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醫品謀妃

更新時間:2020-01-30 01:02:42

醫品謀妃 連載中

醫品謀妃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蕭酒酒 分類:言情 主角:謝明端,靖竹

主角謝明端,靖竹小說_《醫品謀妃》是蕭酒酒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靖竹十歲時最大的愿望是這輩子能吃吃喝喝安安穩穩地度過一生。靖竹十五歲時最大的愿望是端王謝明端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站立行走。靖竹二十歲時最大的愿望是謝明端可以在她死之后孤獨終老,再也不娶別的女人。直到靖竹二十五歲生日的那一天,謝明端帶她去普渡寺祈福,她站在大殿外,聽到那個自稱不信神佛的傻子用很低很低地聲音說:“弟子愿將此生壽數一分為二,求佛祖保佑我與愛妻生死與共、風雨同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建和十六年的雪來的格外早。

窗外大風驟起,吹動窗欞的聲響擾的人不得安眠,靖竹早早便起了身,洗漱過后站在窗前看雪,聽侍女抱怨起前些天府里修繕房屋的一樁不大不小的瑣事。

“夫人說,小姐您是咱國公府的嫡長女,吃穿用度自然也與旁人不同,她一介婦孺做不得主,此事便只能交給老國公親自操心了?!?/p>

靖竹靜靜地聽著她的話,從敞開的窗口伸出去的手一時忘了收回來,雪花接連不斷地落在她手心,白嫩的肌膚和純白的六角雪花相得益彰,只是不過須臾,瑩白的雪在溫熱的掌心融化,徒留一片水漬。

綠蟻是閑云閣的大丫環,一向對夫人偏寵二小姐多有不滿,此次夫人主持修繕府中房舍,大公子同二小姐的聽雨軒和珠玉院明明都在其列,偏生自家小姐的閑云閣無人問津,自然讓她心生不滿。

綠蟻噘著嘴,還想再同靖竹抱怨些什么,抬頭的瞬間適逢一陣冷風襲來,冰冷的雪被吹進內室,暖閣里的珠簾沙沙作響,案前的梅瓶被大風吹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綠蟻被突如其來的冷氣打的一個激靈,正想上前關窗,卻見原本安立于窗前的人已經抬手合上了窗子,神色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側眸指著地上的碎瓷片吩咐道:“收拾干凈吧?!?/p>

話音方落,閑云閣的另一位大丫環紅泥進了門。

“小姐?!奔t泥對著靖竹躬身一禮,道:“快過年了,國公爺要派人到郢州給大爺送東西,特意讓聞伯來問您有沒有什么要帶給大爺的?!?/p>

靖竹沉吟著吩咐綠蟻道:“去把我前兩日做給父親的袍子拿來?!庇洲D身對著紅泥開口:“請聞伯進來吧?!?/p>

綠蟻三兩下將碎瓷片收拾干凈,轉身便去取了包袱到靖竹近前。

這時聞伯恰被紅泥引著進門。

“大小姐?!甭劜畬χ楹熀蟮娜溯p聲喚了一聲。

靖竹點了下頭,讓綠蟻把包袱遞過去,溫聲說道:“這是我為父親縫制的兩件棉衣,勞您給他帶過去?!?/p>

“大小姐客氣了?!甭劜舆^包裹,對上女子清瘦的身影,語氣不覺帶上幾分憐惜:“此行老奴會親自帶隊,大小姐可有什么話要老奴帶給大爺?”

靖竹將掉落到地上的梅花重新裝到新的花瓶里,一面正了正里面梅花的位置一面道:“郢州天寒地凍,請您務必提醒他天冷時要多加衣服?!?/p>

聞伯應是。

靖竹抿了抿唇,忍不住接著道:“他脾氣不好,您一定要告誡他遇事戒驕戒躁……營中人多眼雜,請他謹防隔墻有耳?!?/p>

這些話原本該是由大爺的父親老國公交代的,只是他老人家如今年邁,已經無力再為子孫瑣細閑事操心。大爺的夫人原也應該囑托,只是大房的這一對夫妻向來感情淡薄,大夫人自然也不會有這樣的言語。

偌大的國公府里,想來能這般事無巨細地為大爺擔心的,也只有大小姐這一人了。

想到這里,聞伯喉頭干澀的不成樣子,低低地應下,最后瞟了一眼她,躬身退了下去。

紅泥看了看聞伯離開的背影,不解地對著靖竹問道:“小姐何不給大爺寫封信,這般細雜瑣碎一一講了,不曉得聞伯能不能記得住?!?/p>

她話才落下,綠蟻便狠狠瞪了她一眼。

靖竹莞爾一笑,并不在意紅泥的快言快語:“父親不識字,與其長篇大論地寫信給他倒不如讓聞伯帶個話,他聽了也高興?!?/p>

窗外風雪初歇,靖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對著身后的兩個丫頭輕聲說:“咱們出去走走吧?!?/p>

閑云閣外白雪皚皚,微微涼風拂過臉龐,那股子冷意好像能吹進骨子里。

靖竹帶著兩個丫頭出了院門,綠蟻跟在她身后,笑嘻嘻地對她說:“小姐,剛剛下了那么半天的雪,咱們到東郊那里去堆雪人好不好?那里的梅花也該開了,這個時候最好看了?!?/p>

靖竹眼睛溢出笑意,正想答應她,耳邊便傳來一道嚴肅的女聲。

“站住?!?/p>

靖竹停下腳步,臉上的笑容隨著刺骨冷風散了個干凈。

她回過頭,遠遠地看見一華服婦人帶著一眾仆婢朝這邊走來。

靖竹恭順地喚了她一聲“母親”。

陳氏年近三十,多年錦衣玉食的生活養就了她一身華貴氣度,似水的年月并未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反而使她的眉目更加舒緩嬌柔。

陳氏在靖竹三步外停步,清冷的目光淡淡落在她身上,不冷不熱地開口道:“玉兒的院子里人手不夠使喚,我看你院子里的人倒是輕省的很,不如派幾個人到你妹妹那里幫忙?!?/p>

靖竹含笑反問道:“二妹院子里人手不夠,母親那兒不是有的是下人嗎?”

