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特工狂妃:新來娘娘不怕皇

更新時間:2020-01-26 03:49:29

特工狂妃:新來娘娘不怕皇 已完結

特工狂妃:新來娘娘不怕皇

來源:微閱云 作者:歆月 分類:短篇 主角:西門逸,江美琪

特工狂妃:新來娘娘不怕皇是歆月最新著作的短篇小說,主角西門逸,江美琪小說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金錢不能屈,美男不能淫,就算是冒牌皇妃,也絕對不能屈服!從一個皇宮逃到另一個皇宮,皇妃身份沒擺脫又多了個皇后當,難道真要她去裝點后宮?西門逸,別在那里裝純情,我們哪里有三生三世的猿糞,腹黑的流氓皇帝,不給你點顏色瞧瞧她就不是現代女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宛秋看美琪那表情,有些尷尬,覺得挺不好意思。

  “那也是歷史,我們本不屬于這個時代,又怎么能明知故錯,這歷史一改變,時空很有可能會扭曲,那或許會比家破人亡更慘

  美琪很平靜道,不管是誰,都有各自的軌道,何必去強求改變。

  “姐姐,如果真有那種武器,那可是成千上萬的人命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是那么多?!?/p>

  “誰發明的?”

  美琪沉默了許久后,抬首問宛秋。

  她覺得現在的水平,真的不可能有那種武器,除非……除非穿越了一個現代的武器天才。

  “赤焰國西門逸,聽消息說,他們計劃在皇上生辰那天發動**?!?/p>

  宛秋小心的觀察著美琪的表情,她好像聽到西門逸三個字情緒有波動,所以這次宛秋特意加上了西門逸。

  “赤焰國西門逸,聽消息說,他們計劃在皇上生辰那天發動**?!?/p>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美琪看著宛秋,眼里并沒有太多的感情,她不想再見到那個男人。

  “姐姐,你有沒有什么破解的方法?”

  “不知道,你當我是先知嗎,而且若真是武器,那就不是破解的事?!?/p>

  美琪眼里有猶豫,雖然不想見西門逸,但是這或許會是一個離開的好機會。

  擺脫皇妃的身份,擺脫杜秋伶的陰影。

  “聽說那個是秘密制造的,這只怕并沒人看到?!?/p>

  宛秋怔住了,好像特工電影里那些可怕的武器都是可以摧毀的呀。

  “好吧,我們先進宮,或許會有辦法?!?/p>

  美琪平靜無波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變化,但是在心里,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真的,姐姐,你真的答應了?”

  宛秋心喜的撲向美琪,將只有一米五幾的淑妃摟在懷中,看起來甚是別扭。

  美琪這次正兒八經的離開尚書府,走的時候,她竟然有些不舍。

  雖然在這住的時間不多,但是她很感激,杜夫人。

  她想,這或許是最后一次出現在這里吧,算是為杜秋伶盡了最后一份孝吧。

  這之后,她就不再欠杜秋伶的了。

  坐在馬車上,美琪心里很矛盾,那天西門逸的話突然在耳邊響起。

  他說她逃不開的,她都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好逃的,但是她真的很不喜歡那個西門逸。

  一國之君怎么會出現在他國的京城?難道宛秋說的是真的?

  可是時間上又不對啊,離東方皓天的生辰很近了,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很不合邏輯。

  美琪怎么也想不透,什么事,需要一個國君親自前來敵國。

  她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自己好像在向懸崖邊上走,她是不是應該退后呢?

  正陽殿

  美琪正面對著坐在龍椅上的東方皓天。

  腦中想的是卻是西門逸,同樣是皇上,兩人的氣質卻迥然不同。

  東方皓天是屬于斯文型的,看他的處理就知道,是很溫和的謙謙君子,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斷袖。

  “淑妃,你真的有把握?”

  就在她看著東方皓天出神的時候,東方皓天說話了。

  美琪聽到淑妃那兩個字,很不舒服,這像是一個標簽,就像商店里的標簽一樣,隨時會被買賣,隨時會被主人占有,她不喜歡。

  今天是他們有求于她,她可以趁機為自己爭回一些權利。

  首先就是絕對的自主權,她不是商品,她不要被貼上標簽,所以她看著東方皓天道。

  “皇上請叫我江小姐或是江姑娘,我不喜歡被當作某某人的附屬品?!?/p>

  美琪一雙智慧的冷眸打量著東方皓天,這個男人好像與前些天有些不同了。

  沒想到快三十的男人也會臉紅,在現代,會臉紅的男孩子都難得一見,大男人臉紅,還真是頭一遭。

  眼里好像多了些感情類的東西,難道龍宛秋這小丫頭有那么大的魅力?

