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絕寵暖婚

更新時間:2020-01-30 14:43:05

絕寵暖婚 已完結

絕寵暖婚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浪客 分類:言情 主角:晉北江,莫晨雪

最新熱門小說《絕寵暖婚》是由作者浪客所寫的一部言情類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晉北江,莫晨雪,小說中主要講述了"“你的冷漠與疏離都留給了我,我的熱情和愛戀全給了你!”一生難遇一個晉北江,而她賣給了他,三年。他是霸道總裁,兩人表面是恩愛夫妻,私下不合,但她卻被他吸引……" 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隨便吧!”她坐在這里也挺尷尬的,又不認識這些人,就這么呆呆地坐著聽他們說話是一臉無聊的事情。

“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們自己用飯就行!”晉北江見莫晨雪同意,不禁詭異的松了口氣。

“什么,回去了?”張樂伸手不雅的挖了挖耳朵,表示沒有聽懂。

“對啊,回去了!”浪費他這么就的二人世界。

“你和嫂子要出去吃大餐嗎?帶上我!”最積極的永遠都是李御龍。

“你這小屁孩,別打擾新婚燕爾的二人世界!”霍林撿起沙發上的抱枕砸在李御龍腦袋上。

“隨便你們,正好給我節省糧食,我最近也要學習學習節省開支!”宋玉龍聳聳肩,雖然沒想到晉北江娶了一個老婆變化這么大,但也沒有理由阻止。

晉北江牽著莫晨雪的手走出大別墅,外面微微吹著風,帶著一些涼意。

“感覺冷嗎?”晉北江扭頭看著一臉迷茫的莫晨雪。

“不冷!”莫晨雪從晉北江溫暖的大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被他握了這么久。

“想去哪里吃飯?”晉北江握緊了手,又松開了。

“隨便,胃口不是很好!”

“要不去看看醫生吧,你這幾天都沒怎么正常吃飯!”要么就是不吃,要么就是喝兩口粥,本來就弱小的身板,怎么經得起這樣的糟蹋?

“不去!我又沒生病,只不過是吃不下飯而已!”

“吃不下飯很有可能是厭食癥!”她的身體,現在晉北江是放在第一位的。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沒有厭食癥,單純不想吃!”怎么晉北江就想著讓她吃呀吃的。

晉北江不說話,替莫晨雪拉開車門,將車開到一家小面館面前。

“怎么?”莫晨雪看著熟悉的店鋪,還有熟悉的老板娘和兩個服務員在這個不大的店里轉來轉去。這是她最喜歡來的小面館。

“沒有胃口,就來這里吃點吧!”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心去對莫晨雪好,想著法的去對她好。

莫晨雪拉開車門,走了下去。淡淡的面香夾著辣椒的味道撲面而來,聞得莫晨雪真的有一些餓了。

“老板,來兩碗面!”晉北江摟著莫晨雪走進這家面店。

“唉,好嘞,你們先,唉?小丫頭,是你呀,好久都沒看你來了,還以為你不喜歡吃我們的面了!”這里的老板是個女人,三十歲左右,很樸素。

“沒有,我很喜歡吃您家的小面,只不過最近很忙,所以才沒有來!”莫晨雪微笑著解釋。

“哦,那小伙子怎么沒有跟著一起來了?”老板娘不自覺的又問了一句,然后看到一旁英俊的晉北江,禁了嘴,她是不是多口了。

“麻煩老板娘少放點辣椒,我夫人最近胃口不好,要養養胃!”看來,蘭水市的人還有不知道莫晨雪是他晉北江的女人呢,真是掃興。

“???好好!”老板娘愣了一下便連忙下去招呼。

“看來我們還不夠讓人知道!”晉北江給自己和莫晨雪倒茶!

“何必要鬧得如此大呢?隱婚不好嗎?”

晉北江看著面前這個小女人,不禁笑出了聲,已經發布了新聞會,還想著隱婚?“不好,我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連同阿貓阿狗都知道你莫晨雪是我晉北江的女人!”

