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抗戰鐵血路:八千里路鐵與血

更新時間:2019-12-26 21:52:27

抗戰鐵血路:八千里路鐵與血 連載中

抗戰鐵血路:八千里路鐵與血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平淡的平 分類:軍事 主角:羅浩宇,明月

抗戰鐵血路:八千里路鐵與血是平淡的平最新著作的軍事小說,主角羅浩宇,明月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1934年,17歲學生三狗,陰差陽錯進入挑夫隊伍,被國民黨軍抓去做民夫,因不愿做壯丁,這個由家鄉人組成的輸送小隊,和上司鬧出矛盾,以一個班人數對抗一個排的輸送兵不落下風,被團長知道后,編入正規作戰部隊。因在部隊訓練中出彩,三狗被選中去報考南京黃埔軍校步科,畢業后隨原部隊(51師)參加抗戰。參加八一三淞滬會戰的羅店血肉磨坊,南京保衛戰,蘭封會戰激戰三義集,德安戰役,萬家嶺血戰,上高會戰,長沙會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雖然小時候兩人一起玩到大,看似青梅竹馬的,還記得小時候大人們開玩笑問他們倆,三狗明月你們天天在一起,長大了,三狗要娶誰做老婆???

小三狗不假思索的回答,當然是娶明月啊,惹得大人一陣哄笑,又問明月,你長大后要嫁給誰???明月也當仁不讓,我要嫁給三狗哥,大人們更是笑得東倒西歪的。

可是這些終究是玩笑話,信不得的,更重要是門不當戶不對的,三狗家是明月家的佃農,租他們家田地種呢,每年要交租的,一個佃農的兒子居然想要娶東家的女兒,簡直是笑話。

隨著年齡的慢慢的增大,三狗慢慢的體會到了當年大人們被笑到東倒西歪的原因了,雖然明月長得越來越俊俏,俊俏的越來越令人心疼,但是三狗再也不會主動去找明月了。

就是去找明誠碰見明月,三狗也是趕緊低下頭,跟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默默的從身邊過去,明月氣得急瞪眼也沒有用。

三狗知道自己沒這個命,應該要斷了這個念頭,可是不知道怎么,越想斷這種念頭,就越想明月,想得快發瘋了。

但是三狗在表面上還是露不出半點端倪的,還是那個沉默寡言的佃農的兒子,拼命的干活,拼命的讀書。

很大一部分是為了不讓自己有空想這事,這倒讓三狗讀書厲害得出了名,在十村八里的都知道羅城瓦村有個叫羅三狗的孩子讀書厲害,在私塾里先生很喜歡他。

看三狗這孩子實誠勤奮,從三字經百家姓到弟子規千字文到四書五經,背得很溜,一手毛筆字也寫得漂亮,工工整整樸實大方,哪個先生都很喜歡。

盡管自己讀書很厲害,但是村里孩子一般也就是讀個私塾開個蒙就頂到天了,很多孩子父母都不會花錢讓他們去讀書,不如去田地里更能賺到點吃的,讀書太浪費了。

可三狗父親不這般認識,他借錢也要讓三狗去鎮上讀新式小學、到縣城里讀中學,這可是村里的大事,一個佃農的孩子,能識字寫字已經很不錯了,還借錢去城里讀書,簡直是天大的新聞,很多人都看不懂三狗他爹這樣的做法。

三狗媽也為難的對三狗爹說,他爹,你看三狗他要是去城里讀書,不但家里缺了一個勞力,還得往里填一大筆錢進去,咱們家這樣的家底,讀不起啊。而且三狗的年齡,也到了找媳婦的時候了,不趕緊攢錢蓋間新房子,人家姑娘怎么能看得上我們家呢?

三狗爹不以為然:你懂什么,咱們家為什么這么窮?就是因為我們吃了沒文化的虧,只能在泥巴里找吃的,三狗也剛好有這個讀書的料,老羅家盼了多少年,才盼到一個能讀書的,不能在我的手里給廢了。

房子暫時不蓋了,蓋房子的錢給他讀書去,房子頂個屁用啊,“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三狗爹居然能知道這個,估計是在哪里聽到的戲文,還真歪打正著用得恰到好處了)。

到時候三狗真的能讀出來,蓋個房子娶個媳婦還不是件輕松事,再說了,可能整個老羅家都指望著他給拽上岸呢,我們羅家沉了太多年了太多代人了,也該到了上岸的時候了。

三狗媽雖然不懂那么多的大道理,但她認這個男人,她男人平時幾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跟一條老黃牛一樣整年的不聲不吭的在地里勞作著,僅靠一個勞力,硬生生得扛著這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從不說一聲苦不說一聲累。

平時三狗***性格很潑辣,風里來風里去的,嘴巴子很麻利也很會做人,得罪人的話死也橇不出一個字,幫人的話那時一大堆一大堆的,說得人心花怒放的,也經常幫這個幫那個的,嘴巴麻利手腳干活也麻利,村里人很喜歡這個外來的媳婦。

在家里三狗媽也是大事小事一把抓,遇上什么事都是她說了算,也處理得很好,所以三狗爹和三狗爺爺奶奶也樂得放手把大權全交給三狗媽,里里外外的做得滴水不漏,人都說老悶狗(三狗爹)這老狗撿到寶了。

