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皇上是斷袖:娘娘要私奔

更新時間:2020-01-26 04:05:24

皇上是斷袖:娘娘要私奔 已完結

皇上是斷袖:娘娘要私奔

來源:微閱云 作者:歆月 分類:短篇 主角:東方晟睿,龍苑秋

皇上是斷袖:娘娘要私奔是歆月最新著作的短篇小說,主角東方晟睿,龍苑秋小說講述了:穿越了?做娘娘了?那豈不是要侍寢了?什么?不用侍寢?宮里的娘娘都沒有侍寢過?怎么可能?難道皇上沒有需要么?難道皇上不是男人?而是……天啊,不要??!不是不要將我送人,只是……不要將美男都收為己用??!帥哥就那么多,都被你霸占了,我怎么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東方皓天瞄了眼東方晟睿放在宛秋肩上的手,聲音有些冷。

“對,她一定能知道,或許她還能幫你們造出更先進的武器?!?/p>

宛秋非??隙ǖ?。

既然江美琪是特警,那么槍械武器類的知識肯定會懂的,雖然對那個行業不太了解,但是她從影視片以及一些報道中得知特警都是相當厲害的。

“睿王弟,尋找淑妃的事就交給你了,務必在朕生辰前將她帶回?!?/p>

東方皓天也不是有意為難東方晟睿還是真著急,竟然給他下了時間。

“就怕你們找不到,如果她不想讓你們找到,那么你們只能干著急,東方皓天,要不這樣,我協助睿王爺一起尋找淑妃娘娘的下落如何?”

宛秋看著東方皓天期盼道。

雖然她也沒把握,不過借這機會總能離開。

“不行,你什么都不會,如何找人?”

東方皓天想都不想道。

“你別小看我,雖然我不會功夫,但是我有腦,而且我們也算是好姐妹,如果我出現了,沒準淑妃會主動來找我?!?/p>

宛秋最討厭東方皓天這種瞧不起人的表情。

“皇上,宸妃娘娘說的有道理,而且宸妃娘娘與淑妃娘娘是好姐妹,她非常了解淑妃娘娘,臣懇請皇上允許宸妃娘娘協助微臣尋找淑妃?!?/p>

東方晟睿向皇上請示道。

“睿王爺,你一向不是很自信的嗎?難道連一個女子都沒把握找到嗎?”

東方皓天起身,將宛秋拉至身邊,那雙墨玉似的眸子里,跳動著某種宛秋不太確定的火焰。

“皇上,您也清楚淑妃娘娘不同一般,若是其他的娘娘,臣絕對有把握,但是淑妃娘娘,臣真的沒有十足的把握?!?/p>

東方晟??粗换噬献o在身側的宛秋,眼里同樣有一種藍色的小火苗,若不是大敵當前,他一定要求皇上履行承諾。

“就是啊,連宏王爺都不是淑妃娘娘的對手,睿王爺又怎么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找到淑妃娘娘呢?就臣妾所知,淑妃娘娘他可是接受過各種地獄式的訓練哦?!?/p>

宛秋勾著東方皓天的胳膊,眨眼暗示道。

“不行,朕現在不能沒有你?!?/p>

東方皓天將宛秋納入懷中,好不容易上天賜了他這么一個可人兒,他絕不會將她送給別人的。

“咳、、皇上,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么艾1魅,你這樣說,幾位王爺容易誤會的?!?/p>

宛秋看著東方晟睿,心撲撲的跳,她后悔急了,這么帥氣的一張臉,如此有個性,看起來比東方皓天有男人氣慨多了。

“有什么好誤會的,你本來就是朕的女人,陪著朕也是理所應當的?!?/p>

東方皓天擁著宛秋,坐回龍椅,并且以一個艾1魅的姿勢將宛秋抱至腿上。

“不要,這樣不舒服?!?/p>

宛秋聽見眾王爺的抽氣聲,立即站起。

“宛兒,你答應過朕要為朕治病的?!?/p>

東方皓天幾乎咬著宛秋的耳垂道。

“那也不用如此艾1魅,再說,一會你要吐,我逃都逃不了,放開了,現在說正事呢?!?/p>

宛秋說什么也不愿再坐人肉椅子,索性坐在扶首上。

“睿王爺,不管你用什么辦法都行,宸妃就是不能出宮,現在,沒有她,朕晚上睡不著?!?/p>

東方皓天一手霸道的摟著宛秋的腰,宣告主權似的道。

聽聽皇上這話多艾1魅呀,當然了,如果皇上是正常的,這話聽起來就很正常了,問題就是,朝野皆知,皇上只對男人有性趣,如今說出這樣的話,怎么讓眾位王爺跌爆眼珠。

“東方皓天,這是公共場合,說話請注意,雖然我們同屋而眠,可不是同榻而眠?!?/p>

宛秋撥開東方皓天的手,義正嚴詞道。

“哦,臣弟等還以為皇上轉性了呢?”

