁和艾皓的底細,這兩個家伙入學的那天和江流一樣,每人一個簡陋的小包,里面裝著僅有的幾件換洗衣服和可憐巴巴的小面額零鈔,連銀行卡都沒有,不像是入學的新生更像是逃荒的難民,因為同病相憐他們三個成了好朋友。

一陣狼吞虎咽,薛異仁捂著圓鼓鼓的肚皮發出滿足的嘆息躺在chuang上,小小的鐵chuang被壓迫發出咯吱聲和薛異仁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薛異仁齜牙咧嘴的捂腰坐起來,從被子里把厚厚的天條翻出來嚷道:好小子,你偷藏禁書,是不是《龍虎豹》?

江流手一抖,怎么沒想到薛異仁的這個惡劣習慣?現在想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江流偷偷彈指。薛異仁滿心歡喜的以為發現了江流的秘密,可是他翻了半天迷惑的問道:這書怎么沒字?

艾皓悠然的把一粒粒的干果丟向嘴里說道:這都不懂,沒字的書是天書,你怎么可能看到?

江流快要癱瘓了,自己已經把天條上面的字跡隱去了,艾皓怎么會知道這是天書?這家伙快要成仙了吧?日后說不定大家是天庭的同僚。

艾皓詫異的看著神色不定的江流,劈手把天條奪下來扔回chuang上說道:被窩里的東西你也翻,朋友門前如王府,這個規矩都不懂。

薛異仁悻悻的說道:屁話,你怎么沒把小流流這里當王府?哎?這是什么貨色?

擺放在桌子上的土地公雕像明晃晃的一直在那里,直到現在薛異仁才發現它的存在,薛異仁拿起雕像用專家的眼光審視了半天,肯定的說道:這個是好東西,哪挖的?

江流雙眼放光,薛異仁這個大胖子家里是大財閥,他肯定見多識廣,這個土地公雕像如果能賣個好價錢,賣了很劃算。

按照天條上的規定土地公的雕像屬于江流的辦公設備,應該建廟供奉起來,接受人們的祈愿和還愿,至于是否必須供奉這尊雕像沒有要求,江流可以按照這個雕像翻模重新做一個頂替。

艾皓湊到薛異仁身邊,聚精會神的打量著這尊造型古樸大方的土地公雕像,土地公的雕像看不出材質,既不是金屬,也不是陶瓷,托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份量。

艾皓喃喃自語道:賣了有些可惜。

薛異仁連聲說道:對、對,不能做一錘子買賣,咱們可以用它當模板,想要翻做多少就做多少,想用什么材料就用什么材料,還可以用全息掃描制成小型的掛件,是個好買賣。

艾皓看著薛異仁這個財迷無話可說,艾皓認為土地公雕像的材質特殊,沒有搞清楚之前不能賣,產生了誤解的薛異仁馬上領悟了一條新財路,這個家伙日后不發財就怪了。

江流羨慕的直嘆氣,薛家的遺傳基因果然厲害,薛異仁想出來的賺錢方法讓江流眼界大開,自己那從來沒見過面的父母肯定不是經商的人。

薛異仁捧著土地公的雕像沉吟起來,江流以為他在構思如何打開市場,薛異仁神色凝重的說道:你們看到沒有,這個小老頭的雕像慈眉善目,看著就舒服,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宣傳點。

現在仿真的玩具太多了,沒點兒特殊的優勢不好讓人接受,咱們這個小老頭必須找個噱頭,讓大家好奇,最好宣傳他有點兒特殊能力,還應該給他起個名字。

艾皓失敗的點點頭問道:你不知道這個雕像的名字?

薛異仁搖搖頭,江流也想搖頭卻發現這與天條的規矩不符,妄語、撒謊將會觸犯天條的第三條第五章。

江流裝模作樣的說道:好像是叫做土地公。

薛異仁撇嘴說道:這名字太一般。

艾皓看似悲天憫人的說道:準確的說是土地神,在很久以前這是很受歡迎的神靈,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信了,基本上知道土地神的都不多,現在的人已經沒有信仰了。還彷佛很痛心的樣子發出嘆息,可是江流發現他好像有幸災樂禍的意思。

薛異仁更正道:誰說沒信仰?我家里供財神,靈著呢。

江流偷偷打量著薛異仁,這家伙和財神不會有親戚關系吧?要不然財神也太偏心了,他家里富得流油,自己卻窮得要死,要不然改天自己也供一尊財神?

艾皓鄙夷的說道:你家供財神你卻不知道土地神的存在?你家也太勢利眼了。

薛異仁得意洋洋的說道:誰保佑我家就供誰,這個得看緣分,別人家供財神就不如我家有效。

艾皓毫不留情的打擊說道:所以你家隨時面臨破產的邊緣?

