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婚夫不請自來

更新時間:2020-01-29 13:00:59

婚夫不請自來 已完結

婚夫不請自來

來源:掌文 作者:玲瓏絳 分類:重生 主角:陳繼饒,楚俏

主角陳繼饒楚俏小說_《婚夫不請自來》是玲瓏絳最新完結的重生小說,情節引人入勝,楚俏一睜眼,發現自己重回到了以前的婚房,墻上還掛著一面嶄新的結婚照,她華麗麗的驚呆了。她是學霸一枚,他是霸道冷酷的軍長。上一世她意外救了他,手筋卻被挑,輟學的她也由此自暴自棄。。。重來一世,新婚之夜備受冷落!敗家自私的嬸娘想霸占敗家產,抱歉,我們分家!白蓮花屢?;ㄕ?,行,劈得你外焦里嫩沒商量!被極品情敵當槍使,好,直接叫她碉堡!誰知道她正要施計讓某男敗在她的石榴裙下時,那強勢的男人直接圈著她的腰,“就算我的一腔深情付諸東流,我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臉上那無所謂的表情倒真不像是裝的,不過陳繼饒看著,忽覺心里悶得慌,且根本不由他控制。

要說如果沒有楚俏,興許他會娶秋蘭,但這種假設并不成立,無關情愛,只是需要一個過日子的人罷了。

剛才扶著秋蘭,不過是單純地不想她摔傷罷了,他心里坦蕩。

陳繼饒偏頭,望著孫英,問道,"英嬸,俏俏的藥怎么撒得滿院子都是?"

滿院子都是,意思很明顯,肯定是故意為之了。

孫英知瞞不過偵察兵出身的侄兒,承認得倒也快,"是我扔的又怎樣?繼饒,我就說這女人要不得,這才結婚頭一天,自家男人一大清早去哪兒了不知道不說,還叫人帶了這么多晦氣的東西來,她不是想損你陰德是什么?"

孫英這話這做法真是過了,楚俏的藥一直這么用著,況且她既然嫁給了陳繼饒,夫妻就是一體,又怎么會傻到折損他的陰德?

陳繼饒一聽,登時怒了,揚聲道,"英嬸,你能不能少說兩句?您說新婚熬藥晦氣,但您怎么不想想,要不是她把右手搭進去,我還能站在您面前嗎?"

"我咋了?我說錯啥了?"孫英憋了一肚子的氣,再也忍不下去了,"那是她自個兒犯傻撞上去救人,誰逼她了?"

楚俏一聽,心沉到谷底,卻也懶得辯解,手從陳繼饒寬大的掌心抽回。

還沒等他說什么,倒是陳猛惱火地怒喝,"你這婆娘到底有沒有心?我告訴你,阿悄就是陳家的媳婦,你要是不樂意,大可滾出陳家!"

陳猛人如其名,話少但分量重,孫英一聽,暗地哼了一聲,倒不敢再數落楚俏,眼睛瞄到秋蘭,越發后悔她沒當成陳家的媳婦,拉著她的手進屋去了。

院子里只剩這對新婚夫妻,陳繼饒多少看出她的疏離,離得近,見她光潔的前額沁著一層薄汗,悶不吭聲,怕也是疼得難受,道,"先回屋坐著,我給你上點藥,這里我待會兒收拾。"

話音一落,又盯著她的手背。

她身上的碎花紅衫很襯白皙的肌膚,倒是她手面上的瘀痕分外刺眼。

楚俏卻是渾不在意,道,"這點小傷過兩日就會好了,不妨事的。這里我可以收拾,你還是進屋去吧,怠慢了客人可不好。"

陳繼饒見她不動,竟上前一把將她打橫抱起,等她反應過來,她的人已穩穩落在他懷里。

楚俏不免尷尬,掙著道,"我很重的,快放我下來。"

陳繼饒卻是充耳不聞,比她還重的木樁他都扛得動,抱起她根本不費事,抱著她回屋放在chuang沿,他從抽屜里拿出慣用的金創藥粉,神色專致地給她上藥。

小兩口昨晚雖同榻而眠,但彼此靠的這么近,楚俏甚至看得清男人鼻尖的汗毛,不由縮回手,滿臉羞赧道,"我自己來。"

"別亂動!"陳繼饒拉開她的手,見她的傷口陷進了不少細沙,足見力道有多重,眼睛不可覺察地瞇了瞇,抬頭道,"傷口得用酒精洗洗,會很疼,你忍著點。"

男人沒輕沒重慣了,清洗傷口時力道很大,確是很疼。

楚俏頻頻縮手,甚至眼圈也紅了,"疼--"

男人心里的愧疚更甚,只想輕柔些,再輕柔些,等給她纏好傷口,抬頭見她倚在chuang頭,閉著眼不知想些什么,道,"英嬸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沁涼之意漸漸蓋過痛覺,楚俏沒那么疼了,緩緩睜眼,對上男人清明的眼簾,微微一笑,輕聲道了句,"我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這么牽強的話,就連他自己也說服不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婚戀小說
  3.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