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抗日小山傳奇

更新時間:2019-12-26 21:28:13

抗日小山傳奇 已完結

抗日小山傳奇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老哲 分類:軍事 主角:霍小山,慕容沛

由老哲創作的軍事小說《抗日小山傳奇》,主角是霍小山慕容沛小說講述了他的娘親信佛,告訴他休傷物命,可是,他發現殺死日本鬼子就是給更多的中國人放生,于是他走上了抗日征程。他從北方大山而來,一路廝殺,滅追敵于長城之巔,攜偽滿洲國皇帝玉璽千里入京;他是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旁聽生;他在南京保衛戰中浴血突圍,在滾滾長江中炸了鬼子的汽艇;血戰臺兒莊,無意中擔當了撲火隊員的竟是他這個后勤運輸兵……他親民卻不喜黨派之爭,他,霍小山,就是為抗日所生! 展開

本書標簽: 勵志小說 軍事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這是貨郎李來告訴說日本人占了奉天的的第二個冬天。這一年貨郎李就沒有再來,霍遠滿打算出山去打探一下消息,但先是由于種種事情耽擱了下來,而這一年冬天大雪來得又早,竟沒有走成,唯有一個人心下惴惴不安。

這天夜深,正是農歷十五,大山靜寂,屋外是通亮的大月亮地兒,透過那封得嚴嚴實實的窗戶紙,月光把門前樹枝的影子投到了屋內。

霍遠家三口人都躺在了那東北的熱炕上。瘋玩了一天的霍小山已睡著了,而宋子君則偎依在霍遠的懷里,那霍遠手撫嬌妻,眼睛卻看被屋外月光映亮的窗戶紙,若有所思。

“也不知道山外面到底怎么樣了?”宋子君的睛睛在夜色里閃亮著。

“嗯。本來我們想學那陶淵明一樣找個世外桃園過這平淡一生,卻不想到了這里也躲不過戰禍。既然是禍躲不過,也只能教小山武藝了,不管他能不能象孫逸仙先生所說的那樣‘驅除達虜’但生逢亂世總要能夠自保才好?!被暨h慢慢地說著自己的想法

“未來不可知,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我看咱家小山確實是練武的料子,不過你也恁狠心,夏天沖澡也就罷了,秋天那水多涼你還讓他做冷水浴,現在倒好,還做什么雪浴,還說什么‘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也不怕拔壞了孩子?!彼巫泳凉值卣f霍遠。

“現在世道這么亂,那日本鬼子兇的狠,咱兒子現在練得苦點,才會有后福。再說也不是一步到位讓他做雪浴,不也是逐漸調理的嘛,你看看誰家兒子能象咱小山,現在壯得象頭小牛犢子,那天他還把劉二桿摔了個跟頭呢,嘿嘿,把那劉二桿摔得楞眉楞眼的,半天沒吭聲?!被暨h得意地說。

“你呀,雖說也學佛,可終究是學武之人,總是爭強斗狠?!彼巫泳÷曔豆玖艘痪?,卻早已經沒有當初見小山洗冷水澡時那樣反對了,畢竟兒子現在強壯的身體在那里擺著呢。

“只是讓他莫要多傷物命才好?!绷季?,宋子君喃喃地說。

宋子君原來未嫁時在那南京金陵素以才貌雙全著稱,琴棋書畫樣樣皆通,而心思卻有極其靈敏,卻又素來信佛,看淡世間名利,對那如過江之鯽般的眾多追求者全看不上眼,卻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里與一身戎裝的霍遠一見傾心。

而那霍遠本出自行武世家,渾身上下充滿陽剛之氣,幼習八極拳勇冠三軍在那北閥軍中立有戰功,雖正值華年內心卻早就厭倦了中國人自己打過來殺過去,所以才攜佳人避戰禍于這山野之間。

“小山這孩子如果習武說不定會超過你呢,你沒有覺出他把咱們兩個人的優點全占了嗎?”宋子君在月光中憐愛地看著身邊睡著的孩子,霍小山則一翻身,睡夢中嫌熱一腳踹開了蓋在身上的被子。