薛異仁尷尬的咳嗽兩聲說道:既然是神就好辦了,做戲要全套,咱們做買賣也不能坑害顧客,我看這個香爐也應該配套賣。

艾皓更正道:土地神的神像不應該說是賣,買的人要說請,明不明白?要說請土地神。誰要說是買土地神,土地神如果有靈不掄你一個大耳光才怪。

薛異仁毫不在意,反手把chuang上的天條又拿起來說道:再加上這個,我就不信騙不了人,土地神的雕像,香爐,再加上可以隨時接受土地神信息的天書,好家伙,我都相信了。

人多吃飯多,工作的速度同樣也快,機械制造專業的人翻制模具不在話下,江流選擇的是石膏模,翻制出來的雕像也將選擇石膏材質,這種材質有好處,材料便宜而且翻制的速度快。

首先把土地公的雕像用肥皂水擦一遍,用調好的石膏漿厚厚的涂抹在雕像的外面,等待石膏開始凝固的時候小心的用刀子切割出幾條線,等待石膏干燥成型之后沿著切好的線輕輕一用力就可以剝下來。

接下來只需要把內層涂上肥皂水的模具固定起來,向里面倒入石膏漿,等待里面的石膏漿干燥,把模具剝下來,一尊新鮮出爐的石膏版土地公雕像就完成了。

艾皓負責的是翻制石膏香爐,香爐的體積小而且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翻制香爐更加繁瑣,石膏香爐需要把模具從正中分成兩半來翻制,然后把翻制完成的半成品用膠粘起來。

薛異仁很鄙視江流和艾皓的小家子氣,等待他們兩個制完模具之后,薛異仁抱著土地公的雕像和香爐離開了,留下艾皓幫助江流翻制石膏雕像。

江流不想猜測薛異仁背后動的手腳,這個家伙竟然想要制造鈦合金的雕像和香爐,那需要很高的成本。一尊半尺高的土地公雕像起碼也要用去二斤鈦合金,就算不加上制作成本,這二斤鈦合金也要兩百多元星幣。

薛異仁打著今天中六合彩的兩千元資金作幌子,江流知道這個家伙肯定要往里面偷偷添加私房錢。

薛異仁和艾皓沒有耍江流的意思,從他們三個相識開始,向來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無論誰弄些好吃的都要惦記另外兩個同伴,誰遇到麻煩另外兩個人都會出頭幫忙,除了他們兩個隱瞞身世這一點。

江流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兩個對自己好,知道了他們的秘密之后江流沒有生氣,艾皓和薛異仁都有說不出的苦衷才隱瞞身世,江流沒有戳穿的意思。好朋友依然還是好朋友,只不過現在公平了,因為江流也有了屬于自己的秘密。

江流樂顛顛的翻動著石膏雕像和香爐,讓它們在陽光下盡可能的受熱均勻,艾皓忙了一陣就坐在太陽底下愜意的假寐,甚至還發出了輕微的呼嚕聲。

這小子昨天太累了,江流搖搖頭獨自忙碌著,昨天艾皓夜里和人打架,都是高手,騰云駕霧的那種,艾皓受了內傷,現在正在吸取太陽精華療傷。

江流能夠翻出艾皓的所有往事,從出生到現在,只要江流愿意,哪怕是艾皓尿chuang的次數都能查出來。艾皓有自己的傷心事,對此江流無能為力,既然無法幫忙就不應該過多的知道別人的秘密,對于好朋友更不應該這樣。

江流把注意力集中在雪白的雕像上,趁著艾皓睡得正香的時候悄然在每一尊雕像的眉心點一下輸入神力。

這叫開光,開光之后的雕像才真正可以發揮作用,有人對著雕像燒香許愿的時候江流會在第一時間知道。

天條上說許愿的人的愿望會直接傳入神靈的腦海,這個時候就要看神靈是否愿意滿足乞求的愿望了,如果想要對許愿的人有明確的暗示,就要通過發爐來顯示神跡。

驀然間一陣清晰的許愿聲傳入江流的腦海,這個聲音很熟悉。

土地神您老人家能聽到嗎?這次幫你造金身換錢是為了幫助我兄弟,拿您做幌子賺錢也是迫不得已。咱家不缺錢,可我兄弟是傲氣人,我不敢在明面上幫他,那是對他的最大羞辱。土地神您如果有靈,就保佑這些金身都……被人請去,我在這里給你燒香了,只要您這次顯靈,日后我家里肯定把您供在財神旁邊。

薛大胖子在無人的角落里把土地神的雕像擺放在窗臺上,畢恭畢敬的跪在前面許愿,江流仰起頭,淚水在眼眶開始旋轉。

江流用力的翕動鼻子,讓眼淚憋了回去,艾皓睜開眼睛看著情緒有些激動的江流,換個舒服的姿勢繼續假寐。

江流微微彈指,胖子前面的香爐里面的那三炷香從香腳開始燃燒起來,薛異仁瞪大了眼睛看著香爐,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耳光說道:發爐了,您老人家真的顯靈了。

咚!咚!咚!薛異仁誠惶誠恐的開始拚命叩頭。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