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聞骨蝕香

更新時間:2020-01-30 14:25:24

聞骨蝕香 已完結

聞骨蝕香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重黎 分類:短篇 主角:包宇,李永玲

聞骨蝕香是重黎著作的短篇小說,主角包宇,李永玲小說講述了我出生在一個被詛咒的家庭,幾年間我就失去了所有的親人,而我也已經時日無多。幸好我的爺爺為我提前留了后手,我被交到了一個漂亮女人的手中,可對方卻在給我安排了一個和死人打交道的工作后,就神秘的離開了。從起我開始了與死尸打交道的生活,但是這些死尸也不全是老實的家伙……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看著身前還在拼命拉扯著我尸體的李永玲,再看了看我身后的那些人,我內心的生存**從沒有這么強烈過,我知道現在誰也幫不了我只能靠我自己來救我自己。

想到這里我開始拼命的掙扎起來,試圖擺脫這些拉扯我的人,從新回到我的身體里去,可是這些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他們也十分的難纏,無論我怎么努力都沒辦法擺脫他們。

這個時候我眼前的李永玲也離我越來越遠了,我看著對方拉著我的身體走遠,感受著我與那具身體的感應越來越弱,我更加的煩躁了。

不過現在我一點也不埋怨李永玲,因為是我自愿幫她這一次的,說實話現在看到對方還好好的我已經很滿足了,只是人的**是無止境的,我現在不只是想幫助對方還想要活下去。

我不得不說人在絕望的時候往往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我強行掙脫了這些人對我的舒服,一路瘋跑終于重新回到了我的身體里,直到我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才松了一口氣。

可是讓我奇怪的是,雖然我已經回來了,可是我卻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好像植物人一般,或許我和植物人唯一的卻別就是我還能控制自己的眼睛,還能正常的思考吧。

說實話我現在的情況可比剛才的差多了,別看剛才我都有一種靈魂離體的感覺了,可是那個時候我至少還能自己決定我想要干什么,可是現在我卻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李永玲并沒有發現我的異樣,他還是拉著我一直緩慢的前行,知道我們進了馮家墳村,她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后才來查看我的情況。

說實話我現在只能看到眼到了我的眼前,張嘴在說著什么,可是這些話聽到我的耳中就好像被放慢了十倍一樣,那聲音已經完全面目全非了,不過就算我挺清楚他她在說什么也是沒用的,因為我現在又不能回答她的話。

我現在就是一個實打實的累贅,可是對方還對我不離不棄。

不過來到這里我們至少可以放心一點了,因為到這里之后人也慢慢的多了起來,這畢竟是一個很大的村子么,也有著一些釘子戶在這里住著。

而且那些暗中的黑衣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及其不愿意走進這里一步,看著他們在外圍徘徊的身影,我知道我們現在可以松口氣了。

李永玲此時也累的不行了,再加上我這個樣子,她只能去找人幫忙了,好在她似乎子這里呆過一段,竟然有人認出了她,還主動來幫忙了。

要說來的這個人也是奇怪,他只跟李永玲打了個招呼,就順手背上了我,期間也沒說要送我去醫院,或者詢問我為什么變成這個樣子。

難道這個人也是個奇人異士么,要是這樣的話那李永玲就更加的安全了,這下我就放心了。

感覺著李永玲能平安了,我莫名的松了一口氣,頓時一股困意突然襲來,我心想著反正我睜著眼也幫不上什么忙,還不如休息一下,可就在我剛要閉眼的時候,一個重重的耳光就打了過來。

“你干什么?”李永玲看著對方突然給了我一下,怒氣沖沖的道。

本來我就是為了她才變成這個樣的,現在她一直很是自責,現在在看到我都這樣了還要受人欺負,她本能的就質問了出來,而且面色也不善了起來。

不過對方貌似顯得很無辜,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你沒看到這孩子要不行了,他要是睡過去的話,就真的沒辦法救人?!?/p>

聽出對方是為了我好,而且他竟然還說有能力幫助我,我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哪怕那股困意不斷襲來,我也咬著牙忍耐呢,不讓自己睡過去。

李永玲也明白自己誤會對方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的道,可是對方卻擺了擺手,示意著繼續前行。

……

也不知道我們又走了多久,我終于感覺不到顛簸了,我知道我們終于到地方了,其實我現在很想知道對方到底要怎么幫我,可是奈何我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沒辦法我也只能忍住了這股好奇。

不過好在李永玲也子這里,對方主動的幫我問了出來,“你要怎么幫助他?”

