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血色鳳冠

更新時間:2020-01-29 13:44:50

血色鳳冠 已完結

血色鳳冠

來源:掌文 作者:從汐 分類:言情 主角:朱景彥,蘇暮秋

主角朱景彥蘇暮秋小說_《血色鳳冠》是從汐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他,幼年登基,宮外兄長虎視眈眈,宮內亦無可信之人。她,相貌平平,一朝入宮,只為輔佐皇帝成就大業。一個21世紀普通文員,穿越成了太傅獨女,一睜眼,成了入宮參選的秀女。她幫他,他卻不肯信她,她戀他,他卻只為騙她。她助他成就霸業,他卻要滅她九族,尋其前因后果,原來仇恨早已深種。“朱景彥,我若不死,必來找你報仇雪恨!”“蘇暮秋,你就算是死,也別想離開朕!” 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翌日,蘇暮秋用完午膳,便出去打聽消息,青竹則被她安排留在了永壽宮,以備防蘇暮秋不在時綠蘿傳回消息無人接應。

把尚食局交給了綠蘿,蘇暮秋負責麗秀宮周圍。宮中除了例巡的侍衛,來往奔波的宮人也有著一定的行動軌跡,如果有人在那晚看見了什么,那個人很可能還會經過。

要把綁上冰塊的李月悄無聲息的放入井中,沒兩三個力氣壯實的人是做不到的。自然,也不能保證真的沒有引起一絲注意。而那或許被遺漏的蛛絲馬跡,便是蘇暮秋如今日思夜想要得到的東西。

麗秀宮外若蘭亭,亭子被一片梨花林圍著,不少宮人會選擇在伺候主子午睡后出來聚在花下,一起聊會子閑話。

蘇暮秋擔心自己被麗秀宮的人認出來,所以不僅特意著了三等宮女的衣服,還帶了花籃蒙了面紗,被問起時便說自己被主子遣出來折花但卻對花粉過敏。只說主子吩咐的事情,就算自己身子再不合適也得去做,蘇暮秋這般倒也博得宮人幾分同情。

卻是時,蘇暮秋再到若蘭亭,幾個宮女已經在那坐著了,見蘇暮秋到,便笑著招呼她一起過去,"木木,又來折花?過來坐下歇會兒。"

蘇暮秋應聲前去坐在一旁,笑對那人,"你們聊什么呢這么高興?"

幾人面面相視,最終皆是回看蘇暮秋,神秘一笑,"前幾日李御女的事你可知曉?"

蘇暮秋心頭一顫,來了這么三日,終于逮住點消息了,卻是強作平靜道,"聽說過,怎么了?"

"當初李御女去得突然,封位時的那些賞賜份例也都沒有主人,倒是便宜了那些伺候她的。"

蘇暮秋聞聲微滯,她只記得要替李月查出兇手,只記得要送她尸身回家安葬,倒是忽略了這茬,可據她所知,這幾個都不是李月的婢女,聽到這樣的消息她們怎么會高興?

"可是沒兩天,這事也不知怎的就被陳御女知道了,陳御女便把她們都叫到了屋子里,挨個審訊,還沒收了所有的東西交給尚宮局去了。"麗秀宮總共就三個御女,去了一個,便就剩下陳御女和劉御女了,劉御女不常理事,陳御女在這麗秀宮便算半個管事的了。

"可我知道有一個人的東西御女沒有收。"一旁有人壓低聲音道,說話那人正是陳御女的掃地宮女。

"是嗎?誰呀?"

"春凝!之前御女把她到屋內聊了許久,回屋后,其他的宮人都把物什拾掇好交過來了,當時其他幾個姐姐都忙,便由我接過給里屋送去,我分明記得春凝交的盒子特別輕,明顯就是個空的,可后來御女卻沒有追究,后來我轉身便給忘了,如今想來,倒是有些奇怪呢。"

蘇暮秋柳眉微蹙,以陳御女的心性,定然不會無緣無故就饒過誰,春凝難不成是她安排在李月身邊的奸細?那如此一來,李月的死會不會也和這人有關?"你說的春凝是哪個?"