  美琪側首看向宛秋,似乎有些明白,看來這兩人之間真的發生了化學發生。

  東方皓天很是尷尬,看向宛秋,卻好像失去了語言能力,不知道說什么了。

  “江姐姐,你有什么計劃?”

  宛秋見心上人,如此尷尬,只好出面代問道。

  “**虎穴?!?/p>

  美琪只是輕輕吐出四個字。

  這四個字,可以轉化成,讓我離開。

  “??!姐姐要去赤焰國?”

  宛秋一聽,就覺得這事好像有點不對,但是似乎又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對,而且皇上的生辰宴還不能辦?!?/p>

  既然話說了,當然得說得理所當然一點,要不會引起懷疑的。

  “皇上,臣愿與淑妃娘娘一同前往赤焰國?!?/p>

  東方晟睿在皇上還沒表示意思前,便主動請纓。

  “不必了,王爺的面孔太熟了,不太方便?!?/p>

  美琪的柳葉又蹙了起來,這個睿王爺還真能添亂,她是要遠離是非的,他跟著摻合什么呀。

  想也不想,美琪就一口回絕了東方晟睿的‘好意’。

  “淑……江姑娘,你一個弱女子,孤身一人能到赤焰國嗎?”

  一旁的宏王爺看著美琪,眼中好像有不一樣的感情。

  又是一個自作多情的男人,美琪不否認,杜秋伶這嬌小的身子,卻是很傾城,除了東方皓天這個G,估計男人都會有想法吧。

  除了身子弱了點,美琪覺得還真占了便宜。

  首先要感謝東方皓天,讓她得以有一個干凈的身子,至少沒有讓她突然多一個名至實歸的丈夫。

  其實這杜秋伶,算是絕色美人,冰肌玉骨,配上風吹柳的身子,再加上嬌若桃李的容顏,那個男人看了不心動。

  只是美琪住進來后,這看似羸弱的身子,卻多了一份冷傲的之氣。

  “王爺是在懷疑我的能力了,那么這件事由王爺去辦如何?”

  美琪轉首看著東方晟宏冷冷道。

  “??!這個……這個……”

  東方晟宏見美琪與睿王爺的架式,又想當何事老,可是一望向美琪,便結巴的說不出話來。

  “兩位王爺大可放心,江姐姐的能力,絕不會在你們二人之下,而且在某些方面,只怕兩位王爺還比不上江姐姐?!?/p>

  宛秋摟著美琪很驕傲道。

  “那……江姑娘,你不需要幫手嗎?”

  東方皓天本來對女人也沒多大的信心,但是基于信任宛秋的立場,他選擇相信美琪。

  “不需要,只要一些盤纏就夠了?!?/p>

  美琪臉上終于有了笑意,這也算是出差吧,當然得公款了。

  十萬兩銀子,即使到天涯海角也不愁會餓死了,更何況以東方皓天的為人,只要赤焰國沒有攻打過來,就算她跑路,他應該也不會追究她什么責任吧。

  “這個沒問題,姑娘大概需要多少銀兩?”

  東方皓天爽快的問。

  “十萬兩?!?/p>

  美琪也不客氣,既然是皇上,也算是全國首富吧,十萬應該不多吧。

  只是美琪并不知道這十萬兩,可以養活一個千人的村子十年以上。

  在正陽殿的,不是似宛秋這般對銀子沒概念的,就是超級富豪,就像兩位王爺,更不用說皇上這個巨富了,所以東方皓天爽快的答應了。

  “好,江姑娘,要不要朕再給你配匹汗血寶馬?”

  “汗血寶馬,有就最好了?!?/p>

  美琪眼里射出喜悅的光芒,汗血寶馬,在現代可是已經絕跡了,絕對值得期待的。

  看著東方皓天溫和的笑臉,美琪仿佛看到自己騎著寶馬馳騁在大草原上。

  “好,睿王弟,你去為庫房領銀兩,宏王弟,你去領寶馬?!?/p>

  東方皓天心情大好,要是十萬兩銀子,一個女人,同一匹馬能解除戰禍,那就實在太值了。

  “臣領命?!?/p>

  兩位王爺看著美琪悶聲道。

  這是男人很丟面子的事,這么大的事,竟然讓一個弱女子去辦。

  “東方,那今天下午我陪江姐姐在宮里轉轉,就不打擾皇上了?!?/p>

  宛秋挽著美琪的胳膊喜盈盈道。

  “宛秋,你還是陪皇上吧,我要去尋幾件稱手的兵器,找到后,我會來找你?!?/p>

  美琪很直接的拒絕了宛秋,她習慣了一個人,雖然只是一天,但是誰知道她會惹出什么麻煩。

  以前她從不覺得女人與麻煩有關,但是遇到龍宛秋后,她深有體會,終于覺得某些女人確實等同于麻煩。

  “??!江姐姐,那……我同你一起行嗎?在這里很悶的?!?/p>

  宛秋搖著她的胳膊道。

  “就算我愿意,我想皇上也離不開你吧?!?/p>

  美琪看著東方皓天,笑盈盈的看著宛秋,這兩人即使沒有到你儂我儂的地步,但是她相信東方皓天肯定舍不得放開這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的。

