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遠古術士

更新時間:2019-12-28 09:30:57

遠古術士 已完結

遠古術士

來源:快閱 作者:胖狐 分類:異能 主角:陸無雙,姬玉纓

遠古術士是胖狐最新著作的異能小說,主角陸無雙,姬玉纓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兩萬年前的術士時代的一場天災中,五行術士陸無雙被封印于玉墟勝境中,存活到現在。當他被艾迪等幾個冒險者當作干尸送進泰坦帝國帝都拍賣行時,他發現,這個世界已經和當年完全不同了。<br><br>陸無雙的術士力量所剩無幾,要想在這個陌生的世界站穩腳跟,必須盡快恢復當年的實力。然而,術士修行所需要的靈力在如今的世界卻蕩然無存,陸無雙唯一的辦法,就是尋找當年術士門派的靈根,補充靈力。<br><br>對陸無雙來說,這個世界既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逆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從換氣孔可以看出這帝國拍賣行的倉庫墻壁厚度足有近兩米,而且這里這么多罕見的寶物,構筑倉庫的石材堅硬程度恨不得要超過金鐵。外面那人能以這種方式硬沖進來,想必有絕對強大的力量。此刻陸無雙的力量剛恢復一點點而已,見狀連忙跳到三名玉墟派弟子的尸體后,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

眨眼間,換氣孔轟然炸裂,一道白影飄然若仙似的落于地面。那赫然竟是個女孩子,一身潔白如雪的長裙,身量高挑,和陸無雙相仿,一頭柔順的黑色長發和白裙相得益彰,更是增加了一股仙氣。

陸無雙偷偷露出一只眼睛看向那女孩子的面孔,頓時呼吸一滯,就感覺窮自己一生也沒有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那女孩似乎只有二十左右,輪廓美麗至極,就好像九天仙女下凡一樣。特別是那一雙宛若包含著星辰的大眼睛,更是煙波流動,讓人看上去就想永遠沉浸其中。

這女孩子進來時聲勢如此大,倉庫外的守衛早已發現,外面已經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和問詢聲。那女孩子卻沒有任何急迫的表情,仍是從容不迫的在倉庫中掃視了一周,隨即目光便定格在剛才陸無雙觀賞的那柄雪白長劍上。

一瞬間,陸無雙看到了那女孩子眼眸中流露出來的一絲恨意,緊接著女孩子飛速撲到長劍旁,伸手便將長劍抓了起來。陸無雙這才發現她背后背著一個劍鞘,模樣正好和那長劍類似,應該是一套。

而就在此時,倉庫的大門猛然打開,立刻沖進了數十個強壯的衛兵來。當先的是一個身高和巨人巴查彷彿,長相卻獰惡得多的巨漢。這人渾身上下穿著赤紅色的盔甲,頭頂的紅色帽纓也如同跳動的火焰,手中握著一桿碩大的..,騰騰兩步便來到那女孩子面前。

什么人膽敢擅自闖入帝國拍賣行!活得不耐煩了嗎?那巨漢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女孩子,目光中彷彿有火焰在跳動。

那女孩子面色冰冷的冷哼了一聲,道:我不過是來取走原本就屬于我的東西而已。說著,舉起手中的雪白長劍。

那巨漢瞳孔收縮一下,倒吸口冷氣道:妳是玉仙閣的人?

那女孩子臉上露出一絲痛楚,苦笑道:玉仙閣已不復存在,不過這玉仙刃卻是師傅親手傳至我手,絕不能淪為被人拍賣的俗物。

那巨漢下意識的倒退一步,剛才的囂張氣焰早已消失,遲疑的道:難道……妳是東華仙子?

那女孩仍舊苦笑道:東華仙子也已隨著玉仙閣泯滅了,現在我叫姬玉纓。說著,她轉身便向換氣孔處的大洞走去,似乎沒心思再和巨漢糾纏下去。

那巨漢臉色掙扎了一番,忽然怒吼道:東華仙子不要欺人太甚!我赤麒麟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如果讓妳從容拿走玉仙刃,我還有什么臉面留在帝國拍賣行?即便妳是昔日玉仙閣的第一大弟子,也不可如此小看天下人!

