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死忌:電梯詭事

更新時間:2020-01-21 09:59:20

死忌:電梯詭事 已完結

死忌:電梯詭事

來源:快閱 作者:QD 分類:靈異 主角:三狗,佚名

死忌:電梯詭事是QD最新著作的靈異小說,主角三狗,佚名小說講述了:電梯里的禁忌:1:電梯打開門,而你看到電梯里的人都低頭,并且向上抬眼看你的時候,千萬不要走進去。2:千萬不要在電梯里照鏡子。3:在電梯中有人問時間,千萬不要回答。我14歲進帝都當維修工,干了十年了,運氣不好,經歷了一些骯臟的事情,現在想寫下來,讓大家多警惕一些,這個世界上危險很多,年輕人切記不要瞎玩。絕對真實的經歷,告訴你電梯不為人知的一面...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我14歲進帝都當維修工,師父是個四十歲的單身漢,我去的第一天晚上,他帶了個女人回來,我們住一間屋,中間隔著個簾子,他倆在我旁邊直接開干。

師父絲毫不避諱我,**啪的幅度很大,那女人**著,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后來家里電話響了,叫我師父去修電梯,我師父正啪的帶勁,讓我替他去?,F在想想也能理解他,誰啪的時候也不喜歡被人打擾,不過就是那次我自己去,影響了我一輩子。

我們負責的小區很大,是帝都的幾個密集住宅區之一,帝都的朋友應該能猜到了,是在北面,五環左右。我騎著師父的破自行車,當時是冬天,雪大,摔了一跤。我跌跌撞撞的跑到43樓二單元。

剛到樓道口就聽到有人在罵,好像是傻X,廢物之類的話,我進去后看到電梯的門被卡住了,半開半合,上不去下不來,里面關著個人,正在罵。

罵人的是個娘們,三十來歲,大冬天的,她竟然穿著個旗袍,我現在還記得那是個粉紅色的旗袍,大紅色的碎花,劣質的布料,露著雪白的**和胳膊,%部鼓鼓囊囊的,看得我二哥都硬了。

我驕傲的說:你別怕,我是修電梯的,來救你了!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特別驕傲,我家是山村,那時候村里能吃飽飯的就算很不錯了,覺得修電梯的特別牛逼,和俠客一樣。

剛說完,那女的摘下高跟兒鞋就摔在我臉上,麻痹我當時離她特別近,就是為了聞她身上劣質的香水味兒,那一高跟鞋把我砸懵了,主要是挺臭。

她開始罵我,罵我傻X,一個小逼崽子,毛沒張全,怪不得電梯壞了,讓我趕緊麻痹修,修不好就找人弄死我。

我當時做了一個帥氣的動作,脫下腳上穿的沾滿泥點子和雪的布鞋,一把就甩到那女人臉上。

指著她鼻子說:老子就是來修的,比比個屁!

后來才知道當時自己有多二筆,當時我的詞典里,覺得電梯維修工是非常牛逼的人,整個小區都得聽我和師父的,離了我和我師父就不能過。

那娘們被我甩傻了,抱著膀子往地上一蹲,竟然哭了起來。

她嘴里嘟囔著,男人都TM沒用好東西,都TM欺負我,凍死老娘了之類的話。

她一哭,我就不太好意思了,看她穿的確實少了點,我又開始同情她,讓她從電梯門縫里出來,自己鉆進去檢查了側閘瓦。

白天師父教過側閘瓦卡阻的情況,他說大部分電梯出問題都是這個問題,我就跟那女人說,這是側閘瓦卡阻了,我修修就好了。

那女人看我的眼神馬上就不一樣了,跟我道歉,說小師父你別介意,我是給凍得,上班單位非讓穿這種衣服,我的厚衣服濕了,就這么回來,在這兒凍了半小時了。

我當時就覺得她特別可憐,大晚上的還上班,連個厚衣服都沒有,想都沒想就把自己棉襖脫下來給她披上,自己傻逼呵呵的穿著秋衣去修了。

其實我哪兒會修啊,就是按照師父白天鼓搗的那種手法鼓搗了鼓搗,沒想到電梯的門噶愣愣的關上了。

電梯修好了。

后來才知道,其實當時電梯的事故挺麻煩的,我能修好完全是運氣好。

那女的高興的蹦進去,親了我一口,把我推了出來,門關上了。

那是我第一回被女人親,香味弄得我直犯迷糊,等我明白過來,尼瑪,那女的還穿著我的棉襖呢!

