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妖顏禍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

更新時間:2020-01-30 01:07:34

妖顏禍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 連載中

妖顏禍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鄭子衿 分類:言情 主角:成墨云,九姑娘

妖顏禍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是鄭子衿最新著作的言情小說,主角成墨云,九姑娘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他是天縱風流的晉王,大歷朝少女爭相追逐的對象。她是機敏睿智的庶女,卿府姐妹們隨時想要將她置于死地。彼時,她還懵懂,不諳世事。只當隨手行個方便,救他一命。彼時,他還一心想要問鼎九五。只因她一個回眸,立誓娶她為妻。此刻,這一句,于她不過是句玩笑,于他卻是山盟海誓。——————成墨云攬過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嗔道,“九兒,瘦了硌手。”“燕瘦環肥四處有,九州萬里我卿九娘是獨一份兒!”此時她傲嬌如我,一轉身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江南三月,草長鶯飛,九姑娘挖了一早的敗醬草背著竹簍回來,遠遠的就見籬笆院外停了一輛馬車。

這是她第二次見門前停馬,上一次見還是一年前,猶記得那匹死馬的下場并不太好。

這樣想著,九姑娘依舊捻著手里一撮兒野草晃悠著玩。心想,這是誰家的馬車。走近了看那車廂的樣式,分明與府臺卿家的車輛如出一轍。

這一瞧,點著了九姑娘的心頭火,去年的事差點忘記了,這會兒上門,是來找什么茬?

不覺間已推開籬笆門,院里坐著一憨厚的伙計,看樣子是趕車的。見她回來,起身行了禮,“姑娘回來了?!?/p>

“是啊,您早?!闭f話間,九姑娘已將藥卸在高臺上,著急忙慌地沖進屋。

梁洛施見九姑娘回來的早,不由得一驚。旁邊坐著的孫氏倒是一見九姑娘進門笑容滿面,問道,“這是九兒吧?”

“是?!本殴媚飸艘痪?,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城府極深,復又問了一句,“可要添些茶來?”

“不用忙,這邊坐?”孫氏拍拍身邊的空椅子笑著招呼九姑娘坐。九姑娘有些受不適地笑笑,便聽得門外有人喊師父,有了借口,便大方道,“您先聊著,外面有人找,我先出去了?!?/p>

溜出門,九姑娘便看見一臉朝氣蓬勃的梓瀟,她笑著,露出臉上一個深深的酒窩,“師父,這些藥材你瞧能用的上不?”

說著,卸下背上一個很沉的竹簍。

“先擱著,你隨我來?!本殴媚镄乃疾辉诓菟幧?,盡想著三月地里油菜花開了,摘些回來做菜吃。便拉著梓瀟又出了門。

“師父,我學了半年,總覺得不得要領?!辫鳛t滿腦子都是醫理,一天三百問。

九姑娘頗愿意聽她啰嗦問問題,她卻免不了小心翼翼,就怕問的九姑娘煩了。她這一句往往就是開始,九姑娘不用理她,她便會繼續問,“書上說諸病有聲,鼓之入鼓,皆屬于熱。前日嬸娘腹脹如鼓梁大夫卻說是血臌,用了六君子湯。這不是熱癥嗎?”

“是啊,你嬸娘能干,卻食鹽過重,加之魚蟹常食,顧患此疾?!本殴媚镎f著,腦中轉過無數畫面。幾年來診病開方早已是日常,梓瀟這么問,她也正好總結總結過往。

兩人弄了油菜花回到家,梁洛施已做好點心等著,梓瀟想著回家,卻被叫住一塊吃。

梓瀟是梁洛施見過的女孩子里為數不多的既知書達理又溫婉如玉的姑娘。被叔父攆出家門跟在這里學醫的這幾個月里,連同九姑娘也變得規矩了不少。常常坐在樹下聊些天地玄黃之類的事。

轉眼到了四月,這日,三個人又聊起這段時間看病遇見的稀奇古怪的趣事。

三人聊的正起勁兒,胡太婆的孫女兒胡海棠哭哭啼啼的進了門。

臨安村胡姓人多,且皆是本家。而胡海棠是地保家的女兒,也是臨安村輩分最高的胡太婆的曾孫女。她的過人之處就在于胡太婆那么多曾孫、曾孫女,唯獨寵愛她,且胡海棠馬上就十七了,前些年與蘇城有名的商賈錢家獨子錢文遠定了親。

猶記得錢家年初便來商議過婚事,畢竟錢家少爺錢文遠也二十歲了??蛇@樣一來,村里人便留心起錢家的事。而后,上過蘇城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錢文遠的“光榮事跡”。什么調戲名女啊,賭博啊之類的。蘇城不大,臨安更小,最近傳回來的逛窯子事件還在發酵。胡海棠這下哭著來了,九姑娘自然是以為她被錢文遠逛窯子的事給氣著了。

梓瀟見胡海棠來了,便搬了個小凳子給她。

哪知她一坐下哭的更兇了。九姑娘在她旁邊開解一番,“我看吶,你去跟太婆說一說這事,退了與錢家的婚事罷了?!?/p>

梁洛施一向不管她們小孩的事,梓瀟與那胡海棠并不熟悉,便跟著梁洛施進屋去了。

胡海棠見梁洛施也走了,九姑娘又那么說,更哭的嚎啕起來。九姑娘一時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哪里的問題么,退婚雖說出去名聲不那般好聽,卻總好過將來的日子過的苦難。

九姑娘納悶,胡海棠平日里通情達理,怎地到了這事上就說不開了呢?

看她哭的稀里嘩啦,九姑娘索性也不說話了,搬起小凳子往小廚房門口一坐,等她哭個夠。

沒成想,她哭了沒一會兒自己停了,一抽一抽地說起自己的委屈來,“九兒,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赡阍趺床欢夷??”

九姑娘本來就被她沒來由的哭惹得有些窩火。無端端再來這么一句,一扭頭,甩著手邊上拿起的芭蕉扇呼呼扇風,氣鼓鼓道,“是是是。我不懂你。怕是錢文遠才能懂你吧?!?/p>

九姑娘也就隨口說一句酸話,撒個氣。誰知一提錢文遠那位又哭起來,真是磨人。

九姑娘算知道了,這事兒的癥結在錢文遠身上,只得沖天翻個白眼,壓下心里那股氣,柔聲問,“到底怎么了?”

“錢家來退婚了,嗚……”胡海棠說著,便一抽一抽地哭的止不住了。

九姑娘一聽,蹭地扭過頭去,一瞬間知道胡海棠為何如此委屈,自然二話不說,拉上胡海棠就往門外走,邊走邊問,“啥時候的事?他們家來退婚,有沒有點臉??!”

“就在剛……嗯……剛……剛剛,我出門的時候……不小心偷聽了一……一耳朵,就聽到……錢老爺……說……說要退婚?!北緛砭统槌榇畲畹乜拗?,一個退婚又給惹出諸多委屈。

九姑娘被這份委屈澆得怒火中燒,婚自然是要退的,可不是他錢家來退。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