說著,那巨漢怒吼一聲,猛地撩動..,頓時一道赤紅色的猛烈火焰噴薄而出,轟轟的劃破地面,徑自撲向姬玉纓。

躲在一旁**的陸無雙卻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巨漢用的是什么術法,竟然能舉手投足間發出猛烈的火焰,看來這世界上恐怕已經出現了比術法更為強悍的力量。他卻不知道,赤麒麟被帝國拍賣行請來做倉庫重地的看守,自然有不錯的力量。剛才的火焰已經是他盡全力施展出來的,要是被赤麒麟看到陸無雙通過捏捏手指,最多慢兩秒鐘便能輕而易舉的發出同樣的火焰,只怕立刻就被氣得吐血而亡。

火焰如同火龍一樣撲向姬玉纓,幸好倉庫內布置松散,并沒有碰到任何珍貴物品。姬玉纓卻彷彿沒有看到背后的火龍,仍淡定自若的向前走著,看得陸無雙焦急不已。然而就在火龍距離姬玉纓僅有一米之遙的時候,火焰似乎碰到了什么無形的屏障,頓時四濺成一片火花,火光中,一道白色光弧轉瞬消失,正是它保護了姬玉纓。

玉仙真力!赤麒麟吃驚的吼了一聲,隨即惱羞成怒的猛撲向姬玉纓,怒吼道:賊女人受死!..好似惡龍一樣直奔姬玉纓的后心。

姬玉纓豁然轉身,秀眉緊鎖,猛地將手中的玉仙刃平平舉起,整個轉身舉劍的動作毫無煙火氣息,就彷彿排演了無數遍一樣。劍尖正撞在槍尖上,緊接著赤麒麟的..粉碎,化成滿天粉末,赤麒麟驚呼著勉強停下腳步,才避免落得和自己的..一樣下場。

赤麒麟似乎被激起了兇性,再要撲上時,門外響起了大執事蒼老的聲音,道:赤將軍退下吧,東華仙子聲名享譽天下,你不敵她也算正常。

赤麒麟回頭看看大執事,只好滿臉通紅的退了下去。

姬玉纓緩緩的將玉仙刃收入鞘中,俏生生的和大執事遙遙相對,卻不說話。

兩人沉默半晌,大執事才終于苦笑道:東華仙子盛怒而來,我麥基原本應該將玉仙刃拱手交回。大執事麥基看姬玉纓仍沒有回答的意思,便接著道:但是,這玉仙刃卻是別的客商寄存在我這里代賣的,東華仙子這樣輕易帶走玉仙刃,對我帝都拍賣行來說實在不夠公平。

姬玉纓終于道:麥基大執事所說的非常有理,我也知道您所說的客商究竟是誰。不過您不必擔心,您的客商就是覆滅我玉仙閣的仇人,我與他之間總有個你死我活。他死了自然沒人追究,而我若死了,他就能拿回玉仙刃,絕沒人會難為你的。

麥基微笑道:東華仙子說的雖然沒錯,不過我身為拍賣行的大執事,被人從眼皮底下拿走拍賣行的貨品,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東華仙子就容我當面放肆,請教玉仙閣的獨傳密技。說著,麥基乳白色的長袍無風自動,慢慢鼓脹得如同氣球一般。

一道道凜冽的風氣憑空出現,圍繞著麥基形成了一道道若隱若現的風刃。一旁**的陸無雙瞳孔猛地收縮,這大執事運用風的能力已經到了自己那個時代風系術士的一般水平,在這靈力低下的世界能有這樣的成就也算難能可貴了。

麥基周圍的風刃已經密集得看不清他的身影,空中也滿是嗖嗖的呼嘯聲。隨著一聲冷哼,無數風刃滿天飛散,在天棚上、地面上、貨架間急速穿過,向姬玉纓撲去,卻沒碰到一點貨物。

姬玉纓面色也有些凝重,猛地從背后拔出玉仙刃,嬌咤道:蓮!她雪白的衣裙飛舞,從腳下升騰起一片白色光氣,組成白蓮的形狀,周身上下也白光繚繞,形成了如同云霧一樣的一層屏障。

風刃前仆后繼的撞在姬玉纓身外的白光上,發出噗噗的悶響,卻根本不能突破。麥基的臉色逐漸沉重下來,雙手從長袍下伸出來,風刃卻更是猛烈了。

今日姬玉纓多有得罪,如有機會,一定登門道歉!姬玉纓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根本無視無數的風刃,轉身便向通風孔的孔洞飛射而去,眨眼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麥基輕輕一揮手,風刃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麥基深深的望著姬玉纓消失的方向,揮手示意赤麒麟帶著衛兵們退了下去,并隨手關上倉庫大門。偌大的倉庫中只剩下白衣大執事一人,卻不知凝眉在思索著什么。

正在陸無雙想方設法如何逃離此地時,他驚訝的發現,在麥基身后空無一物的地面上,忽然亮起一個圓桌大小的五芒星形狀,繼而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身材佝僂,鬼氣森森的家伙憑空出現在那里。

陸無雙嚇了一跳,挖空心思也想不到這人是如何做到的。而麥基卻似乎早已知道那黑衣人的到來,頭也不回的道:玉仙刃已經被我下了記號,東華仙子去到哪里我都可以查到。法戈爾黑法師閣下現在是否滿意?