  “江姐姐,你就會取笑我,要不我與你一道去……”

  宛秋肉麻兮兮的向美琪撒嬌道。

  “可別,你要跟著,那我們就等著被抓做人質了?!?/p>

  美琪不待宛秋說完即截斷道。

  “是啊,宛兒,你就讓江姑娘自己去找吧,朕,一會飯后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p>

  東方皓天走出來,摟著宛秋道。

  “是啊,宛秋,你不是一直嚷嚷著沒人陪嗎,今天就讓皇上陪你四處轉轉吧?!?/p>

  美琪感激的看向東方皓天,這男人真是挺不錯,不過她不喜歡這種太溫和的男人,有點弱弱的感覺。

  向東方皓天告辭后,美琪快速的追上了兩位王爺。

  “宏王爺,不知可否帶我去兵器庫一趟,我想找一件稱手的兵器?!?/p>

  “可以,當然可以?!?/p>

  宏王爺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王兄,皇上可是讓你去領寶馬的?!?/p>

  東方晟睿似乎對美琪有成見,也有可能是因為剛才美琪拒絕讓他同行,總之,這會,他看美琪的眼神很冷。

  “王弟,領寶馬的事就麻煩你了?!?/p>

  東方晟宏拍著弟弟的肩道,只是路遠了點,要到京郊的馬場去領,不過沒有關系,只要明天早晨之前能到就好了。

  “有勞睿王爺了?!?/p>

  美琪朝東方晟睿盈盈一禮,這可是出自真心的,這個腹黑王爺。

  “淑妃娘娘太客氣了?!?/p>

  東方晟睿帶著怒氣的聲音讓美琪聽著很是愉悅,這個時代的男人都太自大了,需要好好的反醒一下。

  “我們走吧,王弟,寶馬的事就麻煩你了?!?/p>

  東方晟宏像是生怕兩人打起來似的,催促美琪道。

  美琪點首,反正也就一天的時間,她也不是那么小氣,非要與他做對的。

  在兵器庫里轉了一下午,美琪發現竟然沒有理想的兵器,最后只選擇了一把短劍。

  中午的時候,東方晟宏邀請她一塊吃飯,她宛然拒絕了。

  明天就要起程了,她得好好的計劃一下,至少得去弄張地圖。

  當一切準備妥當的時候,已經到了寅時,再過不久就是晚飯時間了。

  很難得,一個下午,龍宛秋竟然沒來秋月宮找她,看來她與斷袖皇帝正處于熱之中,如膠似漆的分不開吧。

  她好像應該去祝福一下,只是她總是有些擔心,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女性,一個千年前的封建帝王,她依然無法將他們想到一塊。

  不管怎么說,也算是老鄉吧,離開前祝福一下也是應該的。

  美琪早想到宛秋不會像別的妃嬪那樣乖乖的留在秋燕宮的,只是她也沒想到,她竟然與東方晟睿出宮了。

  正陽殿里,東方皓天就像一個被戴了綠帽的丈夫,抓狂的神情,讓美琪有點害怕。

  “皇上,我想你不用那么擔心,他們只是去牽馬?!?/p>

  美琪看著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東方皓天,勸道。

  “朕有一種不祥的預感?!?/p>

  東方皓天接過美琪遞過來的茶水,一口氣喝盡,美琪看到他嘴角的茶葉,愣了下,他的感情是真的。他不是G?

  “你想太多了,宛秋喜歡的人是你,她只是在宮里悶太久了?!?/p>

  美琪鼓勵東方皓天道,明天她就走了,可千萬別在這個時候出事。宛秋應該不會與東方晟睿私奔吧?

  “淑妃,不,朕應該叫你……”

  “我叫江美琪?!?/p>

  東方皓天看上去平靜多了,美琪知道東方皓天一定有話要問,所以很淡定的點首回應。

  “江姑娘,宛兒說你們那里,男女之間,很自由,不想在一起的時候,可以離婚,可以隨時分開,朕……”

  “你怕宛秋會棄你而去?!?/p>

  美琪接過東方皓天的話,心底竟有些感動。

  難道世上真的有一風鐘情?宛秋與東方皓天認識也不過十來天,怎么會有這么深的感情?