“睡覺也不老實,這孩子?!彼巫泳炖镄÷曔豆局?,坐起身來,給兒子重又蓋好被,露出褻衣里滑潤的曲線。

“那是,沒看誰兒子,不過話說回來,種子好地也得好,產出的莊稼才會更好,嘿嘿”霍遠一本正經地說道,卻在最后忍不住嘿嘿起來。

“討厭?!彼巫泳樞呒t了,輕輕地掐了他的夫君一下,卻又依舊偎到了他那溫暖的懷里,手輕輕撫在霍遠那結實的%肌上。

霍遠握住妻子那變得粗糙的手,不無一絲欠意地說到:“不好好地當你的大小姐,非跟我跑到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真是難為你了,你非嫁給我干嘛?”

“人家就是樂意跟著你,你不娶人家人家還非要嫁呢,這樣行了吧”宋子君卻小聲的反對道,兩個人不由自主都輕笑了起來。

“遠哥,你說那次舞會,那么多名媛淑女,你咋就注意到我了呢?”宋子君問道。

宋子君說的舞會,是指當時上層社會為了歡迎北伐軍勝利舉行的一次舞會,也是宋子君此生參加過唯一一場的舞會,倒不是她沒機會交際,只是她天生不喜應酬,總是受母親影響,**簡出,以念佛為樂事。

其實,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里,她同樣的問題已經問過霍遠多回了,霍遠也同樣回答了多回,只是偏偏兩個人都對這個話題樂此不疲。

“我娘說過,不瘋張的女孩兒才是好女孩兒,那天哪,雖然舞會上人很多,可是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你,你是那么的和別的女孩兒不一樣,我一眼就認定你就是我霍遠的媳婦了?!被暨h老實地回答。

“呵呵,那你說,我好嗎?”宋子君在霍遠的懷里抬起頭來,熱切地注視著丈夫的眼睛,所有的女人被自己丈夫所夸那都是一件令人幸福的微熏的感覺,宋子君也莫能外。

“好,哪都好,這好,那好,連腳趾蓋兒都好?!被暨h非常不老實地回答。

宋子君復又把頭扎到霍遠的懷里,吃吃地笑了。

霍遠拍拍宋子君的肩膀,說道:“睡吧,明天還有活呢”

“嗯?!彼巫泳媒醯筒豢陕劦穆曇魬艘宦?。

屋內沉靜下來,屋外月光如洗。

“汪、汪、汪”到了后半夜,村里的狗卻突然狂叫了起來,并且不是一只狗,而是村子里所有的狗,中間夾雜著豬的嚎叫聲。緊接著老把頭的鑼聲急促地敲響了,同時伴著他沙啞而急促的喊聲:“快起來,狼群進村了!”

各家的屋里的煤油燈紛紛點亮了起來。男人們著急忙慌地提上棉褲穿上棉襖,Cao著**、砍刀、斧子從屋里趕了出來,卻見在那大月亮地里,各家的狗有的正在和狼翻滾著嘶咬著,有的則被狼嚇得堆縮在墻根處發出嗚嗚的低叫。

“快點火把?!辈恢朗钦l喊的,松明子做的火把點燃了,緊接著“砰”的一聲槍響,是從劉二桿家的方向傳來的,緊接著村里不同的地方又傳來了幾聲槍響。一支火把,兩只火把,三只火把,很多火把亮了起來,很快村子被照得通亮,在火光與槍聲的威懾下,狼群后退了,火光中村外有藍色的星星點點的光,那是群狼回頭看村子時那嗜血的眼睛。

霍遠和劉二桿老把頭Cao著**在村里轉了一大圈,才發現這回進村的竟然是狼群。

村里受到的損失是前所未有的,不光大部份人家的豬被咬死了,還有幾家護院的狗也在與狼的嘶咬中被咬斷了喉嚨,老把頭的大黑狗也被咬掉了半只耳朵,更邪乎的是有幾家的豬竟是被狼“挾持”走的,老把頭親眼看到兩只狼各咬住豬的一只耳朵,用身子擠著那豬,那豬就被乖乖地弄走了,當然,狼也被村里人用**打死了四只。