棉襖是來帝都之前,我媽在鎮子上買的,花了68塊錢,是那種黑心棉的羽絨服,大紅色。我爸當時搬石頭一個月一百八,這件衣服是我家最貴的衣服。

媽說我要去的是大城市,丟人不能丟到外頭去。

我就這一件棉襖,如果沒了,這一冬天我就得凍著。

我按了電梯上行的按鍵,想著去找那女人要回來。

電梯在9樓停了一下,又上到16樓。我想著這個女人應該是在16樓住,就等著電梯下來,去16樓找她要衣服。

電梯好不容易到了,門一開,里面滿滿當當的人,詭異的是,那里面的人全都低著頭,翻著白眼看我,看得我渾身難受。

不過我當時不知道怕,滿腦袋想著我的棉襖,電梯門開了半天,他們就一直盯著我看,我沖著他們嚷嚷:你們出來不出來,俺還等著上去類。

我嚷嚷完,最前面的一個老太婆往后退了退,給我挪開了一點小空。

說實話上去的時候我真猶豫了,那些人的穿著我記得很清楚,大都是老式的中山裝或者女性的套裝,千篇一律,不過我當時滿腦子都是把我棉服給要回來,不然我這個冬天就得挨凍了。

恩,我走了進去。

麻痹,電梯門之前好長時間不關,我一上去,就關了。

到現在我都記得很清晰,他們給我挪出了一個非常小的空隙,我挨著一個老太婆,一個五十歲的中年人,還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小女孩抱著個布娃娃,臉色蒼白,穿著一身連衣裙,赤腳。

小女孩看我的眼神,尤為恐怖。

我當時是背著門口,看不到電梯的樓梯數字,就感覺樓梯一個勁兒的往下動,動了好大一會兒,也不知道多久,才停下來。

電梯一停,門嘎吱開了,那些人都要往在走,我也邁了出去,尼瑪剛出去就覺得渾身冰涼!

因為就穿著一件秋衣,我凍得直流鼻涕,趕緊看看這是幾樓了,我從外面一看,臥槽,尼瑪咋不顯示?

電梯外面應該是顯示幾樓的,剛才還顯示,現在卻不顯示幾樓。

他們都出來了,我回頭看了看,樓道里特別黑,又冷,拽住最后面的一個人問他這是幾樓,他白了我一眼,沒搭理我。

因為早就覺得不對勁了,所以趕緊回到電梯上,電梯上的樓層顯示也壞了,黑屏。

我當時心里更多的是納悶,按了按電梯關門的按鍵,門很快就關上了。

我長出一口氣,電梯開始動了。

白天的時候,師父帶著我做過很多次電梯,不過當時電梯對我來說還是個新鮮的東西,所以電梯動了小半個小時,我都沒有覺得太奇怪。

后來電梯間的屏幕上出現了樓層數,從-1到1,再到16樓,16樓有六戶人家,我敲了每個門,只有一個開門,是個彪形大漢,看我的樣子還以為我是要飯的,賞了我一巴掌,把門關上了。

那是我第一次敲開城里人的門,在我們村里,家家都不上鎖的,所以當時敲門的聲音可能大了點。當時覺得挺委屈,現在覺得挺正常,要是現在有個臟兮兮的孩子一邊拍我家門一邊大喊開門,用的還是方言,我也不會開門。

后來我就回去了,穿著秋衣,騎著破自行車在雪地里回去的,還摔了一跤,到家后蓋著被子哆嗦了很長時間都沒緩過來,印象最深的是旁邊師父被窩的女人的聲音,我越哆嗦,她叫得越急,跟要死的似的。

后來她沒氣兒一樣的癱軟下來,我也覺得身子暖和多了。

現在想想,我師父挺牛逼的,當時應該是第二次或者是第三次。

她的叫聲一停,我就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就被師父給提溜起來了。

當時覺得腦袋特別暈,恍惚中師父說出事了,讓我穿衣服跟他走,我光著**穿著秋衣就站起來,聽到旁邊那女人咯咯的笑,這才意識到自己走光了,想穿**,沒想到坐下后就沒起來。

迷迷糊糊中就感到一只大手摸了摸的腦袋,師父的聲音說,臥槽,發燒了。

后來的事情我就不記得了,應該是睡過去了,只記得醒來后一個女人正給我喂熱水,女人披著衣服,敞著懷,白兔晃晃悠悠的,然后就聽到敲門聲,師父回來了。

師父是帶著警察回來的。

警察是來找我的,我第一回見警察,以為是保安呢,記得師父給警察遞煙,警察說不抽,然后兩個壯警察就把我從被窩里架了出來,一看我光**呢,就把我扔chuang上,讓師父的女人給我穿衣服。

那個女人是我師父的姘頭,長得一般,就是白,手很軟,給我穿上**,秋衣,又把我師父的棉襖給我找過來。

她的手一直都是抖的。

那時候我腦袋還是蒙蒙的,也沒鬧明白怎么回事就跟他們走了,手銬子賊幾把涼。

我一直以為是小區門口的保安跟我開玩笑呢,等我上了警察才覺得不對勁,兩個警察坐在我旁邊,車一溜煙的開了,我一看師父沒跟過來,就嚷嚷,喊師父,旁邊的一個二十來歲的警察啪的就給了我一個耳邊,讓我閉嘴。

我以為這是最差的待遇了,到警察局后我才發現這是剛開始,天還沒明呢,我連夜就被帶到一個封閉的屋子里,三個警察坐在我對過,問我姓名,家庭,各種情況,然后問我為啥殺人。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