那看不清面目的法戈爾黑法師嘿嘿冷笑兩聲,沙啞著聲音道:自然滿意!麥基大執事辦事果然可靠。玉仙閣雖然已被我等剿滅,但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張遠古圖志。這東華仙子是玉仙閣嫡傳弟子,應該會知道遠古圖志所在。有了那圖志,這天下古跡還不全是你我所有?麥基大執事敬請等我的好消息吧。說著,法戈爾黑法師如同一縷黑煙一樣,從通風孔消失。

兩人簡單的對話卻打動了陸無雙,所謂的遠古圖志莫非是記載自己那個時代遺跡的地圖嗎?如果真有這樣的地圖,對自己有絕對的吸引力。自己想要恢復力量,就要搜尋天下靈脈,但自己沉睡了兩萬年,想必昔日的各大山門早已化為平地,恐怕連自己也無法尋覓。有了那地圖,便能事半功倍,以最快的速度恢復靈力。

不過,眼下最要緊的事還是如何脫身。麥基大執事似乎在思索什么事,站在那不動,但想必接下來麥基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填補那通風孔,到時自己恐怕更不容易逃脫了。陸無雙眼睛轉了轉,咧嘴一笑,暗中捏了個法訣,一旁的一個玉墟派弟子的尸體猛地跳落地面,詭異的向反方向跑去。

那是簡單的傀儡術,而以陸無雙現在匱乏的靈力,也只能控制玉墟弟子的干尸,這尸體現在已經輕飄飄的,控制起來也十分容易。

麥基大執事被嚇了一大跳,任誰看到萬年古尸忽然放步飛奔,都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麥基就是臉色忽然變白,隨即便猛地向干尸沖去。那干尸木偶一樣在前面嘎吱嘎吱的跑動,身上的衣物一片片落下,后面的麥基大執事面色鐵青的猛趕,轉眼間已經追到倉庫角落。

陸無雙趁此機會悄無聲息的來到通風孔下,身體周圍微風繚繞,竟如同風箏一樣飄飄蕩蕩的順著通風孔消失于夜空之中。

帝國拍賣行中,麥基大執事心驚膽戰的看著面前的干尸,而那干尸卻冷不防跌倒在地,胳膊腿都摔斷了。麥基嚇了一跳,半晌才湊上去碰了碰尸體殘片,那干尸卻絕對不會再動一動了。

麥基大執事心中疑惑,立刻扭回頭四處看去,卻人毛都沒看到一根。但緊接著他便注意到玉仙刃對面的貨架上空空如也,原來擺放在那里的盔甲早已被陸無雙帶走。

玉煌戰神甲!麥基連聲音都變得沙啞了,他猛地撲了過去,上下翻找,還希望在某個角落能夠找到,但最終仍是沒有尋到。麥基木然的站在貨架旁,眼睛亂轉,竭力的想要回憶起剛才的經過,確認究竟是東華仙子還是法戈爾黑法師偷了這整個拍賣行最珍貴的玉煌戰神甲,卻絲毫沒有收獲……

此刻,陸無雙正漂浮于夜空之中,摸著下巴思索著。東華仙子早已芳蹤渺渺,自己還要慢慢打聽。不過自己現在對這世界一無所知,還需要熟悉一下。他把目光放在拍賣行對面的一群建筑上,立刻便想起了艾迪等三個家伙。

陸無雙微笑了一下,輕若無物的向冒險者工會飄了過去。

此刻天色已經蒙蒙見亮,陸無雙飄身站在冒險者工會中的一間房子屋梁上四處觀望。他不知道艾迪他們三個住在哪個房間,卻忽然發現遠遠的一個角落,有一簇火焰始終跳動著,并隱隱傳來一陣陣金鐵交鳴的聲音。

陸無雙左右也沒什么事,便縱身飄了過去。卻見那原來是冒險者工會后院中一間孤零零的小屋子,屋中火光陣陣,煙筒中不住冒著滾滾青煙。原來是一個小小的鐵匠鋪,竟然這個時候就開始勞作,實在是勤奮得很。

