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總裁怒追:嬌妻太氣人

更新時間:2020-01-22 18:01:52

總裁怒追:嬌妻太氣人 已完結

總裁怒追:嬌妻太氣人

來源:微小寶 作者:叢小度 分類:總裁 主角:段景遲,程紀言

總裁怒追:嬌妻太氣人是叢小度最新著作的總裁小說,主角段景遲,程紀言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程紀言是段景遲名義上的太太,這個稱號卻成了她夢魘般的存在,讓她愛而不得,被輕賤,被上吊,撕心裂肺終于化成一縷幽魂。再次回歸,身體里卻裝載了另一副鮮活的生命,什么?渣女妹妹找茬?懟回去??!總裁大人表白?呵呵。程紀言一下子推開段景遲,“離!必須離!”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沒有段景遲在身邊,程紀言一夜好眠。

  天剛蒙蒙亮,程紀言就被一旁的鬧鐘吵醒了,迷迷瞪瞪的睜開雙眼,程紀言剛剛打算再昏睡過去的時候,程紀言突然想起今天還有大事發生。

  昨天晚上程紀言自知理虧,特意定了今天早早的鬧鐘,目的就是為了避開段景遲。

  早上起來,程紀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打算這幾天回到葉梓靜那里住幾天,這么長久的住在段家別墅不是長久之計。

  簡單的拿了幾件自己的衣物,看了看這個屋子,發現并沒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戀的東西,程紀言合上了行李箱,打算出門了。

  程紀言悄悄默默的打開了房門,發現段景遲書房門還是緊閉著,松了一口氣,心里想著這,拜拜了您嘞。

  一臉輕松的就往樓下走,但是讓程紀言沒有想到的是,段景遲早就識破了他那點小心思。

  程紀言心情十分愉悅,小聲的吹著口哨就往下,走到一半,程紀言就感到了氣氛的不一樣。

  段景遲竟然早早的就起來了。

  看著段景遲衣衫整齊,一臉悠閑的坐在樓下,程紀言的臉有些微微抽+搐,這男人是魔鬼嗎。

  聽到樓上傳來的聲音,段景遲微微轉過頭,一臉明媚的看著程紀言,“早啊,段太太,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樣?”

  程紀言下意識的一抖,站在樓梯中央,不知道該不該走,思索著現在自己跑上樓還生還的可能性。

  想了想這樣做的后果,程紀言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走,假裝輕松的看著段景遲,臉上的笑容得體,讓人挑不出錯來。

  段景遲看著笑顏如花的程紀言,想到了昨天晚上這個女人干的事情,眸子慢慢的暗了下去。

  “沒想到段先生起的這么早啊,哈哈哈,真是為工作盡心盡力啊?!?/p>

  程紀言只能打著哈哈。

  在程紀言下來之后,段景遲卻是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她,只是一心看著手里的報紙。

  發現段景遲的心思不在自己這里,程紀言松了一口氣,緩慢的移動著自己往門外的方向蠕動。

  在程紀言到樓下的那一刻開始,段景遲就一直在悄悄的注視著程紀言,看到程紀言今天穿的黑色半身裙的時候,段景遲動了動自己的喉嚨。

  同時又有些疑惑,今天穿的這么正式,這是要干什么去?

  行李箱拖動的聲音,讓段景遲越來越感到有些不安,不知道程紀言到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段景遲早就將程紀言成為慕氏是設計總監的事情拋諸腦后了,他以為經過拍賣會的事情后,程紀言會自覺的推掉總監一職。

  看著程紀言悄悄的動作,段景遲透過報紙上面玩味的看著程紀言,他不介意陪這個女人在玩一會。

  “站住,”

  就在程紀言馬上就要成功了的時候,段景遲的一聲將程紀言悄悄溜走的心思徹底扼殺了。

  程紀言哭著臉,停在了門口,眼里滿是對門外的渴望。

  “先去把飯吃了?!倍尉斑t溫柔的說。

  程紀言以為自己耳朵問題了,但是順著段景遲的目光看去,餐桌上的確擺著今天的早飯,權衡了一下,程紀言覺得自己不能餓著肚子去慕氏。

  若無其事的走到餐桌面前,慢條斯理的開始吃早飯。

  吃完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程紀言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對著段景遲說:“我可不比段大總裁身價不菲,我想要什么自然是要自己去爭取?!?/p>

  迎著段景遲玩味的眼神,程紀言挺了挺%膛,接著說:“我要去慕氏上班了,還有謝謝段先生這幾天的款待,接下來我就不打擾段先生了?!闭f完,程紀言就想往門外走。

  聽到程紀言的話,段景遲瞬間變了臉色。

  他以為這個女人有這個自知之明,有作為段家太太的覺悟,現在看來,自己真是高估他了。

  這個女熱不僅想要去慕氏工作,甚至還想要當著自己的面離家出走,很好。

  程紀言一心想要出門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工作,完全沒有發現段景遲臉色的變化。

  段景遲發現這個女人現在真的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竟然想去自己家對頭的公司去工作,還要跑。

  “等等?!?/p>

  看著程紀言一點感覺也沒有的樣子,段景遲實在沒有忍住,出聲叫住了程紀言。

  馬上就要準備出門的程紀言有些疑惑的看著段景遲,不明白為什么段景遲要突然叫住自己。

  “不許去?!?/p>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好像是踩到了程紀言的尾巴一樣。

  程紀言頓時炸毛了。

  “憑什么!這是我的自由?!?/p>

  程紀言不滿的向段景遲控訴,臉上的神情是段景遲從未見過的樣子。

  “難道段家養不起你了,竟然要去慕氏的公司工作,你難道想看到過幾天的報紙上報道《段家太太現慕氏工作》的新聞嗎?”

  段景遲走到程紀言的身前,燈光的映射使得段景遲的身影投射到了程紀言的眼前。

  “還是說段太太想要憑借一己之力為至上竊取情報,程紀言你學工商管理出身,憑什么被慕休郁錄取?!?/p>

  聽到段景遲的話,程紀言氣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惡狠狠的看著段景遲。

  “你簡直無理取鬧,段景遲?!?/p>

  程紀言從來沒有想到段景遲竟然會這么想自己,前些天的相處的時候,自己竟然還會偶爾覺得段景遲這個人不錯。

  程紀言不想再看見段景遲,現在只想離開這個地方,錯過了段景遲,想要往門外走。

  段景遲卻是不會給程紀言這個機會,一把抓住了程紀言的手腕,說:“你還想出門?”

  看著面前女人一臉倔強的樣子,段景遲的手上不自覺的用了一點力氣。

  一想到如果不是今天早早的就起來了,程紀言這個女人就要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段景遲的怒火的越來越旺盛。

  程紀言感到自己的手腕馬上就要被她捏斷了,但是還是不肯對這段景遲服軟,手上疼的淚水不自覺的涌了上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