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役鬼通神

更新時間:2019-12-28 09:13:49

役鬼通神 已完結

役鬼通神

來源:快閱 作者:魚丸 分類:異能 主角:蘭默,若若

三流傭兵團,赤焰傭兵團中的少年文書蘭默天生異稟,智力過人眼力絕佳記憶力越絕,還有一雙巧手能利用通俗材料做成不凡的武器,更厲害的是耍耍嘴皮子!可惜他無法修煉武技和術法,但這鬼靈精少年的一生卻不會因此而沉寂孤單,憑借他的智慧和一張嘴,他克服自身的阻礙,一步一步挑戰極限,連敵對陣營都對他另眼相看,硬要將神秘咒法交接給他,讓他學會役鬼之術!隨著他腦子里的機械聲音不停出現,他的奇妙身世要抽絲剝繭的揭曉了!<br>蘭默的「旅游良伴」是他最親愛的師姐琴兒與新結識的小貓女若若,琴兒是赤焰傭兵團長的女兒,武技高強,十分疼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術士們反應過來時,自己的衣物已經全被眼前的少年扯得干凈,只留著一條貼身的**,那場景說不出的滑稽。術士們下意識的護住要害,又羞又怒正要開口,那促狹的對手突然一拳敲在他們的下巴上。

兩名術士便這樣下了場。蘭默毫不客氣的抖了抖手中殘破的衣物,將術士們珍若性命藏在懷中的法寶晶石甚至術法筆記全數抖落在地沒收了。更可氣的是,這少年竟沒有幫助隊友的意思,而是就地盤腿坐下看起筆記來││太瞧不起人了!

失去了術士的威脅,方東浪終于可以放心的使用最拿手的幛眼法。這一次方東浪不再幻化那小小的紅纓或是槍頭,而是成片成片的虛擬出吞天蓋地的巨浪,混在牛氏三熊澎湃的槍陣中,將對手的視線完全吞沒。

當三名重甲武士回過神來時,他們已在三頭笨熊的槍陣誘迫下漸漸走到了臺邊,一不留神一腳踏出演武場,重重的摔出臺子。直到這時,方東浪的幻術才慢慢的縮了回來,露出演武場的本來面目。

無恥的隊長,狡猾的術士,赤焰真是丟盡了傭兵的臉!某商人怒斥道。

很有效率的作法,赤焰不愧是這屆的黑馬,來人,送上拜貼,請赤焰下來我們揚帆商號一晤。另一名商人得意洋洋的回身吩咐道,全不理會身邊某人面紅耳赤的樣子。

類似的場景在觀眾席上不止一處,顯然那些針鋒相對的態度來自于一些小開和公子哥兒,或是田雯雯和田禮根明里暗里的支持者們。蘭默看在眼里,心里暗笑,臉上卻一絲異常也沒有,只是懶懶的伸了伸腰。

團體戰八分之一決戰,赤焰再次完勝。至此,赤焰的團體戰成績是六戰全勝,其中五次完勝。以赤焰表現出來的實力,這樣的戰績不由不讓人佩服,無數雙眼光都注意到了那個躲在隊友身后的少年,顯然他才是神話的締造者。

神奇小子,天才指揮家,殺人的貍貓……類似的綽號還有很多,但無一例外的都是對蘭默能夠率領這樣一支隊伍一路大勝表示驚訝,以蘭默微薄的戰力,在大多數傭兵團中甚至排不到中上,就算是赤焰最強的琴兒和若若,也不過勉強挨近一流傭兵的實力罷了。

但無論怎樣,能在擂臺上打敗排名第三的天馬,赤焰的實力就不可小覷。當晚,各式各樣的拜貼請柬雪片一般飛來,不少商號,傭兵團都很看好這個狡猾的小家伙。

出人意料的是,蘭默謝絕了所有大小傭兵團開出的條件,禮數周全但沒一句實在話,即使是對于商人們的邀請,蘭默也是以同樣禮貌但沒有營養的理由全部謝絕。一時之間全越州都知道赤焰有個和錢過不去的二百五團長。