可家里事千千萬萬件,磕磕碰碰的,哪有夫妻不爭嘴的?三狗爹雖然平時很少說話,但一開口,三狗媽再怎么樣,都是聽她男人的。

有時候三狗媽一邊嘮叨嘮叨著,把三狗爹說煩了,就把茶杯往桌子一放,站起來只是輕輕瞪三狗媽一眼,三狗媽馬上就止住嘴不說了,或是轉個話題,照顧老人孩子去了。

一般這個時候,三狗爹會拿著旱煙竿和煙袋子,轉出門去,在外面逛幾圈,抽幾筒旱煙就回家,回家里跟沒發生事一樣,三狗媽見了就說一聲,回了,三狗爹嗯一聲,這事就算是完了,再也不能提爭嘴的那事了。

三狗媽雖然掌著家里的大權,但也只是些小事情,碰上大事,都極愛護自家男人的面子,都要說等回家三狗爹怎么說,再回復人家。

所以這個三狗讀書的事情,三狗媽只對三狗爹說過一回,三狗爹破天荒的解釋了很多,或許這已經預示是家里的頭等大事了,之前幾乎聽不到三狗爹針對一件事說這么多。

就這樣,三狗和明誠以及隔壁地方十一都(嵩峰)的鄭守城就一起考到了縣城里的中學去念書了,縣城離村里有五十里地,不可能天天回家了,于是周一到周四住在學校的宿舍里,周五下午放學后就三人約齊一起走路回家。

這五十里地,得要走上二個時辰(四個小時)多,盡管學校周五下午提前在三點多就放學,但他們走到家,也是要到天黑了。

有時候運氣好,半路搭到什么拉貨的大車,那就會早一點到家,拉人的車能從縣城到鄉里,但是要收錢,雖然只是一個小洋(差不多0.1個大洋),三狗也舍不得花這個錢,明誠守城他們花得起,但他們怕給三狗付錢傷了他,就陪著他走路回家。

三狗覺得老是這樣不好,不愿意拖累他們,家里不忙的時候就說周末不回家了,讓明誠幫忙捎帶點東西來回就可以了,衣服可以自己在學校自己洗換,主要是帶點咸菜酸菜辣椒醬豆腐乳什么的,大米開學時候就和父親倆一起挑了兩擔到學校,換了飯票子,夠一學期的吃了。

學校食堂有菜,但那要花錢買,三狗一般是打了米飯回宿舍,就著咸菜三下兩下就解決了,有時候母親心疼正長身子的兒子,就會帶上一罐咸肉或咸魚,可以大大改善下伙食。

不過明誠和守城一般會打點好菜來和三狗一起合著吃,三狗也不客氣,自己帶了咸肉咸魚時候也會拿出來一起分享,這咸菜辣菜太下飯了,幾個孩子又都是長身體時候,經常吃完了覺得不夠,又去打一碗米飯來。

其實明誠外婆家就在縣城的東街那邊,三狗和守城陪著明誠去過幾回,明誠外公外婆對他們都很好,噓寒噓暖的,也留下來吃飯吃零食的;但再好,也畢竟是別人的外公外婆家,不能老去的,后來都找點別的理由搪塞不跟著去了。

時間飛快,這三年一過,到現在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暑假時候,三人都是十七歲的大小伙子了,都已經念了一年的高中了,那時候的中學是初中高中都是兩年的。

幾年的縣城讀書,給三狗開了很大的眼界,以前總認為能通過努力讀書,跳出泥田,可以找個體面的工作。

現在更多的是想考到外地去念大學,特別是南京、上海、北平、天津有好幾所有名的大學。當然,以前的大學都要先讀大學預科的,到了三狗中學時期,國家廢止了預科制。

這里注明一下:民國十七年(1928年)北京改名為北平,1937年日偽政府又將北平改為北京,1945年日寇投降后,又改為北平。1949年后,北平改為北京市。

可一想到高昂的大學學費,三狗就蔫了,家里根本負擔不起,只能在高中畢業后先找個工作做著再說。

盡管三狗在學校很努力學習,成績也很好,幾乎不問窗外事,幾乎不去逛街也沒錢逛,所以對縣城還是挺陌生的。

大部分的課余生活,除了洗洗吃喝拉撒外,三狗就是抱著書本啃,本以為這樣可以不會去想明月,但少年的心事如同春草一樣,除了瘋長外,就是不能自拔。

盡管三狗知道明誠他爹已經把明月許配給守城了,守城家在村對面五六里地的隔壁鄉里,也是個大戶人家,兩家還有點遠親的關系,走得近了走得多了,知根知底的,又門當戶對的,守城人也不錯,一表人才有情有義的,雙方家長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了。

至于明月怎么想,三狗就沒辦法知道了,也沒有資格去知道,就算知道了,那又能如何呢?已經不重要?;丶視r候偶爾看見明月,就遠遠的躲開,盡管是那么的不舍得。

三狗知道遲早會有這么一天的,只是沒想到會是好哥們守城,不過轉過頭來,想想也是,沒有更比守城合適的了。自己就徹底得斷了這條心吧,所以,更是把心事深深的、深深的埋在心底里。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奇幻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