宏王爺聽著宛秋二人的打情罵俏,笑道。

“武王爺繼續打探消息,成王爺監視西門逸的動向,睿王爺負責找淑妃,宏王爺繼續安排臣生辰事儀,其他幾位王爺在這期間,一定要嚴加防犯京城的治安?!?/p>

東方皓天瞪了宏王爺一眼,果斷的將眾人打發走。

“等等,皇上,我們打個商量,白天,我與王爺出去尋找淑妃,晚上我回宮侍候皇上?!?/p>

宛秋見東方皓天一副不容商量的霸道語氣,很不甘心的請示道。

“不、、行、、宛兒,如果你白天趁機跑了,朕如何向安將軍交代?!?/p>

東方皓天挑眉道。

“臣可以拿項上人頭擔保,一定會看和好宸妃娘娘,決不會讓娘娘有離開的機會?!?/p>

東方晟睿今天向是要同皇上作對似的,竟然一再請示。

“皇上,恕臣斗膽,既然淑妃娘娘有些能耐,不如就讓宸妃娘娘出宮尋找,如果皇上不放心睿王爺,臣愿意與睿王爺共同分擔責任?!?/p>

宏王爺好像是要看笑話,竟然跟著摻和道。

“就是啊,東方皓天,我一沒銀兩,二無功夫,我往那跑啊,我又不是傻的,宮里好吃好住不待,跑外面喝西北風不成?!?/p>

宛秋繼續撒嬌道。

“好,但是有一點,在天黑前,你必須回宮,若是那一天晚了,第二天就不準再出宮?!?/p>

東方皓天見眾兄弟都看著,不得不松口道。

“好,成交,東方皓天,你太好了?!?/p>

宛秋興奮的摟著東方皓天的脖子,啵的送了一個香吻。

東方皓天失神了好久,直至宛秋跟著幾位王爺歡喜的蹦出去,他才失神的低喃。

“宮外就那么吸引你嗎?”

“皇上,其實,皇上完全可以不讓娘娘出去的?!?/p>

小海子為皇上的失常嘆息,這本是小事,只要皇上一個旨意,將那女人關起來,她就那都出不成了。

“朕不想看到她不開心,小海子,昨晚臣真的沒有再做惡夢,二十年了,朕從來沒像昨晚那么踏實的睡過?!?/p>

東方皓天心有感觸道,他做了那么多年的惡夢,一個女子,竟然就解除了他二十年的困擾。

“皇上,或許并不是因為宸妃娘娘,皇上可以試試喚別的娘娘侍寢?!?/p>

小海子又出餿主意道。

“小海子,沒用的,這么多年,朕試過多少次你也看到的,只有她才可以將朕從惡夢中解救出來,就是她?!?/p>

東方皓天低沉的嗓音聽起來有些無奈,又有些心喜。

“可是,皇上,她并不是宸妃娘娘呀,而且她還要離開皇宮?!?/p>

“朕知道,所以朕一定要想辦法將她留下,不能讓她離開朕的身邊?!?/p>

今天之所以讓她出宮,那就是為了放長線,為了讓宛秋知道他的好,之后他再慢慢的收線,將她一點點,鎖在自己身邊。

“皇上,恕奴才多嘴,睿王爺似乎也很喜歡她,而且她之前……”

“閉嘴,這話朕不需要你來說?!?/p>

東方皓天怒道,他又不是瞎子,他看得出來,睿王他很喜歡宛兒,更何況他還比他早知道宛兒的身份,可惡,他竟然有些嫉妒,他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才對。

“那皇上為何還讓娘娘與王爺在一起,如此一來,不是給他們制造了機會嗎?”

“沒錯,是給他們制造了機會,但是有宏王爺跟著,縱然他們有什么想法,也不至于太過分?!?/p>

東方皓天嘿嘿的笑,他絕不會給他們**的機會的。

“皇上,你難道忘記了娘娘是多么豪放?”

小海子一句話,讓東方皓天一下坐立不安起來。

“東方晟睿,你有沒有淑妃的下落?”

宛秋一出宮,即嘰嘰喳喳的問,看這王爺淡定的神情,她有一種感覺,他一定知道江美琪在哪。

“怎么?你擔心我會被皇上砍頭?”

東方晟睿似是被問煩了,挑眉不悅的問看著宛秋。

“自作多情,誰擔心你呀,我只是想念江姐姐?!?/p>

宛秋同樣挑眉嗤道。

“找淑妃的事不勞娘娘操心,本王心中自有計劃,你呢,乖乖的在本王府里待著即可?!?/p>

東方晟睿心情有些不好,他在盤算著如果將這女人拐到府里,又如何向皇上交差。

“王府!好啊,好啊,去見識一下也好,不過我還是要問,你有沒有把握找到江姐姐?”

宛秋看著東方晟睿那深邃又憂郁的眼,更覺得像那幻境中的男人,她不由又有些迷惑了。

“宸妃娘娘,找淑妃的事,您就不用擔心了,雖然她很厲害,功夫很高,但是她現在是淑妃,是杜秋伶,總得認杜家這個娘家吧?!?/p>

宏王爺見宛秋與東方晟睿竟然相看兩相厭,忙出來勸和道。

“原來如此,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去杜家?”