事實上,蘭默只接受了一個商號的邀請……銳鋒商號。因為銳鋒商號的拜貼,是陸震武送來的。

老爹?當琴兒看見那張熟悉的老臉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她忍不住丟下手里的衣物一把撲上去,摟住陸震武的脖子興奮地叫嚷著。

陸師父,您來了。蘭默仍坐在chuang上,一手持筆一手持書簡,連眼也不抬仍是奮筆疾書。但陸震武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不平凡的小家伙語氣中的尊敬。

嗯,替田大小姐送貼子來,順便看看你們。陸震武笑道,蘭默,做得不錯。就連我的小琴兒也有不小的進步……這位姑娘是……

卡特琳娜部落第一獵人若若。小貓女挺起%自豪的說道,我很厲害的哦!

嗯,看得出來。陸震武笑著點點頭,又轉向方東浪,這位就是新赤焰的障眼法大師吧,有很不錯的大局觀點,每一個術法都能讓對手兩難,用最低的代價消耗對手最大的力量。

方東浪竟然紅了紅臉,微一欠身向陸震武行了一禮。

還有你們……三個不爭氣的東西,在當我手下的時候怎么沒看出你們有這樣的實力。陸震武轉向牛氏三熊,冷笑道,果然……琴兒才是你們的克星,我早該讓她繼承赤焰的。

蘭默眼見著牛氏三熊要開口,連忙輕笑一聲道:陸師父。赤焰的老兄弟們呢?

陸震武答道:辭了,聽說我要幫田雯雯,這些沒用的家伙害怕了,便離開赤焰加入其他傭兵團。說實話,蘭默,以你們現在的名聲,要招一批出色的成員并不是什么難事,赤焰的興盛全靠你們了,我老了。

老爹一點也不老,是吧蘭默?琴兒插嘴道。

蘭默沒有回答琴兒的話,盯著陸震武的雙眼,好半天才輕輕點頭道:有陸師父和左長老幫忙,田大小姐贏定了。

陸震武哈哈大笑道:貢獻最大的莫過于你呈給二爺的假賬冊了。此時田大少在銳鋒的名聲一落千丈,田小姐的繼任呼聲漸高。因此蘭默,左長老和我都建議雇傭你們保護田小姐直到她繼任商號總長。

這可是琴兒姐第一次接任務呢。蘭默笑笑道,怎么樣,陸瑤琴團長?

琴兒臉上一紅,呶嘴答道:還問我做什么,既然是老爹說的,我們哪還有理由說不呢?

我們只有七個隊員呢。蘭默笑道,陸師父,我們現在就搬到銳鋒商號去住嗎?

對,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武道大會結束。陸震武答道,另外你們小心,二公子和城里的幾個公子哥兒都揚言,無論是誰只要破壞掉赤焰接下的任務,都能獲得相當于那個任務報酬一半的酬金?,F在,恐怕大多數傭兵都在盯著你們呢。

眾人討論接下來的行事作為,寒喧幾句后,送走了陸震武,蘭默呆著臉想了半日,突然展顏一笑道:方東浪,附耳過來。你如此這般……

方東浪聽得兩眼發直,最后忍不住笑出聲來,應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牛氏三熊,若若,你們按我的單子,把我要的全部材料買來。蘭默又道,我們赤焰要大干一場,讓整個世界知道我們赤焰!

這幾天,傭兵云集的香華酒館怪事連連。第一宗怪事,是有數個隱藏身分的委托人發布了一系列古怪的任務,比如五千金幣懸賞血玉飛龍雕像,四千金幣求銀華霜風環飾,再要不就是一千金幣尋找丟失的小貓女……全都是任務報酬和難度不成正比,且全無線索的任務。

第二宗怪事,就是包括以上的古怪任務在內,酒館內的所有任務請托都被赤焰接下了。不待二公子吩咐,他的手下紛紛發布相應的任務,力求破壞赤焰的任務。比如,赤焰接下了三百金幣將二十車藥材送到鄰省的任務,二公子必然會發布一條一百五十金幣保證這二十車藥材無法送到鄰省的任務。