  看此時的東方皓天,那種生怕愛人離去的恐慌,她竟然有些心疼。

  “不知道,朕只是好心慌,從來沒有像這樣?!?/p>

  東方皓天有些心神恍惚,坐在龍椅上,一點都沒了帝王的氣勢。

  “你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是太在乎了?!?/p>

  美琪看著東方皓天,放松了面部的表情,打算幫他們一把。

  “太在乎嗎?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像宛兒那樣讓我安心?!?/p>

  東方皓天雙手抱頭,撐在龍案上。

  “你希望能安心,首先要做的就是安她的心,她的心不定,你那顆系在她身上的心又如何能安?”

  美琪雖然沒有戀愛過,但是她知道愛情是相互的,在愛情中,往往是當局者迷。

  “安她的心,要朕立她為后嗎?”

  東方皓天的眼中一片迷茫,雖然他還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愛。

  美琪搖首,如果這就是他的想法,那么他與宛秋之間注定還有劫難的。

  “那朕要怎么做?”

  東方皓天有些急了,他從不曾與女性有過深層的接觸,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首先告訴她,你愛她,在乎她?!?/p>

  美琪說話的時候注視著東方皓天。

  “這點容易,朕說過在乎她?!?/p>

  東方皓天臉上終于有了喜色。

  美琪還是搖首。

  “光是用嘴說不行,還得讓她感受到,有的時候,即使不說,能讓她感覺到,你是愛她,在乎她的,她也不會離開的?!?/p>

  說起來好笑,從沒談愛感情的美琪,竟然在這里做起了,東方皓天的愛情軍師。

  美琪自己也覺得很扯,不過她看書上都是那么說的。

  “這樣就可以了嗎?宛兒就會一直留在我身邊嗎?”

  “當然不行,這只是最簡單的,還有第二條,那就是,要知道她需要什么,想要什么?!?/p>

  江美琪看著虛心求教的東方皓天,臉上有了笑意。

  有句話叫孺子可教也,看東方皓天這神情,應該很快就能從愛情初級學堂畢業的。

  “可是宛兒從來沒說過她需要什么,想要什么?”

  東方皓天站起身,攤開手,表示很難辦。

  “這個需要你的觀察?!泵犁骺粗鴸|方皓天,心里興起了一種惡作劇的想法。

  “觀察?”

  東方皓天迷茫的看著美琪。

  “對,不過看在宛兒的面子上,我可以向你透露一點?!?/p>

  美琪從來沒有做過這種捉弄人的事,感覺身體里的血液像是沸騰了,好像她的身體里的邪惡因子全蘇醒了。

  其實也不算是捉弄,權當幫宛秋那小丫頭一把,試試看東方皓天這個斷袖皇帝對她的感情是不是真金不怕紅爐火。

  “好,如果宛兒能永遠陪在朕的身邊,朕會給你絕對的自由,可以撤了你皇妃的封號,只要你想,封你一個公主都可以?!?/p>

  東方皓天像是一下子醒悟了,竟然懂得與美琪做交易了。

  “公主就不必了,只要給我一個自由身就行?!?/p>

  美琪笑了,這個條件很不錯,她接受了。

  “可以?!?/p>

  “不知道宛秋有沒有與你說過,在我們那里是一夫一妻制的?”

  美琪看著東方皓天,眉眼帶笑的問。

  東方皓天點首,這個宛兒有說過。

  “那你應該很清楚怎么做了,我們生活的環境中,都是一夫一妻,可是你,你看看你你的后宮,有男人,也有女人,正好可以組成兩支足球隊了?!?/p>

  美琪搖首嘆息道。

  “朕沒碰過他們,而且朕打算……”

  東方皓天急解釋道。

  “停,停,別說什么你打算將他們全送給別人的話,我會有揍你的沖動?!?/p>

  美琪阻止了東方皓天后面的話,她不想在要離開之前還被關進大牢。

  “朕還有另外一個方法?!?/p>

  東方皓天不以為意道。

  “好吧,先不說你后宮,兩支足球隊,就說說你這皇宮吧,大雖大但是讓人很壓抑,我們生下來就到處跑的,要一輩子鎖在這深宮里,那等于是慢性自殺,很快便會香消玉殞的?!?/p>

  美琪指了指這深深的宮殿道。

  這就是她急于逃離的原因,她想,宛秋應該也不會希望一輩子在這深宮里做一輩子小媳婦的。

  “朕有些明白了,江山與美人不可兼得?!?/p>

  東方皓天重重的點首,也不知他是真明了還是似懂非懂。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