宛秋很是期待道,與此同時,她也想去真正的宸妃家走走,聽說宸妃的兄長是將軍,那應該很威武的,她一定得去看看。

“現在是去睿王府,宸妃娘娘,我們比較好奇娘娘是用了什么妙方,讓皇上改變性向,喜歡女人了?”

東方晟宏見睿王爺沉著一張臉,索性與宛秋說笑道。

“我先八卦一下,你們真的確定皇上喜歡男人嗎?你們見過他與男人XXOO嗎?”

宛秋瞅著東方晟宏疑惑的問,雖然她在宮里的時間不長,但是她卻不曾見過啊,最多也就見他與男人抱過。

“這個,在皇上還是太子的時候就有這毛病了,只要是女人碰到,他身上就會起很多紅點點,記得那年他十五歲生辰,我們幾兄弟就同他開了個玩笑,晚上將他灌醉,然后放了個女人到她chuang上?!?/p>

“??!你們將女人放到他chuang上?然后呢?”

宛秋驚愕的看著東方晟宏,她記的婢女只是碰他一下,他就吐得膽水都出來了,這放一個女人在她chuang上……

“然后我們都被懲罰了,母后關了我們一個月,而皇上……”

東方晟宏看了眼弟弟,竟然沒再說下去。

“唉呀,你快說,別說到一半,東方皓天怎么了?”

宛秋急切的催促道。

“皇上吐得昏過去了,就連母后都不能碰他?!?/p>

東方晟睿接過宛秋的話道。

自那之后,皇上厭女癥也就傳了出去,先皇與太后當年找遍名醫,都不見效果。

直至太后,先皇過世,皇上索性就改喜歡男人了。

“真是可憐?!?/p>

宛秋同情道。

“龍姑娘,說實話,你是女人嗎?”

東方晟宏看著宛秋問出了當初與東方皓天同樣的話。

“你們都有病,姑娘我那里不像女人了?”

宛秋挺%氣呼呼道。

“但是你之前親了皇上……”

“我還摸過他呢,但是他一點你們說的癥狀都沒有,若不是拿了宮女做試驗,我還以為東方皓天故意編謊話騙我呢?!?/p>

宛秋咕弄道,她也弄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她非??隙ㄗ约菏桥?,或許是因為她來自現代,氣場不同吧。

“你摸過皇上?摸哪里?”

東方晟宏眼里滿是笑意,并艾1魅的向弟弟眨眼。

“前%,后背都摸過了,但是他一點都沒有起診子,也沒有吐,反而還趁機占我便宜?!?/p>

宛秋想起東方皓天的生龍活虎,一點都不覺得他哪里有不正常。

“這就奇了,睿王弟,要不這次皇上生辰,我們再將當年的情節重演一次,或許皇上一早就沒有這個病癥了,而是在……”

“你如果想好好的活著,最好什么都別做,不管皇上喜歡男人還是喜歡女人,對我們來說都不會有區別?!?/p>

東方晟睿敬告宏王爺道。

“睿王弟,你在擔心什么?”

東方晟宏不解的看著弟北,不就是一個玩笑嗎,大家都是兄弟,相信皇上不至于那么大火氣的。

“王兄,你不會忘記之前皇上的話吧?”

東方晟睿瞅著宛秋,暗示似的譏笑道。

“東方晟睿,你能不能不要以這種眼神看人,像是帶刺一樣,我只不過是與東方皓天做了一個交易?!?/p>

宛秋很不喜歡東方晟睿今天的眼神,像是嘲諷,又像是鄙視,讓人很不舒服。

“??!龍姑娘,你可真能耐,竟然能與皇上做交易?!?/p>

東方晟宏聞言豎起大拇指道。

“我還不是為了出宮,唉,要是我有江姐姐那樣一身好功夫就好了?!?/p>

宛秋嘆道。

“你與皇上做的什么交易?”

這會東方晟睿終于正眼看宛秋了。

“我幫他克服厭女癥,他放我離開?!?/p>

宛秋平靜道,天下沒有白食,想離開,而且在宮里吃好喝好,總得付出代價的,幫他治好厭女癥,她離開,她覺得挺合理的。

“你不覺得你想得太天真了嗎?”

東方是奇怪睿笑看著宛秋。

皇上今天的妒意很明顯,這個女人,對皇上的意義已經不同了,會放她離開,那是癡人說夢。

“是你思想太復雜,皇上其實很單純?!?/p>

宛秋不覺就為東方皓天說話。

“拜托你們別爭了,皇上以后會不會放你離宮,我是不知道,但是就目前來說,你想皇上放開你,那是不可能的,今天皇上很明顯吃醋了?!?/p>

東方晟宏看著雙眼糾結的睿王爺搖首嘆道。

“東方皓天吃醋,哈哈哈……你們說什么瞎話,他失眠,我現在就相當于他的失眠藥,一個有厭女癥的男人,你們覺得他會喜歡女人嗎?呵呵,王爺,你不是要說,男人吃醋就是那個樣子吧?!?/p>

宛秋咯咯的笑,東方皓天吃醋,只怕太陽從西邊出來,他也不會知道醋是什么味道,哈哈,太搞笑了,這是她今天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

“我們與皇上是一個娘肚子里出來的,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皇上了?!?/p>

東主晟睿閉上眼看在車廂上。

他們兄弟,他們的眼光竟然也差不多,就連喜歡的女人都一樣。

二十四年,他從來沒對女人動心過,可是這個女人,這幾天他總是想到她。

老天爺真不公平,皇位給了他,現在連女人也送給他了。

“是嗎?那你們說,那些男寵,他是用來做什么的?”

