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伊塔之柱

更新時間:2020-01-26 12:37:00

伊塔之柱 連載中

伊塔之柱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緋炎 分類:玄幻 主角:方鸻,彌雅

歡迎來到艾塔黎亞,浮云之上的國度。讓我們推開門扉,拿起手杖,冒險,將從這里開始——穿過云與海的丘陵,如浮浪的草茵,淺河閃亮;流淌金與蜜的原野,滿載歡笑,羅戴爾的矮屋之下,輕歌悠揚。穿過埃貢恩古老茂林,幽暗之中枝蔓橫生,低語縈繞;越過峻嶺與崇山之間,地下世界黑影祟動,危機四伏,寶劍折光。男孩追逐于夢想的故事,天空與云脊之上,巨龍之影,翱翔展翼。而時光塵封之后,爐火依舊明亮。。主角方鸻,彌雅的小說伊塔之柱故事寫的很是精彩,實力推薦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地面鋪了厚厚一層枯葉,灼亮火苗**葉片使之卷曲燃燒,化作飛散星燼?;鸸鈱⑸种斜P曲的根系的影子拖得老長,塔塔用力地將葉片推開了一些,抬起頭來,看著方鸻將最后一個部件組裝完成。

方鸻長出了一口氣,后退一步,托著右手放在下巴上,偏著頭端詳自己的作品。

與發條妖精的袖珍與精巧不同,步行者的風格是靈活與鋒利。它低伏于松軟的地面,在篝火搖曳的光輝下折射冷光,穹形的外殼下能看到內部一套精密的齒輪組,內里是個玻璃罩子,裝著兩條明晃晃的銀軌,以及高速旋轉的陀螺儀。

兩支金屬刃爪幽幽反光,刃尖插入地面,但除了刃足和精密的核心部件之外,這臺步行者構裝大部分結構都是木質的。

在保證設計強度的前提之下,木質的結構帶來了許多不必要的死重。最后在無奈的情況下,方鸻只有選擇了更加笨重、但戰斗承載更高的六足系統。

而且由于木質結構本身的脆弱,因此六足系統防護性更好、耐久性更高的優點在這具步行者上也沒有得到體現,只是由于死重增加獲得了較好的穩定與平衡性。

“騎士先生?!?/p>

方鸻對塔塔點了一下頭,從她懷里接過α水晶。

他走過去,小心翼翼地打開步行者的外殼,將水晶插入基座的卡口中?!恰宦曒p響之后,一個頁面彈出,上面顯示了剩余魔力足以支撐這具靈活構裝的行動時間:

通常狀態下—7小時44分12秒,戰斗狀下—30分鐘17秒

方鸻看到這組數據,心中不由感嘆了一下,這還是只有三分之一魔力儲量的α水晶。要知道步行者比發條妖精的能耗多一倍還不止,但發條妖精在無屬性水晶的支持下活動時間反而還要少于步行者。

由此可見無屬性水晶的疲軟。

而且α水晶比普通無屬性水晶強出的地方還不僅僅在于魔力儲量上,在瞬時輸出方面也達到了無屬性水晶的三倍多。

方鸻戴上手套,試著讓它動了一下。步行者構裝發出一聲輕響,六足撐開站了起來——方鸻舉起中指和食指,它也‘咔’一聲如螳螂般高高抬起兩對刃爪,刃尖對著篝火,明晃晃的反光。

方鸻皺了一下眉,心中暗叫了一聲媽呀。

“這東西好難操縱,需要控制的靈活構件比發條妖精多了一倍有余,”他一邊操控,一邊對塔塔說道:“我不該把銀軌全部拆下來的,一對靈活軌并不能完全操縱它——這下可麻煩了?!?/p>

塔塔皺了一下眉,答道:“騎士先生,很抱歉,是我事先沒預料到這一點?!?/p>

“這不關你事?!?/p>

方鸻看了看妖精小姐,忽然一笑,笑起來說道:“其實也不用那么擔心,放心好了,看我的——”說著,他向前一指。

步行者構裝一下彈了起來,刃爪飛快地交錯前進,然后向前一躍,越過幾條根蔓,動作迅速好像一頭靈巧的狼蛛。

“怎么樣,可靠嗎?”方鸻回過頭自我吹噓,但話音未落,步行者構裝就一頭撞在樹上,搖搖晃晃不動了,算算時間,從頭到尾不過三秒鐘。

塔塔看到這一幕,抬起頭來看著他。

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那個……大、大概是哪個部件壞了?!狈禁a一頭黑線。

塔塔已經飛了過去。

方鸻也只得垂頭喪氣地跟著走過去,從樹下撿起步行者構裝檢查了一番。步行者構裝比籃球大上一圈,但重得多,普通的也有十五千克全重,至這一臺有足足十九千克。

其中光是木質結構的構裝足底盤就占去了接近三分之二的死重,剩下的重量基本是水冷系統的,齒輪組只占另外一小部分。至于力量增強構件、視覺鏈接水晶和震動*感器(偵查用)這些可變部件統統能省則省,這樣才堪堪達到了六足系統的標準戰斗負重。

