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至高榮譽

更新時間:2019-09-27 04:26:20

至高榮譽 已完結

至高榮譽

來源:快閱 作者:風殘陽 分類:職場 主角:張明濤,林語婷

由風殘陽創作的職場小說《至高榮譽》,主角是張明濤林語婷小說講述了一個小職員,處處被排擠,幸的女上司賞識,從此一路高歌走向人生巔峰。 展開

本書標簽: 都市小說 職業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車子剛出縣城的那一段路還是挺好的,柏油大馬路,車子行駛的四平八穩!但是從縣城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后,路段馬上變成了泥巴路。

很多人對于泥巴路沒什么概念,其實泥巴路,就是在田埂里刨出一條兩三米寬的平地,能夠讓車子通過,這就是公路。

張明濤發現了,柏油路中斷的地方,恰好是一個分叉口,一個是通往梁河鄉臨近的紅河鄉的,而一條是通往梁河鄉的。

夕陽下,張明濤稍微觀察了一下,從同樣是泥巴路,但是到紅河鄉這邊的路面要好得多,而通往梁河鄉這邊的路面是坑坑洼洼的。

車子從泥巴路上再次顛簸了半個小時,終于是抵達梁河鄉鄉鎮府中心了。

其實,這個鄉鎮中心也算是一個不小的鎮子了。有兩三條街,商鋪,旅館,飯館,都是一應俱全,所謂麻雀雖小,但是五臟俱全。

街道上時不時的還有拖拉機突突的吼叫著,看起來還是充滿生機,比張明濤想象中的要好!

面包車在鄉鎮廣場邊上停下來,張明濤將自己的兩個箱子拎下來,看見大家都還沒給錢。張明濤首先將三十塊錢遞給了司機,司機卻是眼睛一橫,“這就夠了么?”

張明濤一愣,“先上車之前不是說了,三十塊錢一個人么,怎么,你現在就想要變卦??!”張明濤有些不明所以,難不成,在光天化日之下,這司機還想要強買強賣不成?

“小子,不懂規矩就別亂說!”張明濤還想著和司機理論幾句的時候,突然從廣場的邊上,走過來幾個光著膀子的大漢和小青年。

看這些人手臂上都刻著紋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

先前坐在李季楓身邊的一個老婆子悄悄在張明濤耳邊道,“小伙子,你是剛回來吧,不要和他們硬來,張家兄弟在梁河鄉的勢力不小……”

老婆子還想繼續往下說,但是看到其中一個光膀子朝著這邊看來,連忙住嘴了!

“今天只有十三個人上車,我們本來要拉二十個人的,你們讓我虧本了,所以今天每五十塊錢吧,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我就不多說了!”

那個司機左臉上還有一道刀痕,看起來有些猙獰。坐車的這十三個人,聽到司機的話語之后,這才從身上開始掏錢,然后把錢交給其中的一個青年。

張明濤現在似乎有些明白了,原來大家都不給錢,原來是在等司機發話??!看樣子,大家對這樣的情況已經是司空見慣了。張明濤剛才聽到那老婆婆說了句話,估計這老婆婆知道的不少。

反正自己后天報道都還不遲,趁著這兩天空閑,自己干脆就來一個微服私訪!看見老婆婆行走的方向,張明濤連忙拖著兩個皮箱跟著走了上去。

“老婆婆,剛才謝謝您了!”張明濤很有禮貌的對老婆婆道。

老婆婆擺擺手,“我們都老了,不中用了,哎!”

看見老婆婆這樣的嘆息聲,張明濤心中忍不住有點傷感。兩人默默的走了好一段路程,張明濤這才開口,“老婆婆,您知道那個張家兄弟是怎么回事么?”

自己要在這里當官,那肯定是要弄清楚這里的情況才行!

“哎,你說那張家兄弟啊,一個叫張墨,一個叫張黑,真是應了他們的名字,兩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兩兄弟原本是在外面打工,據說是犯事了,然后就回到了梁河鄉,老大張墨長相看起來要老實一點,但是腦袋卻是異常狡猾!而老.二張黑,卻是出名的心狠,兩兄弟在梁河鄉打了幾架,然后糾集了一幫人,做起了偷雞摸狗的事情。

后來有了點資本之后,兩兄弟就開始跑運輸,就像你今天看到的這樣,客人人數不夠,每個人就要多交錢……”

聽到老婆婆的訴說,張明濤就有些忍不住了,“老婆婆,梁河鄉這么大,其他人也可以跑運輸啊,咱們大家都不坐他的車不是就是了?”

其實張明濤也有些奇怪,先前在街道上看到還有拖拉機,這里雖然窮,但是想要買車,應該還是有人能夠買得起的!

“小伙子啊,你是不知道啊,張墨兄弟在梁河鄉,那就是土霸王??!去年王二麻子不是想要搞運輸嘛,但是剛剛上路的第二天,車子在半路上就被攔截了,而王二麻子被人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你說這樣一來,誰還跟張墨兄弟去爭?

而且,張墨兄弟不光是做這些勾當,鄉鎮里的石材,建筑水泥……都是被張墨兄弟壟斷了,梁河鄉這五村十八寨,只要誰不買他們家的建材,張墨兄弟就會上門去鬧事……”

張明濤聽得有些膽戰心驚,窮山惡水多刁民,這句話,張明濤之前是不相信的,但是現在張明濤倒是有些相信了!

現在在法治社會,這里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鄉政府,鄉派出所不管么?”張明濤有些疑惑。

“管,管個屁!不光是鄉政府管不了,連縣里的人都是推三阻四的。張家兄弟在縣城找到了一個靠山,鄉政府的人誰敢動他們兄弟兩?

去年的一個鄉長剛剛在這里上任,因為想對張家兄弟動手,結果第二天就被張家兄弟帶著人拿著鋤頭趕跑了??上б粋€好官啊……”老婆婆一邊走路,一邊和張明濤說著這里的一些事情,張明濤對這里也是有所了解了。

聽到老婆婆說到去年的那個鄉長,張明濤心中一動,不是說梁河鄉這邊曾經有一個領導在視察的時候墜落懸崖了的么?

“老婆婆,據說這里前年有一個領導在這邊失足墜落懸崖了?”張明濤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什么失足摔死,還不是張家兄弟搞的幺蛾子,據說那個領導和縣城里張家兄弟的那個靠山有些矛盾,所以……”老婆子話說到一般,突然頓住不說了。

“小伙子,你問這么多干什么?”老婆子雖然五六十歲了,但是腦袋一點都不糊涂。張明濤這樣刨根問底的詢問,老婆子終于感覺到了不對勁。

“呵呵,婆婆不要見怪,我就是好奇,出門在外這么多年了,聽到家鄉這邊這么多事情,總是希望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吧!”張明濤連忙找了個理由敷衍過去了。

“那你為什么跟蹤了我這么遠?”老婆子停下.身子,看著張明濤道。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