宛秋并不是質疑他們的話,只是覺得他們說話太片面了,雖然是一個娘肚子里出來的,但是人是會長大,會變的。

“他只不過是心里有陰影,那些男人,驅鬼用的?!?/p>

東方晟睿別開臉很不自然道。

他們并不是有意要窺人隱私,只不過是兄弟關心一下。

“龍姑娘,你也別放在心上,或許皇上的病好了,真的會放你離開?!?/p>

東方晟宏見兩人你瞪我,我瞪你,忙打圓場道。

“我一定會離開的,我想信江姐姐不會再扔下我不管的?!?/p>

宛秋被兩人說得有些怕怕,她沒敢告訴他們,早上她醒來的時候是在龍chuang上。

現在經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她才有少許的警覺,或許東方皓天是真的對她有感覺了。

她見過以前的男朋友吃醋,雖然不像東方皓天這樣,但是確實不喜歡她與異性接觸,就如同今天她要同東方晟睿出來一樣。

宛秋有些明了,或許她應該再觀察一下,如果東方皓天真的喜歡她,她要怎么辦?

真的就窩在皇宮里當一個倒霉的娘娘嗎?

宛秋沉默了,她突然有些害怕回宮,或許……或許她可以趁此機會離宮。

“如果你真想離開,本王會有辦法的?!?/p>

東方晟睿似火的雙眸注視著宛秋道。

“哦,謝謝,我再想想,如果有需要,一定會請王爺幫忙?!?/p>

宛秋閉上眼,腦中回想著這幾天的情形。

睿王府的占地面積很大,在眾多王府中算是最大的,皆因東方晟睿生前極受先皇寵愛,若不是因為太祖有訓,傳位須傳長子,只怕這皇位就是他的了。

也無怪乎,他如此難以平靜。

“這里不錯,與皇宮相比有人氣多了?!?/p>

宛秋站在門前的石獅旁,這個在現代的時候,她見過,京城舊王府門前都有,如今也只不過是看上去比較新而已。

“呵呵,娘娘,進到里面更會感覺到人氣的?!?/p>

東方晟宏眨眼笑道,似在暗示著什么。

宛秋并未放在心上,率先走向王府正門。

“王弟,你猜她看到你的那些美姬會不會嚇著?”

東方晟宏笑呵呵的看著一直沉著臉的東方晟睿。

“同皇上比起來,我這里只是小兒科?!?/p>

很淡然,很平靜,比起皇上養男寵,他養一些寵姬實在算不了什么。

“我看未必?!?/p>

東方晟宏聳了聳肩,他感覺到睿王弟與龍姑娘之間的暗涌,要真那么簡單,今天龍姑娘只怕就不會來了。

“是不是直接敲門就可以了?”

宛秋看著油光閃亮的大門,扭頭問后面的兩位王爺。

“對,你直管敲吧?!?/p>

東方晟宏鼓勵道。

門敲了,但是并沒有馬上打開。

“王爺,你這府里難道都沒有管家或是門童什么的嗎?”

宛秋不解道,一般的,這樣的富貴之家,應該都有人守在門邊的。

“當然有的,這只不過是為了迎接我們的王爺回府?!?/p>

宏王爺打趣的笑道。

果然,宏王爺話音剛落,門就被拉開了,門后面花枝招展,堪比春天的百花爭妍。

“王爺這府里的婢女可真是秀色可餐,而且……而且還很嬌艷?!?/p>

宛秋不知要如何形容這強大的美女陣容,眼睛瞄了一下,左右各八,合起來正是十六個,真的好強大。

“娘娘,這些都是睿王爺的侍妾,娘娘習下次就習慣了?!?/p>

東方晟宏上前為宛秋解釋道。

侍妾,也就是說這十六個花枝招展,份外妖嬈的女人們是東方晟睿的小老婆,情人,好……好壯觀,好……

“王爺好神勇?!?/p>

宛秋愣了幾十秒后吐了這么一句。

十六個情人,比皇上友愛多了,看這些女人,一個個也很友愛,看來女人為難女的戲碼,應該不會在這上演。

這個時候宛秋又有些慶幸了,幸好上次她明智的逃回了皇宮,要不然只怕會淪為這其中一員,甚至有可能被當成這十六位的敵人,好幸運。

相比之下,現在,宛秋覺得東方皓天真的純潔多了。

試想一個碰了女人就會吐,一個將男人當門神,兼仆人使喚的男人,與一個姬妾與情人成打的男人相比,孰純孰濁一看就清楚了,主啊,你果然是明智的,這種種馬型的,友愛型的,長得縱然賽潘安,她龍苑秋也不會再眼饞了。