聽到這話到時候,哪怕聲音傳到我耳中異常的臃長,我也在努力的聽著,因為這畢竟關系到我自己的命運。

“我看你是關心則亂,這樣的事情拿到你師父就沒教過你怎么處理么?看來我該考慮考慮要不要讓你回去在學習學習了?!?/p>

聽著他的話,雖然不是我想知道的那些事情,可是聽了這些我對李永玲的身份也更加的好奇了,因為我除了知道對方的出身之外,真的十一點也不了解這個人,對一般人來說這也許沒什么,可是我卻已經有些喜歡上對方了,而且按照我聽到的意思,對方可能真的是我的未婚妻。

不知道為什么,我整個人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了,幻想著我們兩人之后的生活會是什么樣子,完全忘記了我現在的處境是什么的樣子。

茫然之間我被人抱進了屋子里,對方從我的身上把爺爺給我的那個包裹拿出來了,然后用一根繩子把握的腳拴住,整個人都吊了起來。

看著我被吊在空中沒什么反應之后,才拿著我爺爺傳給我的那些銀針,在我的身上不斷的扎針,而且竟然連那幾根特質的能作用于靈魂的銀針都用上了。

我終于知道此事李永玲為什么沒跟著到這個屋子里來了,我估計對方要是看到我現在這個慘不忍睹的樣子的話,我估計她沒準真的會關心則亂。

這樣也好,反正現在我也能被治好,那就等我回復了再和他見面吧,我心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開始完全離不開李永玲了,好像無論什么事我都能和她聯系上。

“好了,你就好好的待著吧,一會你就能恢復過來了,不過你自己可不要亂動,萬一到時候留下啥后遺癥我可不負責?!睂Ψ皆谖业纳砩瞎膿v了半天,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成為一個刺猬的時候,對方才收手對我說了這些。

我看著對方離開時愉悅的樣子,我信道這家伙不會也喜歡李永玲吧,可是看對方的糟蹋樣,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數不知,我其實也是一個癩蛤蟆,因為在我看來我其實也不比對方好多少,也許除了我比對方年輕一點之外我在其他方面還不如對方吧,不過哪怕是這樣我也不會承認的。

開始的時候我還能夠胡思亂想,可是慢慢的我整個人就想不了這么多了,因為我已經完全被一股疼痛感給折磨的不能思考了。

這樣的疼痛也不知道經歷了多久,可是我知道我這個時候就算是想暈過去也是辦不到的,不是以內那痛感不夠,而是因為那種痛是來自靈魂的。

對方這個該死的家伙把我爺爺那靈魂的一陣扎在了我的腳心,雖然他沒有束縛我的手,可是我現在也沒辦法夠到我腳底的銀針,只能忍著劇痛不斷的煎熬著。

就在我快要堅持不住,精神崩潰的時候,我居然感覺有一個不屬于我的東西正在慢慢的進入到我的身體里面來,對方一副要霸占這具身體的樣子,我感受著對方的肆無忌憚,卻沒把發做出一點的反擊。

慢慢的我整個下肢都是去了知覺,可是與此同時,我突然感覺一陣清涼,我整個人好像掉到了溫柔鄉一樣,那滋味真是好受極了。

但是此時我卻不能確定,這是不是對方迷惑我的方法,因為讓人在享受中迷失可是對方常用的手段,這時我真是恨死那個男人了,他一定是想要弄死我,然后取代我的身份,好獲得李永玲。

“該死的,你這個老混蛋,把李永玲還給我……”

我都沒想到的是,這個時候我竟然再次喊出了聲音,而且與此同時門也被打開了,那個男人竟然走了進來。

怎么辦,他要是知道我現在沒事的話,他會再次折磨我么。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