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總裁輕一點

更新時間:2018-11-03 11:29:01

總裁輕一點 已完結

總裁輕一點

來源:掌中云 作者:紫薯. 分類:總裁 主角:慕思哲,林溫祎

總裁輕一點是紫薯.最新著作的總裁小說,主角慕思哲,林溫祎小說講述了林溫祎結婚快兩年了,丈夫卻一直沒有碰過她。丈夫的冷漠,婆婆的刁難,小三登堂入室,她只能默默忍受。結婚紀念日那天,丈夫終于轉性要在豪華酒店與她共度良宵了??墒且挥X醒來,她驚恐的發現睡在她身邊的不是她丈夫,而是一個俊美非凡又邪惡無比的陌生男人!從此,她的世界全部顛倒了。那男人強勢的威脅,“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人,必須隨叫隨到!”“你放開我,我是有夫之婦!”“你已經打上本少的印記,不要妄想逃避本少!”……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話說慕思哲抱著林溫祎再一次回到盛樂大酒店,林溫祎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在慕思哲的懷里,一動不動,心如死灰一般。

慕思哲拿開蓋在她身上的衣服,有些慶幸,還好去的不算太晚。

他幫她脫掉被撕碎的衣服,就把她放到了水里。

林溫祎恍恍惚惚的看到眼前有一個人,連忙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沙啞著嗓音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沒事了,沒事了!不怕,沒事了!壞人已經被打跑了!”慕思哲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后背,極度的驚嚇讓她疲憊不堪,泡在溫水中漸漸昏昏沉沉的睡了。

敦煌1706房間內,勵陽睜開了眼睛,看了看房頂,家里什么時候又裝修了?

躺在他身邊了曹艷玲動了動,朝他這邊挪了過來,把他的胳膊抱在懷里。

勵陽蹭的一下從chuang上跳了下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時候,連忙扯過被子裹在自己的腰間!

曹艷玲這時候也醒了,她身上的被子被勵陽扯了過去,赤 裸的身子就暴露出來,身上都是歡愛過的痕 跡,她的臉上一紅,卻絲毫沒有要遮蓋自己的意思。

“你怎么在這里?”勵陽的聲音里帶著幾分危險,渾身都是冰冷的氣息。

好啊,有人暗算他!

“陽陽哥哥,不是你打電話讓我來陪你的么?”曹艷玲委屈地看著勵陽,勵陽眉頭一跳,他根本沒有打過電話。

他來這里是接到了林溫祎的短信,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他商量。

“你走吧,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勵陽冷冷地看了曹艷玲一眼,就往浴室里去了。

不管是誰暗算他,他都不會放過!

曹艷玲怎么也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滾完了chuang單,他居然對自己更加冷漠了。

她不甘心地起身,來到了浴室,想要用自己完美的身體取悅勵陽。

勵陽見到曹艷玲來浴室的時候,一巴掌就扇到了她的臉上,冷冷地吐出一個字“滾!”

曹艷玲委屈地跑出來,套上衣服就掩面出去了。

勵陽在浴室里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惡心!真是惡心!

他下午明明看到的就是林溫祎,她說要給自己生一個孩子,他就順了她的意,要跟她生一個孩子。

可是為什么醒來之后不是她?勵陽痛苦地拽了拽自己的頭發!

******

林溫祎沉沉地睡著,睡夢中的她極度的不安穩,她總是夢見自己一直在跑,后面一直有人在追,她著急呼救卻發不出來聲音,逃跑又邁不開腿,心里焦急萬分,又驚恐萬狀。

“溫祎,溫祎!”林溫祎的母親溫可欣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臉頰,這孩子是做惡夢了。

在溫可欣的拍打下,林溫祎終于睜開了眼睛,看到媽媽的時候,眼睛一紅,像是在夢里一樣。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不小心生病了呢?”溫可欣責怪地看著林溫祎,林溫祎才看向周圍的環境,這里是醫院。

“媽,我怎么了?”

“你都昏迷兩天了,終于舍得醒過來了?”溫可欣的臉上都是柔和,林溫祎心頭驚了一下,她現在是做夢還是清醒著的?她有點斷片了。

“別想太多了,勵陽剛剛才走,這兩天,他都擔心壞了,差點沒有把醫生打一頓。剛剛公司里打電話來,說有很重要的會要開,他這才離開?!睖乜尚罏榱譁氐t削著蘋果,滿臉都是笑容。

林溫祎聽到媽媽說道勵陽,心里一痛,不吭聲。

“媽,我怎么會在醫院里?”

“哎呀,說道這個,還得謝謝那個好心人呢,有人見你暈倒在大街上,就把你送到醫院來了?!睖乜尚佬呛堑恼f著。

“哦!”林溫祎也不想去糾結為什么她回在醫院里,但是之前的一幕幕卻不斷地涌現在她的腦海中,她差點就被強 暴了。

幸好慕思哲來的急。

林溫祎想到慕思哲,心里一陣五味雜陳,說不上來的感覺,說恨談不上,說感激有一點,總之十分的復雜。

溫可欣還想說什么,林溫祎已經閉上了眼睛。

勵陽來到醫院的時候就看到林溫祎還閉著眼睛。

他紅著眼睛就去找主治醫生,質問醫生為什么病人還沒有醒過來!

溫可欣拎著湯過來,看到勵陽正拽著醫生的衣領,連忙扯開勵陽,說:“溫祎下午已經醒了,說了幾句話又睡了?!?/p>

勵陽這才松了手,大步朝病房內走了過去。

林溫祎安安靜靜地躺著,外面發生的事她都知道,但是她懶得睜開眼睛,不想面對這些。

溫可欣輕輕地放下湯,告訴勵陽等會林溫祎醒了讓她喝,就閃了出去。

勵陽坐在椅子上,看著面色略微發白的林溫祎,有些心疼,她又瘦了。

這兩天,他已經把向家給整的破產了,美中不足的是有神秘的人物出手,一下子就收購了向家八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到他手里的不過是百分之十五,自己辛辛苦苦的算計,到頭來竟然是為他人做成了嫁衣。

他心里有些不平衡!

不過,向家得到了當得的報應,也算是沒有白忙活一場。

這兩天,他也查到了算計自己竟然是向甜甜,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向甜甜竟然這么喪心病狂,為了干涉自己,竟然設計自己跟曹艷玲上 chuang。

只是她的目的何在?

勵陽轉眼看了看chuang上睡著的林溫祎,眉梢沒來由的跳了跳,她也是那天出的事,難道只是湊巧?

林溫祎被尿被憋的實在裝不下去了,就睜開眼睛,掀開被子,緩緩的下chuang。

勵陽聽到動靜,就連忙過來,伸手要扶她。

林溫祎不著痕跡地避開了他的手,自己去了洗手間。

勵陽看著自己伸出去的空著的手,心漸漸地往下沉,直到谷底。

林溫祎上完廁所,剛坐回chuang上,勵陽就端著溫可欣煲的湯,說:“吃點東西吧!”

林溫祎點了點頭,勵陽連忙拿來碗,幫她盛了一碗湯,小心翼翼地喂她。

“我自己可以的?!绷譁氐t伸手接了過來,端著湯慢慢的喝了起來。

勵陽看著自己空著的手,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心里也空蕩蕩的,他那片安定的后方已經開始動蕩。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們明天就回家住?!眲铌栕谒媲叭崧暤?。

“嗯!”林溫祎嗯了一聲,勵陽突然覺得自己沒有話可以說了,就這樣看著她沉默不語。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