那聞言的四下張望一番,指著正從麗秀宮往外走的一襲柳葉宮裝,"就是她。"

蘇暮秋順勢看去,倒也是個眼熟的,看春凝那急匆匆的模樣,倒像是要找什么人似的,蘇暮秋心下生了疑,待見其轉過宮角,以耽擱久怕主子責罰為由,隨意剪了兩支梨花便走了。

她走之后,便聽得其余的宮女繼續聊著,那陳御女的掃地宮女壓低了聲音道,"昨個我打掃屋子時,無意間看見了書案上擺著一封信,雖說我不識幾個字,卻也認得上面寫了睿王兩字。"

"睿王?陳御女怎么會寫信給睿王?"聞言的幾人皆是一驚。

那掃地宮女撇嘴挑眉,"我怎么知道。"心里卻解氣了許多,平日里陳御女沒少為難她們,如果陳御女真和睿王有什么,等傳揚出去準沒好果子吃。

蘇暮秋繞過宮角,遠遠跟著那柳葉宮裙,而那春凝疾步走著,還時不時的回頭四處打探,這可疑神情更是叫蘇暮秋生疑。

春凝見身后那采花宮女一直跟著自己,心里更加慌亂,便也不敢直接朝永壽宮走,只在御花園里繞來繞去,直至碰見青竹。

那廂青竹剛從假山鯉池回來,正打算趕在蘇暮秋回宮之前回去,卻哪知一出假山便見蘇暮秋遠遠朝著自己走來,腳步匆忙,神色嚴肅。

青竹只擔心是自己被發現了,匆忙行禮,"奴婢參見昭蘭小主,小主聽奴婢解釋。"

蘇暮秋目光一直放在春凝身上,根本沒發現假山旁站著的是青竹,這廂她一行禮,蘇暮秋生怕被前頭的人聽見,連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而青竹見她那似不愿打草驚蛇的神情,深怕她就要穿過假山洞到那鯉池邊一探究竟,需知此刻那人還沒走,如果蘇暮秋就這樣闖進去,豈不撞個正著?

青竹臉色幾變額汗密布,蘇暮秋卻已走至身側,叮囑道,"你速去尚宮局,讓綠蘿查一查里麗秀宮春凝的底細。"

青竹聞聲微鄂,"春凝?"

蘇暮秋怕耽擱久了追不上春凝,也無心解釋,不耐擰眉,"叫你去你就去。"

青竹眉頭微蹙,頷首應了,只在那垂眸瞬間,眼底一絲怨恨之意。

蘇暮秋心系春凝,無暇顧及青竹的神情,更沒能注意到在那假山洞中,還有一青衣負手而立。

蘇暮秋小跑著走了,青竹則不緊不慢的往尚宮局走去,那廂春凝知曉身后就是蘇暮秋,腳步反而慢了下來,深怕她跟不上似的,直至蘇暮秋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她視野里,春凝才又開始小跑走著,步子卻儼然沒了先前的慌亂。

蘇暮秋原本以為她知道自己身份后會更快逃離,可事實上卻沒有,蘇暮秋雖依舊跟在其后,心里生了疑,腳步也放緩了幾分。這也才給了那人追上她的機會。

蘇暮秋跟在春凝后面,視野里出現了一間荒院,不由得皺眉,這地方破敗得根本不像是皇宮里的院落,野草從墻縫地板里鉆了出來,院中的正屋似被火燒過,只??占?,唯有側屋還算完好。

蘇暮秋見春凝拐進院中便不見了蹤影,自然沒有想到她會躲在正屋殘破的木架后面,而是走到了側屋,附耳聽了一會,見沒有動靜,方輕輕推開木門,貓身走了進去。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