不得不承認,二公子的釜底抽薪之計是個好主意,對大多數傭兵團來說,無法接受任務,或是任務失敗率太高,這個傭兵團就算毀了。但赤焰不同,赤焰只有七個人,一天花不了一個金幣,而其中更有蘭默和方東浪這兩個堪稱印鈔機的賺錢怪物,他們根本不在乎任務的那點報酬。

當二公子終于發現了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的手下很忠實的執行了他的命令,每一條赤焰接下的請托旁邊,都發布了一條以阻止赤焰為目的的任務。明眼人都知道,赤焰那七個隊員根本接不下如此數量的任務,他們這么做,一定有陰謀。

陰謀很快浮出水面了。神秘人懸賞的血玉飛龍像,銀華霜風環飾等等全無線索的任務目標很快就被發現。二公子的手下用與神秘人懸賞金額同等數量的金幣買下了這些不值錢的任務道具。而事實上,這些懸賞的所謂寶物,正是蘭默制造的,由方東浪假扮的隱世高人出售的寶物。

很快, 二公子在這些外觀華麗,骨子里不值十個金幣的寶物上,花費了過萬的金幣。當二公子知道自己的釜底抽薪代價是如此昂貴的時候,可憐的二爺當時就暴走了。

接下來,赤焰果然如二爺預料的那樣,所有任務全數失敗,是整個東元帝國五百年來唯一任務失敗率高達百分之百,卻無一人傷亡的傭兵團。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執行任務的打算,而是在接下任務之后,立刻通知其他傭兵來破壞自己的任務,笑瞇瞇的看著那些傭兵歡天喜地的向二公子領賞去。

總的算來,在武道會的這幾天內,赤焰一共接了一百四十七個任務,全數失敗。而二公子及其同盟者,為了面子和信用,不得不支付給諸位傭兵高達十數萬金幣的報酬……赤焰也因此而成為傭兵團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典范。

可憐二公子辛苦攢下的金幣,就這樣沒了。十多萬金幣呀,足可買下海一樣的米山面山,也難怪二公子因此氣得吐血,稱病在家靜養去了。

唯可讓二公子放心的是,赤焰的名聲總算是被敗壞得徹底了,上百次的失敗紀錄,百分百請托失敗的奇跡,足以讓一切有心雇傭赤焰的商人們退卻了。只是,對付一個小小的傭兵團,竟然會弄成這樣……

蘭默毫不在意,仍是每天看書,只在夜深人靜無人打擾的時候,他才會隨手做一兩件光華四射華麗美觀的小玩意兒。方東浪的任務,則是繼續扮他的隱世高人,將蘭默制造的那華貴多于實用的寶物高價賣出,補充赤焰的資金。牛氏三熊在琴兒的逼迫下發了瘋一般苦練,就連若若也湊熱鬧的陪著三熊練起了拳法。

本以為這樣一來赤焰便無人打擾了,但意外的是,在蘭默們搬入銳鋒商號保護田雯雯之后,仍然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拜訪了他們。

夜深人靜時,當蘭默全神貫注的給鋼臂弩上好最后一根螺栓,細心調試射擊精度時,一柄無聲無息的黑色利箭忽爾出現在他的面前,徑直沒入桌面,直到沒柄。

好強的臂力,好鋒利的箭!

蘭默戴上工作手套,撥出那古怪的黑箭,小心看了一眼。沒有毒,只是箭頭上細細的倒刺,陰損的放血槽,足夠讓被射中的倒霉蛋因為失血過多而喪失戰力了。在箭頭上,縛著一卷白絹,墨痕未干。

