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穿越之帝女謀

更新時間:2020-01-29 14:39:38

穿越之帝女謀 已完結

穿越之帝女謀

來源:掌文 作者:白筱冰 分類:穿越 主角:上官梓淳,沅馨藝

穿越之帝女謀主角上官梓淳,沅馨藝,是白筱冰著作的穿越類型小說,穿越之帝女謀精彩內容介紹:機緣巧合,她一朝穿越遇到了他。在這個一無史料二無傳說的時代,她是榮寵至極的當朝公主,榮華富貴卻也是危機重重。她告誡自己切勿心動,卻還是在他一次次的情義繾綣之下,怦然傾心。郎有情妾有意,原以為是幸福的開始,可是為什么到最后卻還是敵不過那一把九重座椅的誘惑?對峙戰場,她傷心離去。再度回歸之時,卻發現更為殘忍的現實,而她和他,究竟該情歸何處?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要去那里弄清楚到底是誰將上官梓淳帶出了天牢!

她不能再讓那個隨時都會爆發的危險存在于她和沅齊鑫的身邊!

上官梓淳在聽到響動抬頭的時候,便看到那個他屢次痛下殺手的傾城女子正淺笑著在等著獄卒為她打開牢門。

他萬萬沒有想到,她居然敢一個人只身前來。要知道即便他此刻身陷囫圇,但以他的身手,若想傷她,仍是易如反掌!

看著門外淡然處之的人,上官梓淳忽然對這個看似柔弱驕橫的和惠公主有了另眼相待的感覺。

他想在這樣的境地之下,若是換做他人,只怕會對他避之唯恐不及??伤齾s能如此淡定坦然。他雖不知道她此番前來是為了什么,但為了她的勇氣,多少對她有了幾分敬佩。

而門外的沅馨藝在上官梓淳打量著她的同時,也正默默地看著門內靜默不語的白衣男子,面上雖是鎮定依舊,可心中卻已是百轉千回。

當日,在孤兒院與沐風一別,雖然知道他們的情誼不再??伤齾s總是忍不住的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們可以再度重逢。即便做不成執手白頭的戀人,就是做一個平凡普通的朋友也好。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她還未和沐風重逢,卻在這個時代,在這樣的情境下遇到了與他幾乎一模一樣的人。而這個人,甚至還是她的仇人!

她忽然不知道是該恨,還是該去眷戀。她雖然清楚地知道,這個人不是那個曾經給予她無數溫暖的沐風,可她卻仍是忍不住地心疼。

或許,終究還是她太過心軟。

"啪-"的一聲,所在牢房之上的鎖被獄卒輕易地打開。

在獄卒的勸阻聲中,從思量中回神的沅馨藝淡定地步入了關押著上官梓淳的牢房。而后,執拗地喝退了門外戰戰兢兢等候著的獄卒。

上官梓淳就這么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如行云流水般完成了所有的步驟。直到她轉身面向他,他才終于輕笑著出聲。

"和惠公主還真是好膽量,竟一人前來探望我這將死之人。"

那樣淡漠而疏離的口氣再一次真切地提醒了沅馨藝,這個人不是沐風!他是上官梓淳!那個傷了她,也傷了慕惟楚的人!

幾乎就是那一瞬間,她斂去了心底所有的眷戀和不舍,再度化身為那個心系幼弟,冷漠淡然的和惠公主。

冷笑著凝眸看向眼前的白衣男子,沅馨藝無溫地開口,"本宮自然不會有那個閑情逸來看你這個將死之人。要看你的,是慕哥哥。"

她知道這樣的做法未必妥當,可卻也從方才凌云殿發生的一切清楚的知道,慕惟楚同他,關系匪淺。甚至可以說,慕惟楚的安危便是現今上官梓淳唯一的死穴!

果然,她的話音才落,上官梓淳原本冰冷無溫的眼眸竟出現了悲慟的神色。原本平靜淡漠的情緒也陡然變得極為激動。

"是惟楚讓你來的?!他的傷怎么樣了?"

看著情緒不穩的上官梓淳,沅馨藝知道自己的這一步走對了!而這也更加堅定了她要繼續問下去的決心。

即便是他與父皇真的有著那樣的血海深仇,她也要盡她所能化解一切。她不想讓他,又或者是其他人成為這仇恨的無辜犧牲者。

堅定了決心的沅馨藝穩了穩她略微忐忑的心神,眉目低垂,薄唇輕啟,"慕哥哥的傷勢已然無礙。只是始終記掛著你這個走上復仇不歸路的兄弟!是以,他才讓本宮前來探看一番。"

還未等上官梓淳做出什么反應,她卻突然話鋒陡轉,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直逼那個因她的話而有片刻失神白衣男子。

"不過本宮倒是很好奇,上官一族已然出事近十年,而你也早已過了弱冠之年,以你之力,想要報仇只怕不用等到今日吧。何以如今才突然想到要讓我父皇嘗一嘗失去至親的味道???這般的細細思量,還當真讓本宮另眼相看!"

這樣明顯的嘲諷,終于也讓神思恍惚的上官梓淳回過神來。原以為他如何激烈的辯駁,卻不料他只是落寞苦笑一聲,而后便只靜靜地望著窗外。

就在沅馨藝以為他不會再說話,而準備離開的時候,他低沉而苦澀的聲音卻響起在這不大的牢房之內。

"今日凌云宮,你的那一番話著實讓我想了很多。你說的或許是對的。那些侍衛確實無辜??晌矣秩绾稳绦淖屔瞎僖蛔灏儆嗳税装淄魉?!世人皆道上官一族咎由自取,但可有人想過他們或許也是無辜的?而我,若不是三殿下那日的一番話,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你的父親為了所謂帝位,做出的那些事情!你又教我如何不恨???"

上官梓淳的一番話倒是沅馨藝頗為驚訝。她原以為他和父皇那一番恩怨是早已結下了的。卻不料竟是三殿下所為。

果然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母親容妃做事不慎思慮,兒子竟也是如此。他就不怕,他日一朝庭審,上官梓淳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如數告知?還真是個自以為是的家伙呢。

上官梓淳的話音一落,沅馨藝"呵呵" 地冷笑了兩聲。

"三殿下?好一個大公無私的三殿下!竟如此鐵面無私到將自己的父皇出賣,慫恿人去傷害他同父異母的姐弟!上官梓淳,你說本宮是該夸你單純呢,還是該罵你傻?他三殿下何許人也,他的幾句話你就相信了當年上官一族的事情是我父皇有意陷害?他沅齊柯當年才幾歲?!"

她的話音才落,上官梓淳便似有所悟,一拳狠狠地砸在了牢房的墻上。而出口的話,竟帶著讓沅馨藝驚訝的狠戾。

"沅齊柯!你敢騙我!我定與你勢不兩立!"

看著眸中滿是狠戾的上官梓淳,沅馨藝沒有想到,她的意外來訪竟能如此輕易地化去了這一個仇敵,甚至還為素來見不慣自己的容妃添了一個大麻煩。

她幾乎已經邁出去的腳步,再一次收了回來。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3. 宮廷斗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刘伯温一码中特