陳氏睨她一眼,眸子里一層淺淡的不耐:“書兒的院子也在修繕,漱玉軒里的下人也在四處忙活,哪里還騰的出手來?”

“哦……”靖竹點點頭,無可無不可的問著陳氏:“那不知母親要向我借哪幾個人到二妹那里幫忙呢?”

陳氏掃了一眼她身后的兩個丫環:“綠蟻和紅泥常年跟在你身邊,手腳向來利落,就先讓她們兩個過去吧?!?/p>

綠蟻和紅泥是靖竹身邊唯二的一等丫環,府中仆婢小廝無不給三分薄面,目下陳氏這般隨意地指了這兩人出來,輕視之意溢于言表。

一眾仆婢們屏息凝神,無人敢多說一句話。

夫人是戶部尚書陳漢臣的嫡長女,出身書香世家,身份自然貴重。大小姐雖不得夫人寵愛,但自幼聰穎好學,又甚得老國公和大爺偏疼,在府中的地位也是不俗。

這母女倆都不是省油的燈。夫人表明了瞧不上大小姐,大小姐雖然也與夫人不十分親近,但從來不表明態度,倒教下人們看不分明。

“母親客氣了,光是這兩人哪里夠,祖父院子里的聞伯雖已年邁,但手腳利落尤勝綠蟻和紅泥許多,不妨讓綠蟻把他老人家請來為二妹修繕庭院,如何?”

陳氏冷笑,“不借便是不借,哪來的那么多廢話!”

“女兒沒什么本事,唯有廢話多了些,母親您是女兒的親生母親,還請您多擔待?!?/p>

靖竹對著陳氏勾起嘴角,“女兒自記事起便未曾見過母親身邊的任何一位仆婢前來照看,更未得過母親一句溫言軟語。偏我那對弟妹與旁人不同,自出生起身側便仆婦成群,母親更是日日看顧在身側。怎的?這先前十數年母親沒有給過女兒一個奴仆,現在竟也有臉面找女兒借人了?”

陳氏面色隨著她毫不避諱的嘲諷一點一點沉了下來,“混賬東西,你就是這么對你母親說話的嗎?!”

“為母者沒有半分母親的樣子,還怨得著女兒不尊敬您嗎?”

陳氏眼睛直勾勾地瞪著她,美麗的臉龐被氣得通紅:“你身為長姐本就應該照應弟妹,她們比你小,我多關照些有什么不對,哪里輪的上你來說三道四?”

“母親這話說的好,身為長姐照應弟妹這是人之常情,女兒又何曾逃避過責任?”

陳氏嗤笑說,“我倒是沒瞧見,你和她們多說過一句話,給過一句關懷?!?/p>

“女兒對和弟妹感情的確不深厚?!本钢裉拐\地頷了下首,直率的樣子讓人生不出任何反感的情緒。她笑容不改,緊跟著話音一轉:“但母親呀……弟弟妹妹這許多年來錦衣玉食的花費,有多少銀錢是從太后賞賜給女兒的財帛中出的?”靖竹向前兩步,對著陳氏紅如火燒的臉微微一笑,“您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哪些是該做的,哪些是不該做的,女兒盡皆心中有數。不說,不過是顧忌著母女情分。還望您日后謹言慎行,為弟弟和妹妹做個好榜樣,免得日后事情傳了出去,他們臉上無光啊?!?/p>

沈國公府大小姐蕙質蘭心醫術高絕,甚得太后娘娘喜愛,近年來得到的賞賜盈千累萬,大多堆積在公庫中,由主母陳氏打理。

但即便如此,那也不能代表那些價值連城的寶貝可以任由她征為己用。

陳氏挪開眸光,一臉無力地道:“黃口小兒,我不屑與你爭辯?!彼捖浔戕D過身,離開的身影依舊不失儀態尊華,靖竹卻*感地察覺出她略顯急促的步伐里,帶著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到底是心虛啊。

靖竹看著她一步步走遠,唇畔的笑意分外明快。

綠蟻看著陳氏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有些不解地對著靖竹問道:“小姐您之前不是說,夫人她畢竟是您的親生母親,即便是為了名聲也不能和她撕破臉的嗎?”

紅泥得意地說:“那是之前夫人沒給咱小姐留下什么把柄,咱們小姐看在大爺的份上才給了她三分顏色?,F如今小姐手里握著夫人貪墨太后賞賜的證據,便是太后娘娘和皇上知道了,不也得向著咱們小姐?”

“沒有人生來就是jian骨頭?!本钢耱嚾惠笭?,如花的笑靨為冰冷的冬日增添了幾分暖意,吐出的話語卻是半分情面都不留:“親娘又如何,她既然沒把我放在心上,我又何須當她是生身之母畢恭畢敬?”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