今夜良辰,月晦星稀,祈于銀色王座之頂一晤,知名不具。

銀色王座,你還真會找地方呢。蘭默看著絹上瘦削遒勁的字體,不由一笑道。

作為潛入型突擊素體,蘭默也喜歡這樣的天氣。月晦星稀,街上陰晦不見人影,貼在墻根的蘭默就彷佛是融入影中一般,無聲無息的向著銀色王座疾奔而去。

遠遠的,在銀色王座的尖頂之上,傲然直立著一個人影。蘭默心生警兆,微微放緩了速度,摸出一方小小的紅寶石,默查著身邊的動靜。

蘭默手中的紅寶石是火相術法的杰作,能夠像紅外大燈一樣散發紅外線,并接收反饋的信號,這是蘭默從夜視儀的原理發展來的小玩意。但很顯然,這很有效。

周圍有四個潛伏者,呼吸很平靜,殺氣也掩飾得很好,但夜色中人體的溫度在紅外線的探測下仿如禿子頭上的虱子一般清晰。

不聲不響的,蘭默在光學迷彩的保護下悄悄接近了其中一個潛伏者,微一扣扳機,一道細小的麻痹矢便結束了他的使命。與常人不同,蘭默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身體,哪怕是殺人的剎那,蘭默的體溫,瞳孔,甚至心跳都沒有一絲異樣,更不用說所謂的殺氣了。

撲撲撲擈,四枝價值一個銀幣的短矢,便讓四名資深的刺客喪失戰力。

解決了隱藏的殺手,蘭默這才收拾好裝備,關閉光學迷彩,大搖大擺向著銀色王座走去。

人影一晃,房頂的黑影已然出現在蘭默面前。這是一個瘦小孤干的老人,一雙眼賊溜溜滿是狡黠,像是個夜盜千戶的小賊,偏偏仰首顧盼間卻有大家風范,讓人不敢輕視他。

小家伙好膽子,二爺的人正到處找你的晦氣,小子竟然還敢孤身來二爺的地盤赴約。老頭兒嘿嘿笑道,真不知道你是大膽,還是愚蠢。

老家伙真沒出息,若是有心對付我,自己出手就好,反正以閣下的能力殺十個八個我不成問題,為什么又派那四個廢柴截殺我呢?蘭默毫不客氣的還擊道。

老頭兒笑道:那四個蠢材跟了老夫也有五六年了,連你一個小家伙也收拾不了,廢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說完,老頭兒上下打量著蘭默,不住的撫著老胡須點頭。

我說老家伙,大半夜把我叫出來,有什么事???蘭默道,本人一個晚上好幾十金幣進帳,陪你這糟老頭子談天可沒什么興趣。

老頭子突然哈哈大笑,一把扣住蘭默的手腕,一頭走一頭說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來來來……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管老夫老家伙糟老頭子叫個不停,有趣,有趣!

你到底是誰???被老頭鐵腕扣死的蘭默,直到陪同老頭兒走入一間不起眼的民房內,終于重獲自由得以發問。

天鬼宗宗主嚴獨。老頭兒滿不在乎的回答道,怎么,你不是說『就算嚴獨老匹夫親來,我也要剝了他的皮』,言猶在耳,你就不認識我了?

蘭默用絕對真誠的眼光盯著老頭子,好奇的反問道:我說過這么豪氣的話嗎?

蘭默當然說過,在某個荒郊野外,蘭默與琴兒若若合手擊敗來襲的神秘人物時,確實說過這句話。但是當時方圓百米之內并沒有外人在旁,嚴獨又怎么會知道?

嚴獨嘿嘿冷笑道:好小子,撒謊也撒得這么理直氣壯,面不改色心不跳,好,是個好苗子。

蘭默不說話,只是繼續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繼續裝純潔。

好吧好吧,你知道我天鬼宗為什么稱為天鬼宗嗎?嚴獨道,天鬼宗最擅長的領域便是役鬼通靈之術,你殺了妖虎之后,妖犬便發現了他的亡魂,從記憶的碎片中知道當時的一切。小鬼,還裝嗎?

死老頭子,早說嘛。蘭默臉上一沉,癱軟了下來,是,不說這么牛氣的話,又怎么讓對手全力提防我,給隊友制造機會呢。你也知道你那頭妖虎什么的蠢貨是怎么死的吧?

嚴獨似笑非笑道:不管怎么說,敢罵我嚴獨是老匹夫的小家伙,哼哼……

你本來就是老匹夫,老而不死是為賊,您老怕有八十多歲了吧?蘭默毫不客氣的頂撞道,要不是那個妖虎沒頭沒腦突然闖出來,一見面便是拚死拚活,我才懶得和天鬼宗這么麻煩的門派結仇呢。

蘭默讀過一部人物傳記,在書中提到中年嚴獨的幾件小事,嚴獨脾氣古怪,對手越是服軟,他越不留情面。其實,蘭默并不像表面上那樣勇敢,他已經準備好一言不合轉身逃跑的準備了。

好小子,好小子!嚴獨果然大樂,拍著蘭默的肩頭道,我看得出來,你小子與術法無緣,內力也差得無話可說,不過對天鬼宗一脈卻不排斥。聽說你只看了一眼,便學會陰炎密咒了,對嗎?

