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山月可知心底事

更新時間:2020-01-29 15:06:44

山月可知心底事 已完結

山月可知心底事

來源:掌文 作者:沈喬君 分類:言情 主角:路遠揚,阮東琳

男女主是路遠揚阮東琳的小說山月可知心底事是一本劇情極佳的言情小說。“阮東琳,你有沒有喜歡的人?”“他已經結婚了。”他是身體羸弱的少爺,她是他自小眷養在身邊的小小戀人。她以為自己可以是他的拐杖,陪他走過生生世世??墒撬麉s娶了別人,把她推離……作者的話:虐里有糖虐里有糖噠~推薦票滿100加更,鉆石票滿10加更~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時間過去得分明不是很遠,可是葉緋緋驚訝地發現自己對于婚禮那天的記憶已經確實模糊了。像是突然在一個不知名的瞬間蒼老了一樣,她不知道阮東琳是什么時候沖到院子里來的,那時的她還穿著名家設計的婚紗,化著精致完美的妝容,巧笑嫣然地和賓客打著招呼。

阮東琳就端著那把獵槍出現了。

她認得那把獵槍,就是那把能夠在玄關讓人一眼就看見的、充滿了不可侵犯的氣質的獵槍。那把獵槍有兩個黑洞洞的槍口,幽深得就像她心里那個黑洞。漆黑的槍托,冰冷的扳機上有阮東琳不斷顫抖的手指。

人群慌亂起來,有膽小的婦女已經尖叫著跳離桌席。葉家老大爺,也就是葉緋緋的爺爺也是嚇了一跳,筷子上還留著一個水晶蝦仁呢都忘了要往嘴里送。葉緋緋直覺知道那把獵槍里是真的裝了子彈的,于是她第一時間慌忙地在人群中尋找路遠揚的身影,她以為他一定會和自己一樣不知所措,可是她錯了,她看到的路遠揚依舊淡然地拄著拐杖,一步一步走近阮東琳。阮東琳卻如風中的篳篥一般不停地發抖,她的頭發凌亂地散在秋風中,臉頰上大片的紅暈是因為凜冽的秋風亦或是幾日高燒的余溫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沒人知曉。她的眼睛里也許是含著淚水的吧,她看著路遠揚走近,終于控制不住讓淚水劃過了臉頰。

路遠揚卻依舊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他問:"東琳,你要殺了我嗎?"

阮東琳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顫抖著不說話。

路遠揚露出了罕見的溫柔的神色,"來,東琳??蹌影鈾C,像我教過你的那樣,來,你試試。"

阮東琳的睡衣裙擺飄蕩在秋風里,她的眉頭越蹙越緊,越蹙越緊,擰成了一個糾纏的"8"字。手指用力,弧形完美的扳機被她扣在手指之下,這時她卻從喉嚨里發出了宛如困獸般的"嗚嗚"聲,眼睛向下彎著,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她像是一個突然被抽走力氣的人偶,獵槍也端不穩了,"啪嗒"一聲掉在地上,人也跟著蹲在了地上。路遠揚吃力地彎腰撿起那把獵槍,神色平然地換膛,扣動扳機。

"砰"!

他沖天空開了一槍。

院中會場傳來了很多小孩子尖厲的哭聲。

葉緋緋同樣吃了一驚,手指猛地收緊。

阮東琳被路遠揚派人送回了房間里,那個與他的房間相鄰的黑白房間里。

她在慌亂與緊張中不知不覺昏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她已經穿著長長的月白色睡裙趴著自己的chuang沿,腿因為長時間跪著已經失去了知覺。門外傳來禮貌的敲門聲,"叩叩"兩聲,接著是門把手被擰轉動的聲音,門開了,門外是不見倦意的路遠揚。他的頭發被梳理得服服帖帖,他拄著拐杖一步步向她走來,和她一起蹲在chuang邊,抬手撫摸她的頭發,"為什么那么倔呢?"眼睛里是有心疼的神色的,只是轉瞬即逝。她搖搖頭,抬起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他,似乎在求饒。路遠揚嘆了口氣,"唉,既然都決定要做了,為什么不做得狠一點呢?東琳?"她的嗚嗚咽咽里飽含著她的無助,阮東琳知道他的意思,她還是什么都沒有改變,她的沖動和勇氣,沒有改變任何事。

她好委屈,真的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終于扛不住大哭了起來,"嗚嗚嗚"哭得像個孩子。路遠揚溫和地把她攔過去,由著她大哭了幾秒,又猛地一把抱起了她,她一驚,連忙掙扎起來,害得他一個踉蹌,還帶出了幾聲咳嗽。她連忙收了滿身的刺,乖順地用雙臂環住他的脖子,也不再抽泣。