雖然她一向說不介意多交些朋友,也不介意在婚前交過多少異性,上了多少異性的chuang,但那都是一對一的,而不是像睿王爺這般博愛,一對十六,明天勸東方皓天頒發一個友愛大獎給他才行。

“呵呵,看來娘娘很清楚,不過娘娘說的沒錯,睿王弟確實很神勇,上次,我們兄弟幾個包下百花樓,睿王弟一晚御十女占了第一,成王兄一晚御九女稍次……”

“王兄,你說夠了沒有?!?/p>

東方晟睿見宛秋臉上由紅轉白,再由白轉紅,已經有些后悔了。

“王爺好V5,本宮明日一定讓皇上頒布一個V5,神勇的獎狀給王爺?!?/p>

宛秋恨自己沒這幾手,這個時候,如果她會功夫,她肯定直奔杜家去找淑妃了。

“到廳里坐吧,一會吃過午飯我們去杜家?!?/p>

東方晟睿在宛秋沒留神的時候,一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往大廳行。

“男女授受不親,王爺請放開本宮?!?/p>

當東方晟睿手心的溫度傳至宛秋手上時,宛秋很不自然的掙扎道。

“抱都抱過了,親也親過了,你現在同本王說授受不親,人不會太矯情了點?!?/p>

東方晟睿很不悅道。

“本宮就喜歡矯情,王爺請自重?!?/p>

宛秋一點都不含糊,她就是矯情,怎么了?又沒妨礙他。

“林叔,給宸妃娘娘上茶?!?/p>

東方晟睿沉著臉,當真松開了手。

宏王爺坐的極尷尬,他沒想到兩位竟然斗起來了,這可如何是好。

他本來也只是說著玩的,沒想到,這兩人,脾氣還真是一樣的犟,看來這兩人之間的火花比皇上與龍姑娘之間的火花要大啊。

“王爺,我們何時去接淑妃姐姐?”

宛秋換上優雅的笑,她這才出宮,還準備出來玩玩,可不能與東方晟睿鬧僵。

“娘娘著什么急,離皇上規定的日子還早呢,如果娘娘覺得宮里悶,本王可以考慮帶娘娘上街轉轉,欣賞一下京城的風景?!?/p>

東方晟睿見宛秋笑了,也換上了溫和的笑臉道。

“好,既然王爺如此有誠意,本宮在此先謝過了?!?/p>

“??!??!你們……”

東方晟宏眼都直了,這兩人,這兩人還真是般配,他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第一次見識到如此強悍的的男女,之前兩人很淡,后來很怒,再到現在,兩人竟然笑了。

他要趕緊回去睡覺醒醒腦。

“王兄,要不要請大夫?”

東方晟睿端起茶杯輕啜了口,朝東方晟宏淺笑。

“不,不用了,我只是餓了,有點頭暈?!?/p>

“那就開飯吧,飯后,我帶宸妃娘娘在京城轉轉,至于王兄,我想,正好可以回去補眠?!?/p>

睿王爺站起身,暗朝兄長使眼色。

這次他決不能輸給皇上。

“本王也正有此打算,王弟,現在是不是可以開飯了?!?/p>

東方晟宏一臉艾1魅道。

“當然?!?/p>

宛秋看兩人打啞謎的表情,心里納悶,看樣子這兩人有陰謀,不過難得出來,不管他人那么多破事了,再怎么著,他們也不可能夠膽將她賣了吧。

“皇上駕到?!?/p>

三人剛到餐廳,宛秋P&P甚至還沒沾上凳子,就聽見前院小海子那熟悉的高傳聲。

“皇上的腳可真快,幾乎是跟著我們后面來的,王弟,這下只怕你們轉不了?!?/p>

東方晟宏看著已走至門邊的宛秋嘆道。

“他太過分了?!?/p>

東方晟睿的拳頭握了起來。

這人才剛到他這,皇上竟然后腳就跟來了,又不是他的女人,他竟然一點都不給做弟弟的面子。

“王弟,冷靜,這不正說明,龍姑娘在皇上心中的特別嗎?”

宏王爺走過來握著東方晟睿的手,似有暗示道。

“臣叩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p>

兩人語畢,已經聽到了腳步聲,立即半跪著行禮。

“兩位王弟平身,宛兒,你出來還習慣嗎?京城的太陽比較毒,朕有點擔心,這不,特地命人從寶庫里取出了這塊冰玉?!?/p>

東方皓天并沒有去看兩位弟弟的臉色,只是走至驚愕的宛秋面前,拿出一塊深綠色的玉,體貼,溫柔的掛在宛秋脖子上。

“東方皓天,你……你怎么來了?”