蘭默蹭的站了起來,狐疑的望著嚴獨,小聲道:你怎么知道的?這事我并沒有告訴妖虎。

這你別管,總之老子看你順眼,想收你為徒,頂替妖虎的位置。嚴獨陰森森笑道,你不但聰明,身手也靈便,做事少有什么顧忌,合老子的胃口。

當嚴獨的徒弟,或是被天鬼宗追殺,二選一其實是件很簡單的事。蘭默立刻苦著臉答應道:拜師可以,不過我不能暴露身分。天鬼宗,這三個字說出去就要被人追殺呀……

我知道你有一個傭兵團要打理,還和左慈方老兒關系不錯。嚴獨嘿嘿笑道,這你不用管了,我只要你傳我衣鈢,把天鬼宗的秘法發揚光大,你就算認左慈方做干爹我也不管你。

有這么好的事?我不相信堂堂天鬼宗宗主嚴獨會有舍己為人的好心。蘭默不客氣的反問道。

說給你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嚴獨嘿然道,天鬼宗上上下下全是卑鄙無恥之人,我手下的十二妖將、四大鬼王,都不是善類。眼下風云際會,眼看就要內斗起來,我不忍心天鬼宗的百鬼夜行咒就此后繼無人罷了。

這個理由似乎不太像嚴獨的想法,但不知為什么,蘭默還是相信了,默默點了點頭。

百鬼夜行咒,是天鬼宗初入門者就能學習的秘法。此術易學難精,從初學者役使一個下等妖鬼,到上位者役使數百上位妖靈,強弱分際分明。世人認為大慈悲宗的聲名在天鬼宗之上,就是因為世人所見的百鬼夜行咒多來自天鬼宗的下等弟子。這些蠢貨學藝不精,卻愛賣弄,敗壞了百鬼夜行咒的威名。

事實上,百鬼夜行咒登峰造極之境,能役使數百頂級妖靈,雖然不敢說橫行天下,但以一人之力獨當數萬大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你,小家伙,是我見過最適合百鬼夜行咒的繼承者。嚴獨微揚著臉,不勝唏噓的似是自語,但蘭默畢恭畢敬的低頭聆聽,卻沒有一絲不耐煩之色。

以你的天資,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掌握百鬼夜行咒的精華,唯一可慮的是你有沒有足夠的實力收伏妖靈。嚴獨又道,天鬼宗秘法,口傳身教而不見文字,我只說三遍,你要謹記。

其實蘭默只聽了一遍就記住了,這孩子是什么記憶力?背一本磚頭厚的典籍也不過一盞茶的工夫,更何況天鬼宗的秘法只有區區數千字。但蘭默還是老老實實的聽嚴獨背了三遍。

百鬼夜行咒說來簡單,只要你的精神力量足夠,收伏足夠的妖靈借他們的力量為己用,或召喚,或憑依,或是賦靈,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以你的聰明靈氣,自然不在話下。嚴獨最后說道,從此,你就是天鬼宗門下十二妖將之一,妖虎,我賜你一枝召鬼竹笛,你好自為之。

莫名其妙得了一件法器,莫名其妙成為邪派的十二妖將,莫名其妙的學會了百鬼夜行咒,當蘭默搖搖晃晃回到銳鋒商號,潛回自己房內時,自己似乎仍然沒有完全明白過來。

妖鬼和妖靈只是俗稱,并不能準備的說明他們的強弱,習慣上,邪法師們將戰力分成一百等,強度在一到十之間的稱為低等妖鬼,強度在十到五十的稱為中等妖鬼,強度在五十以上的稱為高等妖鬼,而妖靈,則是擁有稀有特性的妖鬼異類。