“這兒狼也太兇了,怎么會進狼群?”這是村里所有人的疑問。

既然是山里人就總會和狼打交道,對狼的習Xing他們還是知道的。

實際上狼是怕人的,很少會有單獨的狼主動攻擊Cheng人的。而小狼群一般十來只也只是在餓急了實在找不到吃的情況下才會進村,象上回大煙泡使得狼主動靠進村子,但絕不會象這次一下子少說也得有六七十頭狼沖進來。

男人們都聚到了霍遠家談論著這件事,在七嘴作舌中達成最后在一致意見后才各回各家。

第二天一早,霍遠就和劉二桿帶著**以及兩只獵狗沿著昨天狼群撤退的痕跡進山去了,他們沿路搜尋著,想找到這回狼群進村的真正原因。

霍小山上午幫宋子君收拾了一下自家的豬圈。由于他家在村子的最北面,所以那頭被霍小山抱了一夏天的豬也未幸免,而且肯定是最早被狼咬死的,已經被咬得開膛破肚,霍小山很是生氣。中午吃過飯,他便踩著滑雪板腰里別著彈弓出了村子,臨出門宋子君告訴他不許走太遠,他答應著就箭一樣地從雪地上滑行出去。

雪地上仍清晰可見昨晚留下的雜亂的狼爪印,也間雜著豬蹄印,還時有點點滴滴已經凍硬的血跡,一直通往遠處的群山。

霍小山現在的滑雪技術已經純熟無比了,尤其前幾天他又請嘎豆子爹給他重新做了一副滑雪板,沿著每只滑雪板的底部邊緣做出兩條尖細的木棱來,這是為了防止滑得太快時滑雪板出現側滑的現象。

黑龍江的冬天本就極冷,零下三四十度本是平常事,霍小山頭上的狗皮帽子卻連帽帶也沒有系,這是因為從今年入秋開始,他一直就按霍遠的要求,進行著冷水浴,抗寒能力已遠超一般的人。

那冷水浴是先入秋天氣轉涼時就在屋外把那冷水往身上拍打,直到渾身被拍得通紅為止,方才進屋暖和,緩過勁來再出來拍涼水再進屋。不斷重復這一過程,隨著氣溫漸寒,人自身的血液循環便如同做了體Cao,能夠在低溫下產生出大量熱能,于是抗寒能力便大幅提高,乃至能夠在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溫下進行冬泳而不傷身。

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循序漸近的過程,霍小山的體質已經明顯改善了,他現在每天不光要在屋外只穿著一個大褲衩做冷水浴,更會用雪搓遍全身,他自己給這種鍛煉起了個名叫雪浴。

大約用了二十分鐘,霍小山便穿過了那片低矮的丘陵,進入到大山的邊緣,現在這些逐漸增高的山包,成了霍小山滑雪的最愛,他總是找到那種一面較平坦一面比較陡的地方,從平坦的地方飛速地滑行,最后從那陡面上飛躍而下,他自己估計了一下,自己最遠一次竟在空中滑出了四十多米,而那高度差竟也有三十多米。

那是一種飛翔的感覺,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感到一種愜意,這便是他霍小山的天賦。

人和人的天賦之不同,就象有人天生有畏高癥,站得稍高一點就不敢往下望,有的人上多高卻也不怕,敢在高空走鋼絲。

霍小山又一次地從一個陡坡上滑翔而下,這回飛得最遠,已經有五十多米,寒風吹得他滿臉通紅,卻絲毫沒有冷的感覺,他越來越體會到老爹教他做冷水浴的好處。就在他準備再一次爬坡重新來過的時候,他聽到了槍聲!從村子方向傳來的爆豆般的槍聲!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勵志小說
  2.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