陸無雙湊近窗前向里看去,卻驚訝的發現屋內竟然是三個熟人。艾迪和虎牙以及巨人巴查精赤著上身,正在鍛造著一柄柄武器。屋子中,一個碩大的火爐足足占了屋內的一半空間,巨人巴查就盤腿坐在火爐口,不住的搧風添柴。艾迪露出精壯的%膛,戴著厚重的手套,緊緊捏著一柄赤紅的長劍。而在他的對面,矮人虎牙正一臉專注的揮動著一柄碩大的鐵錘,不斷錘煉著那已初具形態的長劍。

屋子的另一個角落已經堆滿了熱氣騰騰的各種武器,刀槍劍戟都寒光閃爍,令人心悸,可以看出矮人虎牙的鑄造手藝十分的不錯,從武器的鋒利程度和形狀上都能看出是出類拔萃的好家伙。

陸無雙捏了捏下巴,微笑了下,繞到門前輕輕的敲了兩下門。

木門吱呀一聲打開,艾迪正把雙手手套脫下,拂拭著額頭上的汗水??粗憻o雙那張陌生的面孔,艾迪顯然誤會了陸無雙的來意,他笑了笑,道:今天的武器還沒有錘煉完,這位朋友可以等到吃早飯的時候參加競拍,我們一向是童叟無欺的。說著就要關門。

陸無雙連忙推住木門,微笑道:稍等,我不是來求購武器的。

艾迪愣了下,屋內的虎牙和巴查也停了下來。三人對視了一眼,臉上都有些遲疑。艾迪苦笑著回頭問道:莫非我們這里的聲音驚擾了您的休息?您放心,我們馬上就完,而且會小聲一些的。

巴查卻顯得有些不高興的悶聲道:這地方是冒險者工會特批給我們三個的,你這人恐怕是第一次來冒險者工會吧?

艾迪瞪了巴查一眼,十分有涵養的微彎下腰道:這位兄弟,冒險者工會的會長大人多坦尼斯一年前把這間房屋交給我們,允許我們在這里鍛造武器,并以公允的價格出售給冒險者團隊,所以一年來我們都是如此,還請這位兄弟原諒。

陸無雙連忙擺手道:幾位真的是誤會了,我不過是無法入眠,散步路過這里的時候聽到聲音,循聲而來的。我好奇心難耐,便在窗外觀望了會,看到幾位精湛的鍛造技術實在是十分欽佩,這才想認識一番。

艾迪啊了一聲,用手套擦擦手,向陸無雙伸手道:感謝您的夸獎,我叫艾迪,這兩位是我的好朋友虎牙和巴查。

對于握手這種禮儀,陸無雙感覺很陌生,不過有樣學樣還是沒有問題的。順勢伸出手去,兩人雙手互握,陸無雙笑道:我叫陸無雙,見到你們十分高興。這艾迪三個人把自己當成貨物裝進麻袋好長時間,自己倒要想些辦法捉弄捉弄他們。

陸無雙?艾迪皺著眉頭重復了一遍,疑惑的道:名字很有特點,難道您是遙遠的東方帝國來的嗎?

虎牙和巴查聽了,也投來好奇的目光,或許那東方帝國在他們的心中的確是非常神秘的國度。

雖然陸無雙并不知道所謂的東方帝國是什么玩意,不過看這三個家伙的表情,應該也是不甚了了,于是便笑呵呵的點頭承認道:兄弟的確來自東方,來這里長長見識的。

陸無雙不敢多說,他對這個世界的了解太少,生怕多說一句便露出了什么馬腳來。

那邊巴查似乎并不善于交談,已經重新開始拉起風箱,火苗一蹦一跳的竄起,虎牙連忙揮動大錘砰砰的敲擊在長劍劍胚上。艾迪見狀,向陸無雙報以歉意的微笑,連忙戴上手套去幫虎牙。

陸無雙慢步踱到虎牙身旁,看著鐵錘在劍身上逬起無數火花,陣陣有規律的敲擊聲慢慢的讓他有了一絲恍惚。

術士一直追求錘煉能夠符合天道的法器,這種冶煉之術在當年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就連陸無雙自己也曾嘗試錘煉一柄屬于自己的法器寶劍,雖然最終并沒有煉出什么驚天動地的東西來,但那沒日沒夜的一百天煉器的日子迄今也難以讓他忘懷。