直至那張放大的俊臉近的能看到毛細孔宛秋才從夢中驚醒似的道。

“朕知道你怕熱,這外面不比宮里,怕你受不了,所以……”

在宛秋那迷茫的雙眼注視下,東方皓天臉微微紅起,很是不好意思。

“謝謝,我……我還好?!?/p>

宛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覺得鼻頭酸酸的,心里很感動,很感動。

在現代,從來沒有這么溫柔體貼的男人,她手握著*前的那塊玉,一絲冰涼的感覺抽走了夏日的炎熱。

“東方皓天,你……你真的好好,害得……害得人家都想哭了?!?/p>

宛秋身體前傾,緊抱著東方皓天,眼淚落在東方皓天肩頭。

這個傻皇帝,傻得好可愛,傻得好窩心。

“宛兒,你喜歡就好,朕這趟總是值得的?!?/p>

東方皓天臉上是那讓人嫉妒的笑容與快樂,東方晟宏暗握著了弟弟的手。

“皇上既然來了,就留下一道吃吧?!?/p>

東方晟睿微笑著走上前邀請東方皓天留下一塊吃飯。

“宛兒,朕難得出宮,既然出來了,一會飯后陪朕在京城看看可好?”

東方皓天也不客氣,居中坐下了。

宛秋一聽心喜,好啊,終于可以逛街了,而且是正大光明的,嘻嘻。

“王弟,謝謝你的款待,今天有點熱,你就先想想,淑妃會去哪些地方吧,至于宛兒,朕先帶他在宮外轉轉?!?/p>

東方皓天起身,一臉微笑的看著宛秋,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睨著兩位王爺。

宛秋一出宮他就后悔了,所以急忙就出來了,他一直悶在宮里,不曾出宮,正好借這機會出來走走,了解一下他的子民生活。

“臣弟明白,臣弟恭迎皇上,宸妃娘娘?!?/p>

東方晟宏拉著睿王爺跪道。

走了也好,免得這三人之間的戰火一觸即發。

宛秋也沒說什么,反正在這王府里也是很壓抑,既然都是出宮,同誰都一樣。

相較于東方晟睿的熟面孔,東方皓天在京城要陌生多了。

“東方,難道你都不曾在京城走過?”

宛秋見東方皓天一副土憋進城的表情笑問。

東方皓天搖首,他這個皇上,自小就在宮中,后來雖然搬到了太子府,但是除了皇宮,他也極少在外,對于這民間的吃喝玩耍,真的是一無所知。

“真是杯具,你就是籠子里的鷹,放你出來,你也無法展翅高飛,因為你已經習慣了牢籠里的生活?!?/p>

宛秋很同情東方皓天,這個馬上就奔三的皇上,除了一些皇帝的專業知識,其他的就停留在幼兒園階段。很悲摧的皇帝,這讓宛秋想到中國歷史上一個很名的皇帝。

“宛兒,我有那么差勁嗎?”

東方皓天苦著臉不服氣似的道。

“我講個故事給你聽,你就知道自己有多悲摧了?!?/p>

宛秋說著帶著東方皓天到了一家茶樓,走的累了,正好坐下喝茶。

“宛兒,什么故事,快說來聽聽?!?/p>

東方皓天有些著急似的催促。

“在很久以前,有一個國家,皇帝姓司馬,有一天,大臣對皇上說,百姓沒有飯吃,快要餓死了,你猜那皇帝怎么說?”

宛秋舉杯笑著東方皓天,等待著他的答案。

“讓各地官府開蒼放糧?!?/p>

“呵呵,你的思想還算正常,說明你還算是一個正常的人,但是那個司馬皇帝可不是這么說的?!?/p>

宛秋想起世上竟然有司馬衷這樣的白癡加笨**,就可以想到百姓有多苦。

“那他怎么說的?”

東方皓天手端著杯,卻期待的看著宛秋。

“那個皇帝說,沒有飯吃,為何不吃肉粥?!?/p>

宛秋沒有笑,她就看著東方皓天,這個故事她除了感到可悲,真的不覺得有任何可笑之處。

“那樣的人也能做皇上?”

東方皓天沉默了許久之后疑惑的問。

“當然能,因為他爹是皇上,就算他再蠢一會,他也還是皇上?!?/p>

宛秋似是在暗示著什么,東方皓天低首看著碗中的茶,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將茶喝下。

在那之后,宛秋與東方皓天雖然還在街上轉,但是兩人都沉默了,尤其是東方皓天,一言不發,一直到宮中都還是那副思考的表情。

正陽殿上

“喂,東方皓天,你不會還在想司馬衷的事吧?”

吃飯的時候,宛秋見東方皓天盯著肉發傻,忍不住疑惑的問。

“宛兒,我是不是同那個皇上差不多?”

東方皓天的筷子自粉蒸肉上跳過,停在青菜盤中。

“你別問我,我只是一個過客,我不了解你的朝綱,不了解你的為人?!?/p>

宛秋立即跳開道。

“其實朕沒想到要做皇帝的,真的,直至穿上龍袍的時候我都沒有這想法?!?/p>

東方皓天將青菜夾入宛秋碗中,看著宛秋,滿眼委屈道。

“你們是以長為尊?”宛秋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就目前情況看,似乎東方皓天在眾兄弟中是最大的。

“嗯,當年母后并不是皇后,但是因為皇后與皇長子都不在了,母后就順利被立為后,接著我就被封太子,一切聽起來是不是覺得很容易?”

