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郡主別跑,師兄喊你

更新時間:2020-04-05 16:32:32

郡主別跑,師兄喊你 已完結

郡主別跑,師兄喊你

來源:掌讀520 作者:梅若卿 分類:穿越 主角:白明宇,白凌玥

主角白明宇,白凌玥郡主別跑,師兄喊你精彩的故事內容主要講述了:21世紀的網絡作家,壽終正寢;一朝轉世為人,卻成了當朝郡主,郡主也好,至少可以吃穿不愁??善珖萍彝?,流落街頭。原以為這一世也就是個漂亮的乞丐,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進入了向往已久的修真門派。前世夢想,今生浮現,如此難得的機會,必須牢牢抓住,成為人上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白文禮一家回來之后,京城中關于衛王府的傳言再次多了起來,白明宇與李文茹將那些流言完好的摒除在外,沒有一絲流入衛王妃的耳中。

然而白凌玥卻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終有一日祖母會聽到,終有一日白文禮的目的會暴露,終有一日祖父會知道他為之高興的兒子帶給他的是什么。

三日后,開祠堂需要的東西準備齊全了,衛王府的祠堂在轟鳴之中緩緩打開,這是白凌玥第一次走進這里。

衛王府的祠堂在府中西北角,占據了衛王府的三分之一;進入祠堂后,發現內部格局很是簡單,左邊是打掃祠堂的下人居所,右邊是專放祠堂物品的倉庫,正對大門的是祠堂大廳,進入廳中便是一個巨大的臺案,上面供奉著白家傳承了幾百年的先人,而最上方的卻不是牌位,是一具半人高的雕像,雕像的旁邊放了一塊石碑,上書:祖先白靈怡。

白凌玥看著上方的雕像,一寸寸地觀察著,觀察著白靈怡傾城的樣貌,觀察著白靈怡的穿著,更是記住了白靈怡手中拿著的玉蕭!白凌玥就這樣下意識的將白靈怡的一切都刻在了腦中,只因直覺告訴她這位祖先并不是死亡!

“玥兒——”

“娘親,何事?”

“祭拜祖宗時要專心,還不低下頭?”

“是!”

白凌玥匆忙間低下頭,耳邊也傳來了衛王正細細說著白文禮的事情,并派人拿來了族譜,將白文禮一家的名字一一記錄。

白凌玥心下好奇祭拜儀式,小心翼翼地抬起頭,卻無意中看到,白雨云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上方雕像,明麗的桃花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白凌玥詫異地將目光轉向前方的白文禮,雖然對方是背對著她,可白凌玥還是通過白文禮的角度判斷出,白文禮也掃了一眼上方的雕像,其身后的何知音同樣飛快地看了一眼雕像。

“他們的目的是那個雕像?”白凌玥心下生疑,再無心好奇祭拜的儀式。

“玥兒——”

“啊——”

“怎么又心不在焉?可是哪里不舒服?若不舒服就早些回房吧!”李文茹擔心地摸了摸白凌玥的頭。

“可以回去了嗎?”白凌玥疑惑地道。

“嗯,祭拜結束了!”李文茹點點頭。

“哦!”白凌玥沒精打采地答了一聲,轉身向著祠堂外走去。

回到流星閣的白凌玥仍舊思索著白文禮一家看雕像時的奇怪目光,總覺得這個雕像是關鍵!

“玥兒——,父親可以進來嗎?”白明宇在祠堂時便發現白凌玥的古怪,有些擔心是不是白凌玥在面對白文禮一家時受到了什么傷害,畢竟不論她怎么聰明,也改變不了她還是個孩子的事實。

“父親,你來的正好!”白凌玥聽到白明宇的聲音,眼睛一亮,跳躍著打開房門,將白明宇迎了進來,開心地說著。

“哦?什么事情?讓你這么開心?”白明宇看到白凌玥燦爛的笑容,也跟著笑了起來。

“父親,你知不知道祠堂中供奉的雕像是何人?”白凌玥有些急切地看著白明宇。

“你是說祖先?”白明宇想了想,疑惑著白凌玥為何會對一個雕像感興趣。

“嗯,對,就是祖先,名喚白靈怡!”白凌玥頻頻點頭。

“那是咱們白家的祖先,族中一直都有傳聞,說她是一位修道之人,且在幾百年前飛升成仙,故而供奉她的不能是牌位,只能是雕像,與其說是供奉,其實不如說她是族人的信仰!”白明宇細心地為白凌玥解釋著。

“修道之人?飛升成仙?”白凌玥聽到白明宇的解釋便明白,這位祖先白靈怡應是一位修真者,可為什么白文禮一家會用貪婪的目光看著她的雕像,就好像她的雕像是什么珍貴之寶一般,難道......。