或許是晉北江的表情太認真了,又或許是晉北江眼里流露出的深情讓莫晨雪十分別扭的扭過頭,輕嘆一口氣:“晉北江,你是一個很成功多金的男人,蘭水市,包括其他地方的女人都愿意為了你的一句話瘋狂,你又何必強扭我呢!我的心里早就住下了一個人了,沒有辦法在容下第二個!”

這是莫晨雪第一次這么認真的對晉北江說話,也是這句理智的話狠狠地戳中晉北江的心臟?!拔也灰阈睦锶菹挛?!”

莫晨雪有些疑惑的看著喝茶的晉北江,這個男人想表達什么。

晉北江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嘴角勾起冷笑“我要把你心里的那個人擠出去,徹底的占有你的心!所以我不需要你容下我!”

晉北江帶著霸道的宣言讓莫晨雪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不屑,這個男人真是自大,憑什么他認為他能從她心里把他擠出去,還要徹底占有自己的心。

“不信嗎?”晉北江伸手抓住莫晨雪的手,直視著她的眼睛。

“你放開!”

“不放,通過你的手,我能感覺到你的血液澎湃,心臟跳得很快!”他晉北江說到的,就一定能做到。

“晉北江,你放手!”這個男人怎么變得這么霸道專政起來了?難道這才是他的真面孔,自己一直沒有見到!

“莫晨雪,我的溫柔甘愿全給你!”晉北江松了手。

莫晨雪快速的收回手,不敢抬頭去看晉北江。

老板娘端來兩碗面,成功的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整個吃飯過程,莫晨雪都是冷著臉,感受著晉北江傳來熾熱的目光。捏著筷子的手緊了緊?!澳隳懿荒芎煤玫某阅愕拿?,看著你自己的碗!”

“我是看著碗呢!”晉北江獻牙一笑??煲┳叩哪垦┖芸蓯?。

“你這個樣子讓我怎么吃飯?”她臉上難道長得有花嗎?

“我沒有阻止你吃飯呀!”

“晉北江,有沒有人說過你真的很幼稚!”

晉北江一愣,然后笑了:“老婆,你是第一個!”他很幼稚嗎?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吃飯很幼稚嗎?

“不吃了!”莫晨雪說不過晉北江,直接放下筷子。

“好了好了,不逗你行不行,姑奶奶,快點吃吧!”見莫晨雪真的不吃飯,晉北江又擔心她起來。

“氣都氣飽了,吃不下!”他不是成心要和自己過不去嗎?

“莫晨雪,你怎么這么可愛!”生氣微微嘟起來的臉,讓晉北江忍不住伸手去捏莫晨雪的臉頰,軟軟的,像是棉花一樣,但是卻帶著溫暖的溫度。

“你變態啊,捏我干嘛!”莫晨雪驚慌失措的拍開晉北江的手。

“沒,沒事,在吃幾口吧,我保證不看著你了!”

吃飽之后,差不多已經十點鐘了,晉北江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黑漆漆的點綴著點點繁星。

“散散步如何?”

莫晨雪奇怪的看著晉北江,他是吃飽了稱著了吧,散步。

“走吧,我叫了司機來開車!”晉北江大手牽起莫晨雪的手,拉著她出了面館。

“你放手!”

晉北江仿若未聽到,直直的拉著她走。

“晉北江,你聽到沒有,放開我!”這男人手心仿佛有一團火一樣,燒灼著她的手心。

“沒聽到!”晉北江現在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混蛋,你忘了我們的契約上的條件了嗎?”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很大的差別,她掙脫不開晉北江那只有力的大手。

“什么條件?”

“不能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不想你牽我!”

晉北江猛然轉過身來,害得莫晨雪差點撞上他的%膛。

“寶貝,不是我在強迫你,是我在強迫我自己,我也很想不去碰你!”溫柔的臉龐,帶著癡迷的眼神,嚇得莫晨雪伸出另一只手推開晉北江。

“你不要靠得我太近!”心臟咚咚的跳起來,仿佛里面藏了一個快要闖出來的小人。

“你害羞了!”

“晉先生,你一直都是這么一廂情愿嗎?”突然,莫晨雪冷著臉,看著晉北江。

“什么意思?”

“呵,堂堂晉氏總裁,不過如此,我微微做得扭捏一點,你就開心了?”

“你是什么意思?”她是說她故意這樣逗他嗎?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