東方皓天有些自嘲似的道。

宛秋看著他眼里那抹受傷的痛,心知這過程肯定不是她說的那么簡單。

在后宮之中,有能耐的女人太多了,要想做皇后,不是光生兒子就可以的。

聽著東方皓天低沉的聲音,宛秋有一種錯覺,這是一個受傷的孩子,他一定有很多故事。

“呵呵,東方,你這樣子要是讓你幾位弟弟看到不嘔死才怪,他們可是想都想不著,你還一副很不屑的樣子?!?/p>

宛秋見東方皓天的表情陰沉,隨即笑著打趣道。

“我給他們公平競爭的機會,過幾日生辰時,由他們挑選女人,誰先生下皇子,這皇位就送給誰?!?/p>

東方皓天一本正經道,這個方法他想了很久,再合適不過的了。

“??!你還打算這么做?”

宛秋有些不解,難道這么多天他還沒想明白嗎?這根本不是一個好的方法。

“是,朕已經厭倦了做皇上,守在這皇宮里,就像井底之蛙,坐在朝堂上,就像一個傀儡,永遠沒有自己的時間?!?/p>

東方皓天靠在龍椅上,腳又蹺在龍案上,顯得很痞,一點都沒有帝王的樣子。

“那可以換一種方式,可以與朝臣商量,你這種方法同小孩子的胡鬧有何區別?”

宛秋看著他那胡鬧的表情,上前將他腿甩到地上。

“他們可是有六個人,換種方式,我將皇位似給誰,另外幾人都不會樂意的,這個方法正好,誰先生兒子,誰的兒子是太子,做爹的就直接當皇上?!?/p>

東方皓天笑看著宛秋,看她那生氣的樣子,很**人,像是熟透的草莓很想吃一口。

“那你有想過他們的感受嗎?”

宛秋真想拿腳踹那張傻蛋臉。

“我想他們肯定樂意的,雖然朕不喜歡做皇上,但是他們可都喜歡的緊?!?/p>

“是啊,男人當然無所謂了,反正吧,女人只是衣服,喜歡不喜歡,穿幾次就可以扔了,可是你有想過女人的感受嗎?你有問過他們可喜歡王爺們嗎?東方皓天,你就是只豬,氣死我了,不同你說了?!?/p>

宛秋看東方皓天那副沒什么大不了表情,真想狠狠的踩他,踩爛那張勾人的臉。

“宛兒,別氣了,這都晚上了,你怎么可以走呢?”

東方皓天一見宛秋要走,立即抱住美人柔聲道。

“放開我,本小姐不與豬說話?!?/p>

宛秋一腳踩在東方皓天的腳背上,見他一動都不動,反而仰起笑臉看著她,就惱怒的單腳站在他的腳背上。

“宛兒,朕那里說得不對,你可以告訴朕,別這樣動不動就生氣,聽太醫說,女人生氣可是很容易變老的?!?/p>

東方皓天將宛秋按在龍椅上,自己則坐在扶手上,腿橫在前面,似是怕宛秋跑了。

“你那豬腦,說了你會聽嗎?”

宛秋想起他剛才說的話,氣就不打一處來,生在古代,女人就活該倒霉嗎?

“當然會了,宛兒,你給我說說你們那里的事,我覺得很新鮮,至于這皇位的事,慢慢來,不著急,離朕生日還有幾天呢?”

東方皓天一點脾氣都沒了,像一個溫馴的家獅。

“東方皓天,你真的不想做皇帝嗎?”

宛秋看著面前這個討好似的臉,深嘆道。

“真的不想,在我有意識的時候我就沒想過要做這個皇上,真的,在眾多兄弟中,有人比我更適合做皇帝?!?/p>

東方皓天終于嚴肅的說到正題。

“那你覺得誰比較適合?”