這樣不對……陸無雙如同夢囈似的喃喃自語道。隨即他驚醒過來,卻見艾迪和虎牙兩人正愣愣的看著自己,只有不知發生什么事的巴查仍一下一下的抽動著風箱。

你說什么不對?虎牙有些不滿的道。

對于自己的冶煉技術,虎牙從來就具有相當的自負。矮人一族本來就是鍛造武器的行家,而虎牙又是行家中的行家,他所制造出來的武器,在冒險者工會具有絕好的口碑,每夜連夜制造出來的武器在早飯期間就會售光,而且價格都是不菲。

如今卻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一個年輕人,一個從東方帝國而來,穿著西方世界破舊騎士盔甲的流浪漢,竟然說自己不對?虎牙雖然自認修養僅次于艾迪,但卻也有些耐不住火氣了。

艾迪苦笑道:這位陸兄弟,我們三人還要趕在天亮前鍛造出五柄寶劍,那是有人預訂好的,所以恕我們沒時間向您請教,還請回吧。艾迪的修養好得讓人驚嘆。

陸無雙沉著的笑道:兄弟我當年也略通鍛造,在我們那里,對于鍛造最嚴格要求的便是火焰,然后才是武器的材質。您們所用的材料固然不錯,不過這火焰的溫度和穩定性卻差了一些。說著,他指向那火焰,卻見在巴查大幅度的推拉下,火爐中的火焰呼呼作響,有節奏的上下飛舞著。

虎牙皺皺眉,臉上的不豫之色稍稍淡了些,道:你說的倒是沒錯,只不過這火焰的強度要足夠,便很難保證其穩定性。我們曾試過很多方法,甚至到火山深處的巖漿中鍛造武器,只不過那里巖漿雜質太多,終究沒有成型。

這時巴查也已經停了下來,扭回頭疑惑的看著三個人。

陸無雙微笑道:在我們的家鄉,有種小小的技術可以解決您所說的問題。說著,陸無雙湊到火爐旁,攤開手看著艾迪和虎牙等三個人。

艾迪等人互相看了看,紛紛點頭道:那你來試試。

陸無雙點點頭,雙手虛空環抱火爐,雙手五指悄無聲息的結成火蓮狀,慢慢調動體內靈力,施展出了初級的烈火術。

在艾迪等三人驚訝的目光下,火爐中的火焰在翻騰了兩次之后,竟猛地冒起了半米高,并始終維持著那個高度熊熊燃燒起來,火焰穩定而均勻,完全不像剛才巴查燒的那樣?;⒀老仁且汇?,隨即興奮的把手中劍胚架在火爐之上,快速的錘打起來。

雖然陸無雙體內靈力極度匱乏,不過施展這樣的烈火術卻也沒什么太大問題,只不過令人感嘆的是,如果恢復全部功力,陸無雙有信心讓那火焰變成白熾色,并持續燃燒一整天的時間。

一刻鐘之后,虎牙急匆匆的把通紅的長劍塞入水池之中,一片白霧蒸騰而起,一柄長劍瞬間成型?;⒀琅d奮的揮舞兩下,隨手拋到一邊,對艾迪道:這把劍是我造的最好的一把,等我把它拋光并鏤刻花紋之后,便把你那柄破劍換了吧。

說著,虎牙三、兩步跑到陸無雙面前,猛地抓住陸無雙的兩手,咧著大嘴親切的道:陸兄弟,剛才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介不介意把你這手功夫教給我?我情愿用我一生的積蓄來換。

哼!你一生的積蓄不過是你那條**而已。巴查在一旁冷哼道。

虎牙猛回頭狠狠的瞪了巨人一眼,又媚笑著對陸無雙道:陸兄弟別聽那傻大個胡說,矮人是講信譽的,為了你的那手功夫,你讓我虎牙做什么都成。

看著幾乎在抱自己膝蓋的虎牙,陸無雙笑道:這手東西實在上不了大雅之堂,不過如果沒有個十年八年打基礎的話,卻也不那么容易學成。

虎牙一愣,隨即一拍**道:有了這控火的技術,我就能立刻成為矮人族第一煉器大師,十年就十年,陸兄弟就傳授給我吧!

陸無雙沒想到虎牙對煉器如此執著,聞言愣了一下。

一旁的艾迪和巴查苦笑著對視一眼,卻沒發話,他們都清楚虎牙的脾氣,他決定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陸無雙繼而笑道:這倒沒有問題,只要*用一段時間將方法傳授給你,剩下的時間你可以自己修行,倒不用一直跟著我。不過……

不過什么?虎牙連忙問道。

陸無雙道:我這次從東方而來,主要是想在這方大陸上游歷一番。只不過我在這里舉目無親,沒有一個朋友,想四處走走很不方便。不知道可否跟著三位兄弟一段時間,也能讓我長些見識?