六足系統的最高戰斗承載是二十一千克,不過還要留一些余量,免得在戰斗的時候因為過高的自重載荷而解體。

方鸻檢查了半天也沒檢查出一個所以然,他忽然一拍腦門,發現自己傻了。當然或許也是習慣使然,他這才想起自己還有系統,連忙打開工匠的檢索界面:

‘步行者170型【六足系統】——(裝備等級,F級)’

‘基本屬性:攻擊力—23-30(+6),力量修正+34%;近戰命中—43(+11),力量修正+37%;平衡—34(+7),敏捷修正+22%;爆發力—18,輸出修正+50%’

‘防護屬性:護甲值—6(外殼部分),耐久值—35,護盾值—0,閃避值—132,格擋值—14’

‘核心屬性:輸出功率—130M,已使用功率—55M(構裝足33%,靈活構件25%,齒輪組16%,水冷系統15%,陀螺儀7%,其他4%);自重—19.3Kg,戰斗承重—21Kg;核心發熱—0.2~2.5/S,散熱系統負載—14%’

‘附加屬性:平衡性+2’

‘組件技能:靈巧迅捷IV(來自于靈巧構件,啟動時敏捷系相關修正+50%)’

‘工作狀態:良好,組裝精度—97%’

方鸻能看到的頁面,妖精小姐自然也能看到?!霸O計本身沒有問題,還是操縱性的原因,”她毫不留情面地說道,讓前者臉一下紅了起來。但塔塔又抬起頭來,看向他問道:“沒問題嗎?”

方鸻這才點了點頭。

這東西倉促而成,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只要小心一些操縱,問題總是可以克服的,只是性能要大打折扣而已——事實上他已經盡可能地挖掘這個臨時設計的潛力了。

比方說各種組件拆除之后,α水晶的魔力輸出功率又有了很大的富余,于是方鸻給戰斗狀態下設定了相當多的輸出余量,這使得這臺步行者在滿負荷狀態下可以有高達27的爆發力,比他多一倍還有余——當然他自身也算是個廢柴屬性了。

然后他還額外加裝了一個靈活構件,改善了一下這臺步行者死重太高過于笨重的毛病。不過靈活構件有一個問題是要用到軸承,木質軸承的效率低、可靠性也極差,為此他多做了好幾套以待替換。

想到這里方鸻再看了一眼面板,還是忍不住搖了搖頭,說道:“木質結構的強度太差了,這個耐久與護甲和沒有也差不多——我現在唯一祈禱的就是,它在戰斗時最好不要自行解體?!?/p>

“已經很好了,騎士先生,”塔塔平靜地回答道:“因地制宜,也是煉金術士能力的一種。而且騎士先生組裝的精度很高,基本完美地發揮了所有部件應有的屬性?!?/p>

被妖精小姐以不疾不徐的語氣夸獎,實在是一件令人心曠神怡的事情。

方鸻忍不住摸了摸臉頰——

不過這一點上他倒是當仁不讓。

組裝也是一門技術活,甚至算得上煉金術士們制作工序中最重要的一環之一,組裝的關鍵詞是精度——完美的精度調試,可以讓最后成品真實呈現出每一個部件的屬性之總和。

至于誤差越大,部件提供的屬性便百分比降低。

如果說最差可以差到什么地步,那就不大好說了。方鸻知道這東西是沒有下限的,他在卡普卡當學徒的最重要的經歷之一,就是看不少人把一組品質很高的部件,組裝成一堆隨時散架的垃圾。

這個過程有一些是可逆的,但有一些是不可逆的,如果遇到不可逆的情況,等于之前的心血和金錢全部白費。

因為這個原因,上級煉金工匠抓著學徒一頓暴揍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世界可沒什么人權——

至于方鸻挨打比較少,他在卡普卡也是那些大師工匠們最喜歡的幾個學徒之一。

而隨之而來的是扎實的基本功。

如果說有什么東西是現在的方鸻心中最為自信的——那不是妖精小姐與絲卡佩小姐他們反復提起過的所謂天賦,而是這些基本功。

他正是靠著這個進入黎明之星冒險團,并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可的。

方鸻一邊懷念過去的日子,一邊將步行者構裝重新放到地上。他已經確認了主要問題:在失去了平衡的情況下,因為缺少操縱手段很難自復平衡——本來步行者應當是有這個功能的。

換個通俗易懂的說法,就是這臺步行者具有傳說中的‘天然屬性’,很容易平地摔。

于是方鸻開始有些慶幸這東西的自重了。

他又舉起手向下一比劃,下達口令道:“最大功率,攻擊!”