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抱她抱得如此得吃力,一路上喘著粗氣抱著她來到了浴室。他"撲通"一下把她丟進了浴缸里,浴缸里的水立即漫過她的整張面部,她四肢快速拍打水面,才勉強沒嗆進去幾口水。她的前額發像一塊海蜇皮附著在她光滑的額頭上,她的睫毛都被打濕了,微微垂著,顯得她的雙眼里水汽縈繞,像兩塊冰涼的寶石。她今天"辛苦"了一天,渾身上下都是臭汗水味--本來燒就沒退,又東奔西顧地,又是泥沙又是汗的,身上的味道可不好受。路遠揚幫她脫掉了睡裙,水溫即使多么適人她卻還是打了個寒顫。她瑟瑟發抖,路遠揚穿戴整齊地隨她一起坐進了水中,在她身后,雙手擠了洗發水抹在她的頭頂,幫她一點一點洗干凈。洗完了頭發,然后是后背,他摸到她手臂上那個因為摔跤而留下的疤痕,他輕輕地揉。她因為他的撫摸發起抖來,像只不安的小鹿。她的不安引來他愉悅的笑聲,悶悶地在她身后響起。

她其實不是沒有預感的,她也已經二十歲了。所以當路遠揚進入的時候,她已經多少有了心理準備??蛇€是很疼,很疼很疼,身體像被深深撕裂了一般。她的手指努力掰著浴缸的邊緣,張開嘴大口大口無聲地喘氣。太疼了,她必須要找別的什么東西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的眼睛四處游轉,正好看見了那個瓷磚上的花紋--一只毛茸茸的小黃鴨子。鴨子的嘴是鮮艷的橙色,兩只腳蹼伸開,一只站在地上,一只伸在空中,做出走路的樣子。那只小鴨子身上的絨毛做得特別好,在暖黃色的燈光下顯得分外毛絨絨的,像真的一樣。她想伸手摸摸。她伸出右手,慢慢地伸向那只小鴨子,快摸到了,快摸到了,就快了……

路遠揚把她的手臂打了下來。

她好難過,心尖有一陣抽痛。她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仿佛她就是那只嫩黃色的小鴨子,正抬著一條腿準備走路,可是……

結束了。

路遠揚在她的身后難免喘著氣,摸著她濕漉漉的頭發,湊到她的頭發里聞一聞--唔,有他喜歡的洗發水的味道。

或者說,他就是喜歡她身上的味道。

阮東琳麻木地站起來,"嘩啦"一聲從水里站直了身子,一個不穩又差點跌回水中??墒撬€住了自己。即使她身體深處還留著那么深刻的感受,可是她不想再一次示弱了。她抬腳跨過浴缸,赤腳走在濕漉漉的瓷磚上。路遠揚卻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跟著她站了起來,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

"撲咚"。

她狠狠地摔了一跤,還來不及緩過氣來就狠狠地抬頭瞪視著路遠揚,眼淚止不住地從眼眶里大量地涌出來。她的嘴唇顫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路遠揚看著她,瞳孔里仿佛蒙著一層霧水,讓人看不清里面的神色。

他蹲下來平視她的眼睛,發出輕輕的笑聲,問:"疼么?"說完這話,他本應神色自然地走出浴室,但是沒走出幾步,他突然蹲在地上猛烈地咳嗽起來,捂著喉嚨肩膀抽+搐。他不想出聲的,可是喉嚨口的腥甜味來得那么突然,他還是不由得皺緊了眉頭,發出了不適的"咳、咳"聲。阮東琳完全嚇壞了,顧不得自己跌得疼連忙跑過來抱住他的肩膀,"你沒事吧?沒事吧先生?"她想要拉開他的手,問問他到底有沒有事,需不需要喝杯溫開水?可是本應該依舊虛弱著的路遠揚卻反手抓過她的手掌,"嘩啦"一下又把她摔回浴缸邊。她"砰"一聲撞到浴缸上,卻依舊睜著一雙迷茫的雙眼看著路遠揚。

路遠揚剛才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他的肩膀分明還在隱隱抽動,眼角還帶著因為方才的劇烈咳嗽而帶出的星星點點的淚水??墒撬麖娙讨@一切,以一種明明白白的居高臨下的姿態告訴她:"東琳,這次是讓你受點教訓。"

他快速轉身,他依舊抽+搐著肩膀走出浴室。"啪嗒"一聲扭開門把手。留下她卻突然氣血攻心,本就還病著,心里又更生難過,終于捱不住眼前一黑,昏倒在了浴室里氤氳的霧氣之中。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