原本陸無雙以為他們三人肯定會滿口應承,誰知自己的要求一出,艾迪等人的臉色卻是變了變?;⒀罏殡y的看了看艾迪和巴查,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艾迪抬手把虎牙和巴查叫到角落,低聲商議起來。

陸無雙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卻凝神細聽,隱約聽到他們三人說起什么三年之約、不方便之類的話。似乎后來虎牙苦苦哀求,又保證了些什么,這才讓艾迪、巴查無話可說,無奈的走了回來。

艾迪出面道:陸兄弟能夠加入我們,我們自然十分榮幸,不過有件事情卻要提前說好。我們這個冒險者團隊是臨時組成的,連個團名都沒有,一年后就要解散了的。所以我們只有一年的緣分,一年后,大家分道揚鑣,互不往來,陸兄弟同意嗎?

陸無雙看了看虎牙,卻見虎牙也面色嚴肅的點頭,便微笑著道:自然可以,一年后虎牙兄弟應該就能掌握這控火技術的修煉方法了。

大家臉上都露出或真或假的笑容,陸無雙和艾迪等三人伸出手擊了下掌,算是入伙。

屋內溫度極高,陸無雙穿著那套陳舊的盔甲也覺得快要忍受不了。艾迪便讓陸無雙脫下盔甲,拿出自己的一套便裝遞給了陸無雙。雖然艾迪的身材要比陸無雙魁梧,不過系緊了腰帶倒也能夠應付。

虎牙沒有再要求陸無雙用烈火術協助鍛造,他認為不能讓武器質量良莠不齊。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里,陸無雙只能做一個旁觀者,足足忍受了兩小時的高溫。

天色逐漸亮了起來,最后一把長劍也已經鍛造完成。大家長噓了口氣,各自擦拭汗水,也沒時間沖洗就換上便裝走出屋門。外面早有十幾個雜役圍攏在那里,見艾迪等人出來,便親切的打招呼,顯然早已熟識了。艾迪隨手幾個賞錢下去,雜役們鬧哄哄的涌進屋內抱起還有余溫的武器,跟著眾人向左前方的一間大屋走去。

陸無雙跟在眾人后面,最后一個進入那寬敞的大屋,卻見足能容納數百人的大廳內,早已人頭攢動。正在吃早餐的冒險者們見艾迪等人抱著武器進來,紛紛放下手中的食物,圍攏了上來。

面前這些冒險者在陸無雙看來都長得奇形怪狀,有和虎牙長得類似的矮人,也有和巴查類似的巨人,甚至還有些長得很難區別是野獸還是人類的家伙。還好仍有相當一部分的人類看起來和普通人一致,否則陸無雙就要以為自己是異類了。

今天該輪到我們了吧?上次你們就答應給我預留了!

我可是連訂金都付了,這次無論如何也有我的一把長劍!一時間艾迪等人被熱情的冒險者們淹沒,看得出來這虎牙所制造的武器的確很受人青睞。

這時候艾迪自然是出面的首選,他笑盈盈的站在眾人面前,大聲道:大家不要亂,我們一向公正合理,答應給大家的,我們絕不食言。今天這些武器仍是按老規矩,每柄一百五十枚金幣,大家可都準備好了?

陸無雙眼前一片金光閃爍,人們都紛紛解囊,露出金燦燦的金幣,笑哈哈的嚷道:早就準備好了!

雖然陸無雙對這個世界的價值體系并不了解,但是一柄在他看來普普通通的兵器能賣出一百五十枚貨真價實的金幣,應該已經是相當合算了。他卻不知道,他仍然是低估了一百五十枚金幣的價值。在這里,一百五十枚金幣足以買上五十名奴隸,或者十名千嬌百媚的侍女了。

武器拍賣幾乎成了搶購大會,眨眼間五十柄武器銷售一空,巴查抱著一大包金幣開心的瞇起眼睛。

出于對下次拍賣的渴望,艾迪等人的早餐也早有心思活絡的冒險者請了,一個身著淺紅色勁裝,長發上系了個金箍的中年壯漢拉住艾迪的手臂,笑道:我的艾迪騎士,今天的早飯無論如何也要賞光噢。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