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重生之郡主為嫡

更新時間:2020-04-05 14:26:02

重生之郡主為嫡 已完結

重生之郡主為嫡

來源:掌讀520 作者:白衣飄染 分類:重生 主角:傅楠笙,顧婉兒

重生之郡主為嫡是白衣飄染最新著作的重生小說,主角傅楠笙,顧婉兒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一門兩公主,顧家富貴的背后卻是顧家嫡女,堂堂公主之女,死于亂棒之下!重生歸來,她顧婉兒誓要讓前世仇人一個不留!同為嫡女?那就比比誰更尊貴!同為公主?那就比比誰更有心計!上輩子柔善可欺,這輩子心狠手辣。嫡姐虛偽,那便戳穿她的假面具!二娘狠厲,那便讓她聲名狼藉!這輩子原本想著護娘親幼弟,卻不曾想重生而來還是老老實實當個嫡小姐,親娘疼著,弟弟護著,還有那不知道哪里來的冷面人暗地相助。宅斗?這哪里還需自己動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嘶嘶嘶——不……不要……”古樸簡潔的房間里寬敞明亮,屏風后的chuang上,十四歲的小女孩正滿頭是汗,嘴里喃喃自語,眉頭緊皺,異?;炭?。

倏然,那小女孩突然將眼睛睜開,茫然不知所措的情緒怔怔的望著四周,大腦斷片了片刻。

瞳孔猛地一凝,豆大的淚水從眼眶順著臉頰滑落,漆黑的瞳眸中映著深深的黑暗與無窮的絕望,她好似是做了無比可怕的噩夢,猛地從chuang上坐起,怔了片刻,沒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疼痛,她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一滴眼淚肆意的滴落在上面,冰冷的觸感讓顧婉兒心內一驚。

似是看到了鬼怪一般,直愣愣的盯著自己細嫩。白皙的的雙手,這絕對不是自己的!這手如此的細膩,如同……如同十年前一樣!

十年前!她僵硬的從chuang上跳了下來,好像剛出生的孩子還不怎么適應這個身體。

搖搖晃晃的從chuang走到了梳妝臺,顫抖的拿起了銅鏡照向了自己,看著鏡子里面的稚嫩的臉,淚水奪眶而出,雙手撫上白皙的臉頰,摩挲著。

明眸善睞,眼中充滿了靈性,柳葉薄眉,好似一輪彎月,這張臉既不傾城,也不絕色,卻有著一種從骨子里面散發出來的靈性,無法遮掩。

但不得不說那滿臉的眼淚實在煞風景。

這個鏡子里的人,這個房間的東西,都令她恍然如夢,她回來了,她回來了!她顧婉兒真的回來了!之前的一切都好像是夢,一個令她痛苦不已的噩夢。

顧婉兒怔怔的盯著這一切,分不清那一切就竟是夢還是事實。

如果是夢……為何那疼痛,因為失去母妃失去哥哥撕心裂肺的疼痛,究竟從何而來?棍子打在自己身上的鈍痛,到現在也感覺得到。

如果是事實……那此時自己為何還站在這里?這個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倏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誰!”她回過神來,警惕的盯著門外那若隱若現的身影

“小姐,是奴婢?!币粋€清秀的聲音從屋外傳來,陌生中帶著幾分熟悉的音調。

這聲音……這聲音,這不是自己十四歲上山還愿時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春兒嗎!

還是這熟悉的嗓音,她已經分不清了,這一切究竟是夢境還是事實,其實她也不想分清了,如果是夢,那就讓她再做一個美夢吧,如果這一切都不是夢,那么,就當自己再活了一次!

“春兒嗎?進來吧?!?/p>

春兒與她同歲,身材卻比她高大得多,不多時,一個穿著碧綠色衣裳的小姑娘緩緩地走了進來,手中還端著一個藥羹。眼睛里有著不屬于她這個年齡的成熟。

“小姐,該吃藥了?!?/p>

壓抑著心頭的激動,顧婉兒擺了擺手,讓她把藥羹呈過來。

顧婉兒端起藥羹,習慣性的頓了頓,輕嗅了一下**羹,春兒那奇怪的視線才讓顧婉兒反應過來,尷尬的笑了笑。

并未有過多的訴苦,顧婉兒捧著藥羹,一口便將那白玉碗見了底。

亦或許是見著顧婉兒第一次不用人拿著蜜餞哄著便將那苦不堪言的藥羹見了底,春兒抽了抽嘴角,顫抖的拿起了白玉碗旁的蜜餞,道:“小姐?這藥苦,有蜜餞,含一口吧?!?/p>

顧婉兒尷尬的笑了笑,無奈的嘆了口氣,前世受的苦,比這藥羹苦多了。

隨即笑道:“春兒,這不苦,比起你小姐我受的那些苦,這都不算什么?!?/p>

春兒不明所以,臉色雖然不可置信,卻沒敢說話。

顧婉兒怎么可能猜不到春兒的想法,自嘲開口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身為公主之女,從小錦衣玉食,怎么可能會受苦?”

“小姐,您心地善良,無論受什么苦,最后一定會好心有好報的,而且還有奴婢,會一直在您身邊保護您的?!?/p>

顧婉兒自然知道她會一直在身邊保護她,前世若不是因為在這寺廟被人虜去之后春兒冒名頂替自己,那么前世失身的,就是自己,而不是春兒的。

好心有好報?

若真的好心有好報,前世她怎么會落得那個下場,我何其無辜,春兒又何其無辜,春兒在前世失身,被逼得跳崖而亡,而自己,得了個不潔的名聲。

那些人,她們不僅想要毀了自己,更想殺了自己!