“父親,這位祖先可留下了什么?”白凌玥腦中靈光一閃,連忙問著。

“玥兒真聰明,祖先確實留下了一樣東西,名為龍鳳玉;據族中典籍記載:當年祖先修為高深,仇人眾多,祖先怕連累了家族,便決定離開,可又擔心他走后萬一仇家追來,族中將會無人能抵,便想留下一樣寶物,以做鎮族之寶,恰逢當時的族長育有一對龍鳳胎,祖先發現這對龍鳳胎修仙資質極好,便特為這對龍鳳胎練了這塊龍鳳玉,還在族中周圍擺了防御陣法,言明此陣法可保族中百年平安;又囑咐當時族長,當這對龍鳳胎長至七歲之時,可同時向這塊龍鳳玉滴一滴鮮血,這塊龍鳳玉便會化作一龍一鳳分別進入二人的身體,為二人走上修仙之路奠定基礎,可誰知祖先離開還不足一年,這對龍鳳抬便雙雙死亡,自此后這龍鳳玉便成為了白族的祖傳之寶?!卑酌饔羁滟澚税琢璜h一句,為其講解了這段族中一直以來的傳說。

“那現在這塊龍鳳玉在哪里?”白凌玥來不及為白家這段秘辛驚訝激動,焦急的問道。

“之前是一直放在族中祠堂的,可前兩天族長將龍鳳玉送到了府上,并說一是因為你與你哥哥是自那對龍鳳胎死后,白家族中的第一對龍鳳胎,二是因為族中先后死了三人,皆是與此玉有關,族長沒了辦法,只好將玉送到了咱們府上,如今那塊玉就放在祠堂祖先雕像下方的暗格中!你問這些做什么?難不成你認為白文禮他們是奔龍鳳玉而來?”白明宇此時也看出了白凌玥的不正常,可又覺得白文禮一家身為凡人,且剛回族中,又怎么可能知道這些事情?

“不瞞父親,玥兒之前只是懷疑,如今聽了您的講述反而確定了,白文禮一家的目地就是龍鳳玉!”

“怎么可能?他們首次回族中怎么可能知道龍鳳玉的存在?”

“父親,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得知的,但就憑今天在祠堂,他們一家人貪婪的看著祖先白靈怡的目光,我就能斷定,他們想要的就是龍鳳玉,若父親不信,大可以試試,若我所料不差,今晚他們就會動手!”

“你想怎么試?”白明宇雖然依舊懷疑白凌玥的猜測,可還是想驗證一下。

“很簡單,拿一塊龍鳳呈祥玉替換龍鳳玉,再派人盯著祠堂,今晚他們必然動手偷玉!”白凌玥堅定的說著。

“好,就按你說的辦!”白明宇也想知道白凌玥所說是否正確,故而贊成了白凌玥的話。

是夜,昏暗的月光照亮了衛王府各個角落,白凌玥穿戴整齊的躺在chuang上,靜靜等待著消息。

白明宇則帶著貼身侍衛守在祠堂陰暗之處,鼓聲在白明宇耐心等待之中敲響了三更天的報時,白明宇聽著傳來的鼓聲,露出一絲苦笑的想著:她不過是個孩子,即便再聰明,也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能料到,怎么自己就相信了,還配合她演戲,還親自在此等賊入套呢?

“世子,有人來了!”白明宇剛要轉身離開,侍衛輕微到可以忽略的聲音傳入耳中,他不禁抬頭看去,卻看到一道黑影自面前一閃而過,直奔祠堂正廳的雕像而去,不多時打開暗格的聲音傳來,黑影手中拿著一塊由金黃色棉布包裹的東西飛快離開。

“跟上去,看他到了哪里,及時稟報,別打草驚蛇!”白明宇沉著臉,吩咐侍衛后,直接回了蘭苑。

只是在路過流星閣時,白明宇發現白凌玥的房間竟然還亮著燈光,他便明白是白凌玥在等消息。

“玥兒,事情進展很順利,早些睡吧!”白明宇走到白凌玥窗前,淡淡的說了一句,方轉身離開。

屋內白凌玥在聽到此話時,一個翻身就坐了起來,心底深處傳來深寒的絕望,自從她知道了龍鳳玉的存在,又猜到了白文禮的目地之后,她就一直在祈禱,祈禱他們的目地不是龍鳳玉,只要不是龍鳳玉,那么一切都還有勝算,可如果他們的目地是龍鳳玉,那么就說明他們一家有可能是修真者,或者他們的身后站著修真者,可不論是哪一種,都不是現在的她可以對抗的,可若讓她就此放棄,那也是不可能的,這里是她的家,有她視如生命的家人,所以她只能向前走,不能退后。

“白文禮,不論你是誰,你的背后有誰,我白凌玥都不會輕易妥協,哪怕是拼了這條命我亦不后悔!”白凌玥推開窗戶,望向梅園的方向充滿殺意的說著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宅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