宛秋認真的問,既然他能說出這話,那就說明他觀察過,真的思考過。

“成王弟,睿王弟,平王弟都有這能力,相對而言,睿王弟的野心要大些,朕也一直有意于他,但他是朕的同母弟弟,又怕其他幾位王弟不服?!?/p>

東方皓天思索道。

“其實你要吧讓他們來個公平競爭,誰更能做好這個皇上,就讓誰接位?!?/p>

宛秋看著東方皓天,或許她是小女人的思想,做皇上,這種呼力不討好的事,未必人人都想,至于有能力,有想法的,那就讓他去為人民服務吧。

“你說的很簡單,但是你覺得有可能嗎?總會有不服氣的人?!?/p>

東方皓天看著宛秋,也不知道是他想得太天真還是宛兒想得太天真,男人是權力至上的動物,若真那么容易,太祖皇帝也就不會立下這個長子繼位的規矩了。

“這個服不服得看綜合能力,光有瞞力,光不服氣是不行的,這個我看你得制定一個考核的標準,然后再由大臣投票選舉?!?/p>

宛兒想到現代的民主選舉,想了想覺得或許可以用上。

“哦,或許可以試試,宛兒,朕有些困了,我們先休息,明天再談吧?!?/p>

東方皓天打了個哈欠,看著宛兒那**人的容顏,他好想摟著她睡,昨晚甚至做了一個好夢,他希望好夢繼續。

“也是,今天逛一天真的累了,你先讓人搬chuang,我去洗澡?!?/p>

宛秋由龍椅上跳起,從側面跳開了龍椅,去泡個熱水澡,消除一天的疲勞,再也沒有比這更舒服的了。

“宛兒,等等,你去哪洗?”

“嘿,東方皓天,你不會是有什么邪惡的想法吧?女孩子洗澡你問這么多做什么?”

已跑至門邊的宛秋回首朝東方皓天嘿嘿的笑。

“我也還沒洗,我記的宮里有一個專門沐浴的洗浴宮,或許……”

“或許可以洗個鴛鴦浴對吧?!?/p>

宛秋笑盈盈的看著突然面紅的東方皓天,回走了幾步道。

“不如叫上后宮的男寵,愛妃,一起洗如何?”

“??!二十多人一起洗?”

東方皓天的眼都掉了,二十多個男女混洗,那,那豈不是亂了?

“對啊,據我所知,浴池應該不止一個吧,男女分開洗就可以了?!?/p>

宛秋點首,異常艾1魅道。

“不了,朕怕水,還是你一人去吧?!?/p>

東方皓天想到一堆**的肉,臉也白了,后退了數步。

宛秋笑著跑開了,哈哈,一個連男女共浴都害怕的男人,她有八成把握他還是CJ的處.男。

一邊沐浴,一邊哼著洗澡歌,宛秋心花朵朵,雖然東方皓天算不得一百分的男人,但是只要好好高考,一定會是極品的。

絕對會比那個東方睿晟強吧,這么一想,閉上眼,當日在愛情廣場上的幻想也清晰多了,而且與東方皓天重合成一人了。

“或許他就是命中的那個男人吧?!?/p>

宛秋靠在浴池邊,心里甜甜,很期待,她也有一個小小的私心,如果東方皓天真的能放棄皇位,那么他們或許能夠一起找塊山清水秀的地方,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但是好像太天真了,怎么說他現在也是皇上,后宮除了她與淑妃,還有十名女子,十二名男子,總得處理的。

泡在浴池里,越來越困,宛秋索性起身,免得在這里睡著了,回到正陽殿的時候,東方皓天已經躺在chuang上了。

“宛兒,朕剛才想了想,你的提議不錯,但是朕覺得有一定的難度,朝臣中容易有結黨拉派的?!?/p>

東方皓天拍了拍chuang,示意宛秋坐下。

“這些事,一時半會不可能解決的,得慢慢來,你要重長計議?!?/p>

“朕知道,睡吧,過兩天,朕找兩位相爺,尚書大人來商量一番?!?/p>

東方皓天說著,伸手欲攬宛秋。

“我的chuang呢?”

宛秋指著昨天放貴妃椅的位置道。

“這里啊,這么大的chuang,再多睡幾個都沒問題?!?/p>

拍著chuang鋪,東方皓天心突突的跳。

“你想占我便宜呀,告訴你,我便宜可不是好占的?!?/p>

宛秋坐在chuang上,看著東方皓天那邪氣的笑臉,不禁有一些期待。

“宛兒,你現在可是我的女人,睡在這,也是理所應當的?!?/p>

東方皓天握住宛秋的手眼里跳動著小火苗。

“你說什么?我幾時成了你的女人,本小姐姓龍不姓安?”

苑秋蹙著鼻子,質問東方皓天。

“那,做我的女人好嗎?”

東方皓天也不爭辯,也不生氣,反而翻轉身,趴在chuang上與宛秋額抵額道。

“不好,你這后宮有男人又有女人,我在這算老幾,不做?!?/p>

宛秋鼓著腮幫子,眼睛卻滴溜溜的轉。

“宛兒,你知道他們只是擺設,自從他們入宮,就在西邊,朕可從來沒當他們是我的女人,宛兒,你這是吃醋嗎?”

“吃醋,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本小姐只吃蜜,不吃醋,怕酸?!?/p>

宛秋捏著東方皓天的鼻頭,終于可以這以近距離的看帥哥,碰帥哥,感覺真不錯。

尤其是他這皮膚,滑溜滑溜的,真有點嫉妒。

“宛兒,做朕的皇后好嗎?只要你一個,他們,朕可以讓他們全部離開?!?/p>

東方皓天看著宛兒撒嬌道,那些女人他看著反胃,碰著惡心,送出去還省心。

“你舍得嗎?那些如花似玉的美人,一個個嬌滴滴的可以掐出水來,還有那些美男,比本小姐還美,一個個妖嬈的讓人心醉,你真舍得嗎?”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