步行者構裝舉起雙足向前一躍,刀刃寒光一閃,在不遠處一株榕屬植物樹干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白色的漿液瞬間滲了出來。

方鸻用手比劃了一下,切口超過二十厘米深。

“爆發力很強,基本與三級戰士的水平相若?!彼u價道。

“從之前看來,在迅捷狀態下速度也相當值得稱道……差不多,有二級游蕩者的水準吧,”方鸻還自我調侃了一句:“全速移動的情況之下,反正我是拍馬也追不上,小范圍變向上更不提了?!?/p>

他忽然沉默了一下。

這臺步行者的戰斗力,基本與一個在敏捷系與力量系上分別投資的劍士選召者差不多了,戰斗力可能有四到五萬經驗的樣子,也就是接近一個標準三級角色,只是在防護性上可能差別有點大。

但這也并不是一臺完全版本的步行者,不是嗎?

他這一刻忽然有些明白,為什么戰斗工匠會被人們稱之為偽龍騎士或次級龍騎士了。這個職業在艾塔黎亞之所以那么受人推崇,的確是有其原因的。

“可惜,這東西沒有視覺鏈接水晶,”方鸻讓步行者回到警戒狀態,然后彎腰伸手讓塔塔坐在自己掌心,一邊說道:“這樣的話,就只能在視野內控制了?!?/p>

“那也足夠了,”塔塔忽然說道:“這是騎士先生的第一個獨立完成的設計,作為戰斗工匠踏出的第一步,為它取個名字吧?!?/p>

兩人回到了篝火邊,而方鸻聽了她的話微微一愣。

他這才意識到。從這一刻起,他真正成為了一個戰斗工匠。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頭,森林上空月光如沐,不遠處那只銀色的貓頭鷹忽然扇動翅膀,悄無聲息地向黑暗之中飛去。方鸻心有所感,答道:“叫劍鸻吧——”

塔塔翠綠色的眸子,亦看著那個方向的幽深林地。

她輕輕點了點頭。

“劍鸻嗎?”

夜漸漸地深了。

方鸻安靜地靠在一棵巨大的橡樹上,不時切換面前的頁面——上面是一式水晶復雜的設計圖,他打了一個呵欠,轉過頭——塔塔不知何時早已睡去,她歪著身子靠在他身邊,頭枕在他**上酣然入夢,濃密睫毛還在火光下微微閃動。

龍魂也會做夢嗎?

方鸻心中帶著一些好奇,他看到一些微弱的光點在妖精小姐身邊浮現,知道那塔塔在睡夢之中補充四周游離的魔力。他輕輕將左手放下去,用袖子蓋住她,就像是一chuang溫暖的被子。

妖精小姐抿了一下嘴巴,用手抓住‘被子’的邊沿,下意識地往上拉了一下,翻了個身。

她好像是做了一個好夢,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

方鸻回過頭,看著不遠處閃爍的火光,心中微微感到一些溫馨的感覺。幽暗的森林中,濃霧正從北方的山野之中涌出,橘黃色的暖光驅散了這寒意與霧氣,猶如荒野之中的一盞孤燈。

搖曳不定。

但依舊明亮。

……

山間的清晨——

是在一陣嘰嘰喳喳的鳥雀鳴叫中拉開帷幕的。

方鸻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意盎然的陰影,陽光穿過樹梢之間灑下來,一片斑駁的光。仿佛是巧合一般,幾只劍鸻正在樹梢上歪著頭看著他,這些鳥雀好像絲毫不怕人,方鸻甚至能看清它們白色頸圈和完整的黑色%帶上的每一根絨羽。

方鸻楞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

是的,他剛好認識這些以沼澤與濕地為家的涉鳥。

在他很小的時候,撫養他長大的舅舅與舅媽就告訴過他這樣一個故事,鸻是這樣一種鳥類,它們的足跡遍布世界上大多數地方,雖然渺小,但卻是一種會跨越幾千公里去開始自己生命旅程的候鳥。

那也是他名字的由來——

他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的遺產。

“做一個不踟躇于原地的人,勇敢而堅定嗎……”方鸻默默自言自語道,“舅舅他們會理解我的選擇嗎……?”他看到那些鳥兒忽然拍羽飛起,消失在了樹冠之上。

接著塔塔的小臉出現在他視野之中。妖精小姐眼底里好像蘊著一片寧靜致遠的湖泊,平靜地看著他。

“有人來了?!?/p>

她開口道。

方鸻一下坐了起來,他回過頭,正好看到那些劍鸻齊齊飛向了森林中的一個方向。

……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勵志小說
  3. 異世大陸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