不過百鬼夜行咒確實是很實用的邪法。蘭默的身體來自另一個世界,與五行術法似乎沒什么緣分,而作為戰爭機器制造出來的兇器,對于百鬼夜行咒一類的邪法卻有天生的親切感。蘭默很快便掌握了這種力量。

百鬼夜行咒,其實是以自身精神力驅使靈體的邪法。之所以說它是邪法,是因為術者大多會因為和妖靈的長期接觸而變得歇斯底里,而且役使的大多是僅有吞食和殺戮本能的低等妖鬼,故有邪法之名。以蘭默獨特的腦結構和輔助芯片的幫助,他所能控制的妖鬼要比同等的邪法師多上一倍不止,且不只被妖鬼影響自身,所以嚴獨一眼便看出少年擁有役鬼的天賦。

百鬼夜行咒,分為召鬼,役鬼,憑鬼和通靈等法門。召鬼,是以術者的精神力量為餌,從九幽之淵召喚妖鬼聚集于現世的能力。

役鬼,則是控制妖鬼的技巧,役使低等妖鬼,或與高等妖鬼達成臨時的共生契約。憑鬼,是將妖鬼的力量憑依于術者自身或是武器防具之上,獲得妖鬼獨有的能力,比如炎鬼的噴火,冰鬼的冰殼,或是爆炎鬼的爆彈。

通靈,則是與一切靈魂交談的能力,這項能力雖然被大多數邪法師們所忽略,但在蘭默眼里這卻是最有用的能力。

以蘭默的天分,他很快便掌握了百鬼夜行咒諸法門,以他的精神力量雖然無法召喚出強大的頂級妖鬼,卻有控制數量和控制精度上的優勢,嚴獨說蘭默是天鬼宗最有天分的繼承人,并不為過。

僅一晚上的練習,蘭默便能召喚二十個下等妖鬼滿屋子亂轉了。若是嚴獨看到,恐怕也要小小的嫉妒一下。

蘭默的控制方法與眾不同,他為召喚出來的小妖鬼們編號,在短短一瞬之間,同時向二十個小妖鬼發布二十條命令,如同二十雙手同時活動,進退攻守之間宛如一人,完全彌補了小妖鬼們智力上的弱勢,而將其數量的優勢發揮到極致。蘭默把這種技術稱之為微操作。

至于天鬼宗的其他秘法,或是需要術法作基礎,或是要以燃燒生命為代價,在蘭默看來實用性遠不及百鬼夜行咒,因此接下來的幾周,蘭默一邊帶隊參加武道大會,一邊作為田雯雯的衛隊之一站崗巡邏,一邊還要在夜深人靜之時修煉百鬼夜行咒,真忙得焦頭爛額。

在單人戰上一一被淘汰的琴兒和若若是女孩子,和田雯雯年紀相仿,便作為田雯雯的貼身近衛陪在大小姐身邊了。牛氏三熊和方東浪,則四人一組做巡邏隊,蘭默則是潛伏在暗處作暗哨,五個人都是隔三天值一次勤,次日參賽,再次日休息,周而復始。

在武道大會結束之時,也就是銳鋒商號決定新繼承人的時候,田禮根若是不甘失敗,只有在此之前除去田雯雯這一條途徑了,否則,已經失去大多數支持的他永無翻身之日。

但一切太過平靜了,平靜的讓人害怕。越是臨近決賽,那氣氛就越令人焦躁,當然,這其中并不包括左長老和蘭默這一老一小兩個怪物,他們甚至還有閑情慢條斯理的下棋。

這天,蘭默當值完了,便陪著左長老一邊討論著陣法的精義,一邊下著棋。兩人激戰正酣時,左守左毖突然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

長老!不好了,田小姐遇刺!

啪……堅硬的青玉棋子被左長老一個失神捏得粉碎。就連蘭默也不由的怔住了。

遇刺了?那……琴兒和若若……

蘭默陰沉著臉披衣起身,箭一般快速穿過左守左毖,竟將這兩名青年高手撞了個踉蹌。左長老嘆了一口氣,連忙追了出去。

天色晦暗,寒風怒嘯,漸行漸低的黑云猙獰的變幻著臉譜,要變天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