她捫心自問對長靜公主與顧敏兒尊敬有加,只要是自己有的,絕對會分一份給顧敏兒,可是最后沒想到她對自己的恨竟然那么深,一心只想要殺了自己!

是她自己蠢,沒有看透長靜公主和善的面容下暗藏著的猙獰的面目與狼子野心,情愛一事當真如此可怕?竟令得昔日的親姐妹反目成仇?

可是,那又如何?

前世你顧敏兒,長靜公主得到的一切,注定在今生再也得不到了,既然今生我回來了,前世的每一筆血帳,就等著我一筆一筆得討回來!

倏然,房門外又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誰???”春兒不滿的回答道,在這個寺廟里,還很少有人敢在這個時候來打擾小姐。

“施主,主持讓我來找小姐,有要事要談……”

窗外若隱若現的一個身影,雙手成和十狀。

顧婉兒凝眉望著窗外那個身影,一把拉住將要起身的春兒。

前世正是這個時候,這個人假扮和尚將自己與春兒虜了去,此后,她顧婉兒不潔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京城!

導致她年過十八也無人上門求親。

“小姐,怎么了?”

春兒不解的看著她,顧婉兒沖著她搖搖頭,低聲道:“這么晚了,就算方丈有什么事也不會這個時候來找我,更何況孤男寡女,就想不到要避嫌嗎?”

如此一說,春兒也蹙緊了眉頭,“那我去打發他?!?/p>

顧婉兒再次搖搖頭,前世她隨娘親上山祈福,自己被歹人擄走,一路上竟然暢通無阻,而在佛堂禮佛的娘親也是在一天后才知道自己被擄走的消息,這個寺廟的方丈肯定被買通了。

不僅如此,前世她被擄走時山下的侍衛一個都不曾阻攔,現在想來那些侍衛定當也是受到了某人的叮囑!

顧婉兒拉著春兒的手,道:“春兒,你是我的丫鬟,在我身邊好幾年了,如今我只能信任你了,你幫我個忙,好嗎?”

“小姐,您說,只要是春兒能做到的,春兒一定為小姐辦好的?!?/p>

顧婉兒俯身在春兒耳邊,輕言幾句,春兒蹙緊了眉頭,不解問道:“小姐……”

“別多問,照我說的話去做,快去吧?!?/p>

“是?!?/p>

春兒起身,朝著內室后的窗戶走去,笨拙的身子一翻,便越過了窗臺。

此時,門外的叩門聲已經越發不耐煩了。

“小姐,您在嗎?”

顧婉兒輕撫了一下衣身緩緩站了起來,從容不迫。

經歷了前世的大風大浪,如今再也沒有什么事情能讓自己失態了。

顧婉兒走到門邊,輕聲回應道:“我在,師傅,敢問有何事?”

那小和尚低眉道:“小姐,長安公主在佛堂內聽方丈講訴經文,特讓小僧來請小姐過去一起聽經文?!?/p>

顧婉兒掩嘴故意打了個哈欠,話語中略帶了些睡意道:“那你去回我娘親,就說我要睡了,明日再去聽方丈講經文?!?/p>

“可是這是公主吩咐的,您若是不去,恐怕會惹公主生氣?!?/p>

顧婉兒心中一聲冷笑,前世她就是這樣被騙的,真心以為這是娘親的意思,萬分不想忤逆娘親,可她卻從未想過,娘親那么愛她,又怎么舍得在半夜三更叫醒自己去聽經文呢!

顧婉兒靠在門邊,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不會,娘親那么疼我,怎么會生我的氣呢?你就這么去回吧,若是娘親當真生氣了,我明天自會去請罪?!?/p>

“這……”那小和尚有些左右為難,在門外思索了半響仍是不甘心,“那小姐將門打開,給小僧一件信物,也好證明小僧確實來過,也免得方丈責罰于我?!?/p>

“這就奇了,方丈為人和善,怎么會責罰你呢?你放心,方丈人那么好,不會怪罪于你的?!?/p>

顧婉兒手中順手握上了房門邊的一根木棍,唯恐他氣急敗壞破門而入。

顧婉兒的眼中,不著痕跡地閃過了一道寒光,收斂起來。溫柔的笑了笑,道:“小師傅,你走吧,本小姐可要睡覺了?!?/p>

那小和尚咬牙想了片刻,面對油鹽不進的顧婉兒無可奈何,終于忍無可忍,露出了獠牙。

“小姐,今日這門,你開也得開,不開也得開!”

說完,腳下用力朝著那房門踢去,不過幾下,便將那房門給踢開了來,然而奇怪的是,如此大的聲響,竟然不曾引來一個侍衛。

那小和尚進房,房內漆黑一片,左顧右看卻不曾看到顧婉兒身影,倏然,一記悶棍打在他后腦上,小和尚應聲倒下。

顧婉兒拿著木棍在那小和尚身上敲了敲,確定他昏迷之后趁著月色,逃了出去。

如今這滿山的侍衛亦不能相信,唯一能信的,只有在佛堂禮佛的那個娘親。

她必須在歹人發現之前,逃到佛堂去,否則再次被擄走,她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有命活下來!

聽說她出身時因為早產,傷了身子,雖然一直在用藥膳療養身子,可一直都不見好,以致于她十四歲的身子比同齡人小上許多,顧敏兒窈窕婀娜多姿,自己卻一直都被取笑像個小豆芽。

若是今日能活下來,以后她定要好好療養身體,絕對不再任性不喝藥了。

如此想著,顧婉兒氣喘吁吁的在夜色下奔跑,記憶中的石子路通向佛堂,只要她能找到長安公主,她就能活下來!

可一個聲音頓時讓她冷汗爬滿了全身。

“在那,追!”

猜你喜歡

  1. 女強男強小說
  2. 重生小說
  3. 逆襲小說
  4. 古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